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法国热切期待中国出台具体的气候行动计划

在特朗普执政时期,中法两国一直是牢固的合作伙伴,法国目前正密切关注中国的国内外投资。
  • en
  • 中文
绘图: <a href="https://www.meiklejohn.co.uk/artist/Michael_Crampton_MJN/">Michael Crampton</a> / 中外对话
绘图: Michael Crampton / 中外对话

2019年秋,习近平主席在北京接待了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法国及其欧洲伙伴希望,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能够开放农产品、工业品、金融产品和其他服务的市场。但这次会议将会因另一个原因被铭记:两国共同发布《中法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气候变化北京倡议》,明确重申支持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而此前数日,美国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刚刚正式开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进程。这时距《巴黎协定》生效也不过三年。

来自欧洲的明信片专题

该专题由中外对话与清洁能源网(Clean Energy Wire)合作推出,从数个欧洲国家的角度探讨中国的投资。点击这里阅读专题内容。

法国和中国在气候问题上携起手来并不意外。2015年《巴黎协定》正是在法国达成的。因此,法国在保障和推动缔约国做出更大承诺方面发挥的作用具有象征意义。2017年,在美国决定退出《巴黎协定》之后,马克龙总统仿照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发起了名为“让我们的地球再次伟大”的倡议。

从中国的角度而言,与法国在气候问题上达成共识也顺理成章。“在过去四年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背景下,中国一直在努力避免欧盟倒向美方的局面,”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the French Institute 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IFRI)能源与气候中心主任马克-安托万·埃伊尔-马泽加(Marc-Antoine Eyl-Mazzega)称。因此,中国一直在努力“与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建立特殊关系。除了投资、知识产权和商业保护这些讨论的难点问题之外,中国在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问题上也与美国的立场不同。”

此外,法国和中国还将在2020年共同推动若干环境外交议程取得成果。先是原定于2020年6月在法国马赛召开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然后是原计划于同年10月在中国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尽管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打乱了这些计划(目前这两场会议都被推迟到2021年下半年举行),但中法两国当时的立场完全一致,都在气候和生物多样性问题上表现出了领导力。

法国国际和战略事务研究所(the French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Affairs ,IRIS)副主任西尔维·马特利(Sylvie Matelly)称:“中国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包括法国在内的西方世界才刚刚开始意识到中国……可能是生态转型过程中主要和不可或缺的参与者……在过去的四年中,关于全球生态问题的磋商都有中国的参与,而美国却缺席了,”她补充道。

这些法国专家没有料到的是,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的视频讲话中宣布,中国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法国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 ,CAN)的国际政治顾问露西尔·杜福尔(Lucile Dufour)表示:“中国在联合国做出的承诺当然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作为最大的排放国,中国的承诺无疑会提升将全球升温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这个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如果中国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么全球温度升高幅度可能会比当前路径低0.2℃至0.3℃,从而对可持续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尽管这些宣示令人鼓舞,法国方面仍在热切期待更多的细节。例如,中国将如何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以及如何实现2060年的碳中和目标?杜福尔表示:“中国应该向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提供详细的细节,因为所有国家都将提交新的国家自主贡献”。中国的地位很特殊:尽管中国已经批准了《京都议定书》,但并没有被要求减少碳排放。如今中国将首次面临具有约束力的气候目标。中国会兑现其承诺吗?“中国的总体规划框架通常很明确,而且其对外宣布的行动也会落到实处。中国需要针对气候变化采取更进取的政策,例如最迟在2040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因为该国仍是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杜福尔表示。

IFRI的埃伊尔-马泽加认为中国很可能信守气候承诺。 “中国人特别重视环境问题。在法国,我们很少听到人们谈论这个问题,不过在中国,很多群体性事件都与食品安全或污染有关,中国的领导人非常清楚这一点。”

引起法国关注的另一问题是中国的投资。中国拥有14亿人口,经济充满活力,对进口原材料的需求不断增长,而这些进口原材料可能会对国外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例如,根据供应链监测组织Trase的数据,2013年至2017年间,中国从巴西进口的大豆与22.3万公顷的森林砍伐相关。“人们很容易将问题归咎于中国,” 埃伊尔-马泽加解释道。 “但我们还必须考虑这样一个事实,中国的经济正处在增长阶段,仍有很多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是的,它是世界最大的排放国,其人均排放量已经比法国这样的欧洲国家还要高,但这也是因为我们将一些污染行业转移到了中国。而各国的排放数据并未考虑到这一实际情况。”

此外,法国还对中国国内外的煤电投资表达了关切。中国国内现有煤电装机约1000吉瓦,在建装机121吉瓦。Phys.org引用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Boston University’s 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的数据显示,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海外投资建设的煤电发电能力达到19吉瓦,年排放量达1.15亿吨。埃伊尔-马泽加说道:“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存在一个[环保]问题。它使全球气候目标面临风险。当中国的海外煤炭投资面临质疑时,中国往往否认自身的责任,声称这不过是在满足东道国的需求。这样的立场很难站住脚:中国一方面明确承诺实现强有力的气候目标,另一方面却在拥有其他现成的低碳解决方案的同时,资助其他国家的污染行业”。

好的方面在于,中国在欧盟和法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转型,而非化石能源上
西尔维·马特利,法国国际和战略事务研究所副主任

中国在法国的投资是另一个关键的气候问题。IRIS的西尔维·马特利说:“好的方面在于,中国在欧盟和法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转型,而非化石能源上。”核电项目就是这样一个例子(由于核技术的风险,一些专家认为核能并非可持续能源,而另一些专家则认为它是零碳绿色能源)。法国跨国电力公司EDF与中国广核集团(CGN)合作,为中国台山核电站建设第三代欧洲压水反应堆(EPR),该机组于2018年12月首次投入商业运营。两家公司正计划在英国合作建设其他几座EPR反应堆。中法两国的公司还在海上风电领域展开了合作。例如,法国DOLFINES公司和中集来福士(CIMS Raffles)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携手在欧洲和亚洲开发浮式风电场项目。2020年10月,法国EDF集团和中国国家能源投资集团合资建设的中国首座外商投资的海上风电项目在江苏省启动。早在2016年,法国公司Velocita Energy Development就宣布,将其在法国的500兆瓦陆上风电项目出售给中国风力涡轮机制造商远景能源(Envision Energy)。四年后,2020年10月,远景能源公司宣布建设其在法国的第二个风电项目——“凡尼埃-阿曼斯”(Vannier-Amance)风电场。

马特利说:“除了EDF和中广核之间的合作关系外,收购法国公司一直是中国在法国市场上主要的投资方式。通过收购,可以控制公司,还可以控制其开发的技术。”这种现象并不新鲜,也并非中国投资所特有: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些欧盟成员国就已经发出这样的警报。当时一家美国公司试图收购一家德国公司来制造潜艇。经过多年的发展,2020年10月11日欧盟开始全面实施外商直接投资(FDI)审查框架。欧盟委员会在新闻稿中表示,该框架“在保持欧盟市场对投资开放的同时,也在维护欧洲战略利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西尔维·马特利刚刚完成一项对外国直接投资的研究。她说:“在22个实施外资管控的欧盟国家中,有80%的国家将能源转型纳入其管控范围——该行业在当下以及未来的重要性可见一斑。”但她还指出,法国工业界的[技术流失]风险比较高。 “如果你是一家法国公司,你能怎么办?”她问道, “你当然希望自己创造的技术能够得到发展并进入更广阔的市场,那么就需要投资。”但在法国目前看不到这样的趋势:法国投资者或银行都不会支持你。法国的工程师和技术能力有口皆碑,因此吸引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 “这些公司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投资,即使这意味着法国将失去该技术,” 马特利补充道。

与此同时,欧盟和中国仍在商讨贸易和经济关系。在20206月举行的第二十二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上,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明确表示,欧盟和中国必须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与中国进行接触与合作既是机遇也是必要 但他还指出,欧盟和中国在价值观政治制度或多边主义做法上不尽相同

埃伊尔-马泽加总结说道:“ 2020年对中国而言是艰难的一年。” 此外,他还提到了中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做法,以及人权等导致中法关系紧张的问题。 “现在欧盟在对华问题上更加强硬,立场更加一致。法国和欧盟必须寻求适当的平衡点,在气候、生物多样性和贸易等领域与中国展开合作的同时,也要面对中国在低碳技术等方面是其战略竞争对手的事实,并应对可能来自美国的与中国脱钩的压力。”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