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中国最新的2030年气候目标是否具有足够雄心?

《巴黎协定》五周年之际,中国如约公布新的2030年气候目标,这些目标将深刻影响未来十年中国碳排放曲线。
  • en
  • 中文

12月12日,在由联合国、英国和法国共同主办的“气候雄心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视频讲话宣布了中国最新的2030年气候目标。这是过去三个月中国第二次提升气候行动承诺。

共有45个国家在该在线峰会上提出了更高的气候目标,24个国家做出了新的承诺。根据2015年12月12日通过的《巴黎协定》,各国根据自身情况提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全球每五年进行一次盘点并尽可能逐渐加强这些承诺的力度。中国于2015年向联合国提交了自己的第一份NDC文件,包含2020年和2030年气候行动目标。

习近平在此次峰会上宣布了多个更新的2030年气候目标,包括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碳强度、非化石能源比重和森林蓄积量目标,力度均超越2015年NDC中的各项目标。此外,他还宣布2030年中国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总量将达到12亿千瓦(1200吉瓦)以上。

9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要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承诺“一石激起千层浪”。作为首个提出碳中和目标的发展中大国,中国的表态提振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此后一直没有明确实现碳中和的路线图。中国在疫后审批上马了一批煤电项目,也使外界对其碳中和愿景产生疑问。联合国的《2020排放差距报告》敦促各国把碳中和转化为强有力的近期政策和行动,并在国家自主贡献中加以体现。

现在,中国终于公开了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中间步骤,未来十年中国碳排放曲线逐渐明朗。

中国最新NDC目标与2015年NDC及实际完成进度对比

2030年目标2015版NDC2020版NDC2019年实际完成
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比例60-65%65%以上48.1%
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20%左右25%左右15.3%
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60亿立方米51亿立方米
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1200 GW以上414 GW
中外对话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影响达峰时间

习近平在讲话中重申了中国将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的承诺。此次更新的气候目标中,与碳达峰时间关系最为紧密的是在2030年使单位GDP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65%以上。尽管这一目标强于2015年NDC中提出的下降60-65%的目标,但与一些专家此前预期的下降比例仍有差距。

在12日的峰会前,国内多位研究者建议将该目标定为70%甚至更多。绿色和平东亚分部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表示,在合理预期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上,碳强度下降如果能达到这个幅度,中国碳达峰时间就将落在2025年左右。

澳大利亚前总理、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主席陆克文(Kevin Rudd)在峰会前撰文指出,希望中国能在2025年之前就实现碳达峰的里程碑,仅仅交出“2030年之前”这个答卷已无法满足外界对中国气候领导力的期待。

国内外的不同研究也认为中国有能力在2025年左右实现碳达峰。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邹骥告诉中外对话,2025年这个达峰时间对实现碳中和很重要,“越早达峰就越主动,越晚达峰把握就越小。”

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发布的《零碳之路》报告则提出,中国有很强的经济和社会动力在2026年前实现达峰。气候行动带来的健康协同效应可以在2050年挽救近190万人的生命,产生约1万亿美元的净经济和社会效益,否则“中国将错失更健康、高效的经济机遇,”WRI执行副总裁马尼希·巴布纳(Manish Bapna)表示。

68%

在2030年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约68%的情况下,中国可以在接近2030年实现二氧化碳达峰。

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10月公布的一项碳中和路线图研究则认为,在2030年碳强度比2005年下降约68%的情况下,中国可以在接近2030年实现二氧化碳达峰,并在之后走出一条陡峭的碳排放下降曲线走向净零排放。但是李硕认为,“不能指望2030年后出现一个奇迹式的减排技术,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指望。”他说,中国的最新承诺前进了一步,“但还不是我们开香槟庆祝的时候。”

邹骥提出,最新的NDC目标并没有使中国偏离碳中和轨道。NDC作为一个中期规划,65%的碳强度下降和70-75%的差异反映到达峰时间上可能是2-3年的区别,未来仍有进一步降低碳强度的可能。“关键在于2030年前低碳技术研发和应用的速度有多快,[经济]结构调整的速度有多快,以及解决结构调整带来的社会公正和转型阵痛问题的能力有多强,”邹骥告诉中外对话。

在邹骥看来,中国碳排放增长率已经多年持续下降,增长与碳排放的脱钩进程已经启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已经主要不依赖提高碳排放,中国已经具备条件进一步对碳排放总量进行管理和控制。他呼吁,碳总量控制目标应该出现在“十四五”规划中。

提振可再生能源发展

如外界预期,中国提升了可再生能源相关目标,提出到2030年将非化石能源比重提高到25%,并且首次把风电和太阳能装机目标纳入NDC中。

国际能源智库Agora Energiewende高级分析师涂建军分析说,不应低估非化石能源提高到25%的气候意义,相比此前国际能源署(IEA)预测的18.6%,这一目标提升将带来12%的煤炭消费下降。

国家气候战略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则指出,这些承诺预计带来新增低碳投资约9900亿美元,可再生行业就业人数超过870万人,并将极大推动全球在可再生能源发电、智能电网等领域的快速发展。

最新的风、光装机目标意味着未来十年要中国增加800吉瓦风电和太阳能,年均装机规模会大大超过“十三五”时期。但《能源杂志》报道指出,这个速度实际上还是低于未来十年年均新增120-150吉瓦风电和太阳能的行业预期。在9月的碳中和承诺后,可再生能源行业大大调高了对未来增长的预期。新气候研究院(NewClimate Institute)分析师雷如天则分析说,这是个较为保守的承诺,它还不足以改变煤电在中国能源结构中的位置,但是中国向来有“少说多做”的传统,“有理由乐观地相信它会比我们认为的做得更多。”

邹骥则指出,NDC目标并不是中国推进低碳转型的全部,关键在于中国提升目标所释放出的清晰信号:“中国走低碳发展道路更加确定、积极”。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办公室首席代表方莉已经亲身感受到了地方上的转变:“我刚从浙江和广东回来,看到地方政府已经在着手制定他们的减排方案,一些行业也开始行动起来。”

“《巴黎协定》这五年,中国其实交了很好的答卷。”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