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喜马拉雅冰川融化加大冰川湖威胁

研究人员为最高风险的湖泊绘制了地图,并呼吁中国和尼泊尔两国共同努力,减少洪灾的威胁。
  • en
  • 中文
尼泊尔阿玛达布朗峰(Ama Dablam)的冰川湖。图片来源:Zoonar GmbH / Alamy
尼泊尔阿玛达布朗峰(Ama Dablam)的冰川湖。图片来源:Zoonar GmbH / Alamy

最新研究发现喜马拉雅地区有47个极具危险性的湖泊,它们可能会决堤,造成下游地区洪水泛滥。

报告的作者之一苏丹·比卡什·马哈然(Sudan Bikash Maharjan)表示:“在中国、尼泊尔和印度三国的波曲河、甘达基河和卡纳利河流域,共发现了3624个冰川湖,”该报告由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ICIMOD)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尼泊尔办事处联合发布。

“其中有1410个湖泊面积大于或等于0.02平方公里[2公顷],如此大面积的湖泊,一旦决堤,会对下游造成严重破坏。但是,有47个湖泊需立即采取减灾措施。”其中有25个位于中国,21个位于尼泊尔,1个在印度。

湖泊不断扩大增加了溃决洪水的风险:大量湖水突泄会对山地住区造成严重破坏。2011年ICIMOD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尼泊尔共遭受了24场洪水的侵袭,其中14起发生在尼泊尔境内,另外10起发生在中国与尼泊尔边境。洪水会夺去人们的生命,摧毁房屋、牲畜和基础设施,能够造成数百万美元的损失。

喜马拉雅地区极具危险性的47个湖泊示意图。图标注解:危险性等级从高至低依次为红色、橙色、黄色。卡纳利、甘达基、波曲河流域依次为深蓝色、靛蓝色、天蓝色。圆点大小代表了冰川湖面积的大小。

冰川融化,湖泊增加

几项研究表明,由于喜马拉雅地区的气温上升幅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当地冰川覆盖的区域在过去三十年中已大大减少。如果到2100年全球平均温度上升超过1.5摄氏度,那么喜马拉雅冰川将有三分之二消失。随着冰川融化,新的湖泊形成,旧的湖泊面积扩大。

“冰川融化速度加快,冰川湖的水量一般会随之增加,这样一来静水压力就会增加,从而可能导致结构脆弱且不稳定的坝体突然决堤,碎石和水突然在几个小时内大量倾泻,造成灾难性洪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尼泊尔高级气候风险管理专家迪帕克·K·C(Deepak K.C)说道。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1990年至2018年间,全球冰川湖的数量增加了近50%。

在形成恒河的三个流域中,冰川湖的总面积从2000年的179平方公里增加到2015年的195平方公里。

ICIMOD报告中绘制的冰川湖都位于海拔3400至6100米之间。超过此高度,地形过于陡峭和寒冷,无法形成永久性湖泊。

根据遥感和过去的研究,研究人员将47个最危险的湖泊分为三个风险等级,尽管他们称不可能对它们进行精准的排序。

该报告的另一作者萨姆瓦尔·拉特纳·巴吉拉查娅(Samjwal Ratna Bajracharya)说:“爆发[洪水]可能会是史无前例的,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气候变暖形势。”

“被列为等级I的[湖泊]扩大的可能性更大,其坝体为冰碛物且结构松散,周围可能会发生雪崩和/或冰崩,以及滑坡,会影响湖泊和坝体。这些湖泊水位轻微上升或坝体强度降低都可能导致溃决。巴吉拉查娅补充说,等级II级和等级III的湖泊具有扩大的潜力,因此需要定期进行密切的监测。

在47个湖泊中,有31个被划为I级,12个被划为II级,4个被划为III级。

危险冰川湖集中区

这份报告称,恒河的主要支流波曲河流域正成为喜马拉雅地区危险冰川湖泊最集中的焦点地区。47个存在潜在危险的湖泊中,有42个位于波曲河流域。

波曲河流域也是冰川湖泊数量最多的地区。

2000年至2015年之间,波曲河流域的冰川湖总面积增加了12%,甘达基流域增加了8%,卡纳利流域增加了1.27%。

由于较小的冰川湖合并,波曲河流域的冰川湖总数从2000年的2119个减少到2015年的2064个。ICIMOD研究小组的另一位成员阿伦·巴克塔·什雷斯塔(Arun Bhakta Shrestha)补充说:“但是湖泊总面积增加了。”

跨界合作必不可少

ICIMOD确定的高风险湖泊中有50%以上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境内。

中国研究人员在6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绘制了中国青藏高原的654个冰川湖泊的地图。发现其中246个处于危险状态。

“我们不仅分析了湖泊的特征,例如覆盖面积和面积扩张率,还考虑了下游是否有居民点和基础设施,”中国科学院副研究员、本项研究的作者之一王世金表示。

如果中国境内的这些湖泊溃决,水最终将向南流到尼泊尔,破坏这里的社区。
尼泊尔水利保护基金会主席纳米德拉·达哈尔(Ngamindra Dahal)

云南大学国际河流与生态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刘时银说,一些冰湖的治理已在计划中。他补充说:“这些努力也是保障尼泊尔境内居民安全的举措。”

专家敦促各国加强合作,对冰川湖进行监测,降低其风险。“我们已经与包括中科院在内的一些中国研究机构进行了协商。我们与他们的关系很好。我们希望共同开展更多的实地研究,以验证这些信息。”ICIMOD总干事戴维·莫尔登(David Molden)表示。

王世金表示,上游和下游国家的研究人员应通过合作交流解决这一问题。他说:“共同评估上游中国境内高危冰湖的溃决风险,可以为下游提供科学合理的分析结果。”

ICIMOD在努力促成更多的合作,但该地区的地缘紧张局势给合作带来了挑战。

中尼之间签署的20项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中包括一项有关减少灾害风险和应急响应的谅解备忘录。过去几年,两国之间举行了几次高级别会议,但跨界高山研究并不是会议的重点议题。

“如果中国境内的这些湖泊溃决,[水]最终将向南流到尼泊尔,破坏 [尼泊尔] 这里的社区。两国之间需要加强合作,来共同控制这个问题,但我现在看不到任何进展。”尼泊尔水利保护基金会主席纳米德拉·达哈尔(Ngamindra Dahal)说。

ICIMOD最新报告中举的一个例子凸显了缺乏合作和信息交流的问题。报告介绍了过去为降低西藏自治区境内四个I级湖泊的水位,减少冰川湖溃决风险而做出的努力。“尼泊尔的罗尔帕(Tsho Rolpa)水位在2000年下降了3米多,伊姆札湖(Imja Tsho)的水位在2016年也下降了3.4米。同样,中国境内的两个湖泊的水位也已降低,具体细节尚不清楚。”

但是,最近报道称,地方层面上开展了一些合作。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7月,中国波曲河沿岸的地方政府警示尼泊尔辛杜帕尔乔克地区(Sindhupalchowk)的政府官员关于冰川湖可能存在爆发洪水的风险。这说明尼泊尔社区可以得到预警。

尽管在高山地区的研究还很少,但有关机构表示,新的ICIMOD数据将有助于政府更认真地对待气候变化并加强跨界合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尼泊尔常驻代表Ayshanie Medagangoda-Labe表示:“我们认为,这一新的信息将为各国政府合作提供契机,因为这对这些流域周边的所有国家都至关重要。”

 中外对话高级研究员石毅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最初发表在第三极网站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