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美国总统大选临近,气候议题升温

气候变化、火灾和水力压裂页岩气开采已经成为11月3日大选前的社会讨论焦点。
  • en
  • 中文
2020年美国大选的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图片来源:Morry Gash / Alamy
2020年美国大选的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图片来源:Morry Gash / Alamy

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会参与美国总统大选投票。今年由于疫情、技术问题和一些共和党控制的州对选民的压制,连很多美国人都无法在总统大选中投票。然而,这次选举将对我们所有人产生巨大的、可能无法逆转的影响。

两位候选人在气候、环境和清洁能源方面提出了截然不同的愿景。

在特朗普总统任职期间,他一直对气候科学和科学家表示怀疑。他最近被诊断出感染了新冠病毒,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于他一贯无视身边的科学专家。与此同时,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拥有有史以来总统候选人中最详细的气候计划

在第一次总统大选辩论中,这种对比尤其明显。这场辩论被描述为“一场垃圾秀”可能一点也不为过。特朗普总统不停地打断辩论,两位候选人的表现都很糟糕,但它确实在20年来首次出现了有关气候变化的问题。

当被要求就其否认气候科学作出解释时,特朗普指出,气候变化是由包括温室气体在内的“很多事情”导致的,但坚称他所退出的《巴黎协定》是一个“对我们而言的灾难”。他还说,奥巴马时代的气候法规(其中一些从未生效),将“能源价格推到天上”。

美国西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森林火灾是这场辩论的另一个重要爆点。今年9月,气候变化加剧了一场 “火炉一般”的热浪,并打破了记录。加州死亡谷更是创下了全球最高气温记录——56.7摄氏度。持续的干闪电引发了数百起森林大火,并发展成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火灾,过火面积超过400万英亩。特朗普辩称,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执掌这些州的民主党人“森林管理不善”导致的,而不是气候变化。他还削减了联邦灭火援助资金。

9月9日,旧金山的天空被加州肆虐的山火染成了橘色。图片来源:Christopher Michel/Flickr, CC BY 2.0

今年年初,拜登与其他民主党领袖的主要分歧在于他的相对保守主义。自那以来,他的气候计划已经有了相当大的拓展和进步。在辩论中,他承诺实施一个比特朗普的经济复苏计划更加绿色的计划,并说这个计划将创造“数百万个高薪工作岗位”。他看好可再生能源的前景,并宣称“没有人会在美国再建一座燃煤电厂”。

但拜登煞费苦心地指出,他的计划不像此前提出的“绿色新政”那样激进,只是减少开支,并不禁止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在大选期间,有关水力压裂的争论显得格外重要,因为在“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拜登赢得宾夕法尼亚州,他几乎肯定会赢得大选。目前,大多数水力压裂公司的财务状况都很危险。它们极大地增加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而且大多数水力压裂都是在私人所有的土地上进行的,因此不会被政府禁止。尽管如此,拜登并不想直接反对水力压裂,以免被视为反就业或过左。

根据耶鲁大学和Climate Nexus网站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选民对气候行动的支持率接近历史最高水平,近四分之三的人支持政府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选民也支持“绿色新政”和禁止水力压裂。绝大多数美国人还支持与中国在气候问题上开展合作、结成伙伴,其中包括受 最近贸易战直接影响的“铁锈地带”各州的大多数人。

如果拜登当选,美国与中国在国际气候领域的关系可能会得到一定的恢复,但美国在联邦层面的无所作为以及在国际上的破坏行为已经持续了四年,目前尚不清楚它还有多大的影响力。拜登表示,仅仅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是不够的:美国可能在选举结束后的第二天就退出该协定。但他也认为,没有美国参与的《巴黎协定》正在“分崩离析”,因为巴西等国在减少森林砍伐的承诺上出现倒退。作为目前世界第二大年排放国,美国的参与显然有利于气候谈判,但不清楚中国和欧盟是否会对拜登的领导感到高兴。

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民主党人有望赢得总统职位,以及参议院多数席位。此外,众议院也已经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这将使他们有能力将拜登的一些气候计划付诸实施。但有一个问题: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最近去世,这意味着共和党任命的法官很有可能将在未来数年内控制美国最高法院。即使气候友好的民主党掌权并通过立法,他们也可能面临漫长的法庭斗争。奥巴马总统就曾经目睹他在气候立法上的努力先在参议院受阻,后在法院遇挫。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