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巴基斯坦总理的“去煤”承诺含金量几何?

在12月12日举行的气候雄心峰会上,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关于取消两座煤电厂的宣示赢得了国际赞誉,但这两座煤电厂其实早已被搁置。
  • en
  • 中文

气候雄心峰会上,巴基斯坦的贡献成了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宣布将取消两个主要煤电项目,并称巴基斯坦将不再新建“以煤炭为基础的电力”,而是会加大水电建设力度。

然而,外界很快发现,不论是巴基斯坦最近建成的装机超过7000兆瓦的煤电项目,还是中巴经济走廊下即将建设的煤电项目,都不会受到伊姆兰·汗上述声明的影响。他提到的两个煤电项目已经因为巴基斯坦早些时候暂停使用进口煤炭而被放弃。

此次由英、法、意大利、智利和联合国共同组织召开的峰会整体氛围并不轻松。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大会(COP26)主席、英国商务大臣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提醒与会代表,全球仍未走上实现2015年《巴黎协定》中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路径。尽管形势如此严峻,突破性的气候行动仍然显得遥遥无期。

中国承诺在2030年之前将一次能源消费中非化石燃料的份额提升至25%左右。印度则除了承诺将可再生能源目标提高一倍外,拒绝提高其它的自主贡献目标。尽管目前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几乎都是发达国家在历史上排放的,但他们仍远未兑现为贫穷国家提供资金以抗击气候变化的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的讲话赢得了喝彩。

他指出,巴基斯坦“对全球排放量的贡献不到1%”,并且是排名第五的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他说巴基斯坦“…将利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来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

汗在此次简短的发言中提到了巴基斯坦的“10亿棵树造林项目”,以及计划将国家公园数量从15个增至30个,并称这将有助于减少巴基斯坦的碳足迹。他还宣布,“到2030年,巴基斯坦60%的能源将是利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清洁能源”,且“30%的车辆将会是电动汽车”。

其发言中最有分量的内容是宣布取消两个总装机为2600兆瓦的煤电项目。

为更加绿色的中巴经济走廊而奋斗

巴基斯坦总理气候变化问题顾问、部长马利克·阿明·阿斯拉姆(Malik Amin Aslam)解释称,伊姆兰·汗所提到的两个项目分别位于穆扎法尔格尔(Muzaffargarh)和拉希姆亚尔汗(Rahim Yar Khan),是使用进口煤炭的发电项目,也是中巴经济走廊的一部分。

“这两个项目已经被搁置了,取而代之的是总装机达3700兆瓦的几个水电项目,这是为了转向中巴绿色经济走廊,”阿斯拉姆说,他强调了中巴经济走廊中增加的“绿色”元素。

这两个项目是去年早些时候被搁置的。阿斯拉姆称这是政府 “言出必行”,放弃煤电、发展水电的表现。

这些水电项目包括1124兆瓦的科哈拉(Kohala)电站、884兆瓦的苏基克纳里(Suki Kinari)电站以及720兆瓦的卡洛特(Karot)电站。除此之外,还有更大的迪阿莫-巴沙(Diamer-Bhasha)和莫赫曼德(Mohmand)等水电项目,阿斯拉姆说。尽管被贴上了“绿色”标签,大型水电项目本身也会带来一系列环境问题,包括破坏河流和生态系统,阻断水流和沉积物向下游移动,以及水库排放大量甲烷等。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ilson Center)亚洲项目副主任迈克尔·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表示,汗利用此次讲话很好地宣传了其政府“希望在气候问题上做出真正改变的愿望”,尤其是考虑到巴基斯坦过去的能源结构“偏向于高污染能源”的情况。

“但我们不应该高估汗的发言,”库格尔曼警告称,原因在于进口油气和国产煤炭仍在巴基斯坦能源计划中占有很大比重。“尽管中巴两国政府都有意在清洁能源方面开展更多合作,但已经建成的中巴经济走廊能源项目大多排放量较大,无法帮助缓解气候变化。”

他也表示,汗的讲话突出表明了现政府“真正致力于强调更加清洁的燃料和整体上更加有利于气候的政策”。

经济驱动还是保护地球?

独立气候政策分析师安南·泽布(Anam Zeb)表示,这些决定更多的是受经济因素的驱使,而非气候。

“巴基斯坦做出这些决定,可能是因为其发电能力预计将超出用电需求,”泽布指出,这样就没有必要新建煤电站。

环境律师艾哈迈德·拉法伊·阿拉姆(Ahmed Rafay Alam)对此表示赞同。“总理提到的两座电站,有一座在2019年初就已经搁置了,不是因为其潜在的温室气体排放,而是因为巴基斯坦的发电能力过剩,不再需要这座电站了,”他告诉第三极,并称,“总理声称巴基斯坦正全力以赴履行自己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但声明关闭这两座电站是在玩文字游戏。”

然而,泽布承认,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总理的这一举动都具有“象征意义”——为远离煤炭树立了“好榜样”。如果何时总理宣布“废弃现役煤电项目”,才算是真正的进步。

大量使用本国煤炭

不再使用进口煤炭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这种高污染燃料,因为政府计划继续开采本国的低等级褐煤。

“装机达3500兆瓦的塔尔项目也是燃煤发电,”一位要求匿名的环境专家指出:“气候变化又不看煤炭来自哪里,”他还说。由于这些电站和相关采矿项目会造成空气污染、居民搬迁、并给原本就缺水且营养不良率较高的地区的水资源造成影响,因此遭到了人们极大的反对。

“巴基斯坦自产的煤炭含硫量很高,”伊斯兰堡城市化研究所创始执行主管莫梅·萨利姆(Mome Saleem)指出。“甚至比从印尼进口的煤还要糟糕。”

然而,总理称希望“通过煤制油或者煤制气技术来生产能源,这样就不用直接燃煤。”

环境咨询公司Hagler Bailly Pakistan负责人、能源专家瓦卡尔·扎卡利亚(Vaqar Zakaria)称,煤的气化和液化都很昂贵,归根结底,还是化石燃料,转化还会增加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

拉法伊·阿拉姆指出,省级政府也可以发挥作用。总理的讲话没有“涉及塔尔煤电项目的建设”,该项目作为省级项目,“并不受联邦政府的管理。”

南北合作

萨利姆建议,总理还需向发达国家寻求支持,强调“我们所遭受的[气候]影响,以及需要的能力建设,可能还需要在可持续基础设施和技术进步方面获得更多一对一的支持”。

马利克·阿明·阿斯拉姆对此表示赞同,气候变化 “给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带来的影响是不公平且不成比例的”,这些国家需要资金来落实向清洁能源过渡的政治承诺,帮助他们摆脱“以煤炭为基础的长期能源路径”。

他对富裕国家未能兑现每年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承诺表示惋惜。

尽管存在诸多警告和挑战,汗在12月31日之前,即各国提交《巴黎协定》国家自主贡献的最后期限发表这样的讲话意义重大。

“由于全球碳预算仅剩8%,各国面临自身如何向低碳经济转型的压力,这其中就包括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这些国家通常以本国极低的排放为借口获得气候适应融资,并且回避淘汰煤炭等减排承诺,”泽布说。

英文原文发表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第三极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