气候

拜登的就业计划可以带来巨大的低碳投资

美国总统拜登准备在本周举行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把美国的气候外交拉回正轨。谭·科普塞撰文解读拜登在美国国内发起的大规模绿色投资计划。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Mike Segar / Alamy
图片来源:Mike Segar / Alamy

拜登总统在通过了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救助法案后摩拳擦掌,公布了更多的大计划。他选择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这个之前的煤炭重镇,为他的“一代人仅有一次”的投资计划做宣传。他宣称“这是美国几十年前建设州际公路系统和开展太空竞赛以来闻所未闻的一项计划”。

编者按

在美国总统拜登即将举办地球日气候峰会之际(4月22-23日),中外对话为您解读中国、美国以及欧盟的气候政策,点击阅读系列文章。

如果实施,“美国就业计划”(the American Jobs Plan)将是有史以来在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方面最重要的投资计划之一。这与特朗普让化石能源公司和投资者成为最大受益者的刺激计划形成了鲜明对比。特朗普声称更关心“匹兹堡而不是巴黎”,意思是他关心美国工人而非全球气候变化。拜登总统明确表示他对二者都关心。

拜登知道,他确保经济复苏和让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窗口期很短。在公布就业计划时,他打破了过去的政策,提出了大规模、受欢迎的投资。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的统计,“(10年内)至少有1万亿美元将投放于气候变化、清洁能源和环境正义等大范畴下的行业”。其中,将有1740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的本土制造,850亿美元用于公共交通,另外800亿美元用于铁路,350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危机的研发,包括成立高级气候研究计划署(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Climate,ARPA-C)。ARPA-C将归美国能源部管辖,并将专注于气候危机,这与2009年成立的姐妹机构高级能源研究计划署(ARPA-E)类似,后者正在研究前沿能源解决方案。美国政府也承认有必要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好准备,由于美国继续受到极端天气影响,政府将投入500亿美元专项资金,以提高基础设施的气候韧性。

在庞大的支出数字占据新闻头条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忽略该计划最重要的部分——能效和清洁电力标准(EECES)。该标准要求更多地建设和部署清洁能源,并在2035年实现100%零碳电力。清洁能源的部署速度很可能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或罗斯福新政中的工程规模相媲美。

各界人士和团体都要求政府在2030年之前在2005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0%。

当然,这只是个计划。而这项法案能否实施,将取决于拜登及其盟友是否有能力向公众以及国会中的民主党议员推销这项法案,这些人在参众两院都占有微弱多数,他们可能会试图削弱他的提案。他们论点的核心是,该计划将创造“就业,就业,就业”。拜登还形容这项投资对“未来几年赢得与中国的全球竞争”至关重要。

公众最初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公众支持新的就业机会和基础设施,并愿意看到政府把钱花在这些方面。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人,目前都支持这项计划。但随着共和党人和右翼媒体不断批评,这一支持率可能会下降。迄今为止,他们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资金不会流向“真正”的基础设施(即道路和桥梁),而是流向“极左”优先事项,包括“绿色新政”和对工会的支持。共和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说:“这项提案似乎利用‘基础设施’为幌子,实现了一代人以来最大规模的增税。”

麦康奈尔说得没错,拜登的计划确实通过提高企业税来支付大部分费用。而前总统特朗普已经将企业税降到二战前以来从未有过的水平。拜登还希望打击美国公司的海外避税行为。他鼓励政府和消费者“购买美国货”,并为美国公司提供一系列激励和机会。但是,它们也必须贡献自己应当贡献的份额。

But, they also have to
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包括大多数共和党人,目前都支持这项就业计划。图片来源:Kristina Blokhin / Alamy

这些投资如果付诸实施,将取得什么样的效果,尚待观察。美国这艘大船在特朗普的指挥之下开始向着礁石驶去,要使其回归正确航向将需要很长时间。除了重振经济,人们还希望建设清洁能源基础设施,从而显著减少美国温室气体排放,并让世界看到巴黎协定的温控目标有望实现。

4月22日到23日美国将主办有40多位世界各国领导人参加的地球日峰会。拜登政府计划在此之前根据《巴黎协定》发布一项新的国家气候目标,即国家自主贡献(NDC)。州长们、市长们、绿色团体、医疗专业人士、企业界、学术界和其他各界都要求政府在2030年之前在2005年的基础上至少减排50%。虽然这一目标被认为相当具有雄心,但还不足以抵消美国对气候变化的历史“贡献”。

这一目标如果实现,或许可以让世界看到将全球升温控制在1.5摄氏度内的希望。硬性目标加上巨额投资,可以刺激更广泛、更迅速的变革,而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企业看到新的机遇和市场的出现,也会带来巨大的私营部门投资。但转向正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为了实现《巴黎协定》的全球目标,美国还必须停止出口包括液化天然气在内的高污染化石能源。迄今为止拜登一直不愿对此采取强硬立场。

拜登的计划是很好的第一步。防止危险的气候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随着百年一遇的特大风暴突然开始频繁发生,一代人仅一次的投资计划也必须进行。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