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候选人为“气候信誉”而战 - 中外对话
气候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为“气候信誉”而战

民主党主要候选人在减排计划上存在较大分歧,谭·科普塞写道。
  • en
  • 中文
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在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2019年7月民主党总统辩论会场外举牌示威。图片来源:Alamy
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在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的2019年7月民主党总统辩论会场外举牌示威。图片来源:Alamy

经过一年多的党内竞选,美国各州及地区紧张繁忙的民主党初选终于要于今天在爱荷华州启动,并将于6月在维尔京群岛结束,获胜者将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挑战现任总统特朗普。

最后参与角逐的只剩下11位主要候选人。竞选广告支出超5亿美元。

考虑到特朗普在气候问题上的强硬态度,获得民主党党内提名的候选人会对气候问题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在过去,竞选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可能会承认气候变化是一个真实存在且日益严重的全球性问题,并提议建立总量管制与交易体系或征收碳税。但在此次大选周期中,候选人则不得不提出更加详细、更具雄心的气候计划。

美国将于11月3日大选后几日内正式退出《巴黎协定》,而所有民主党候选人都一致认为有必要重新加入该协议。但正如参议员科里·布克所说:“任何人都不该因为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而获得掌声,这都是最基本的。”众候选人的分歧点在于化石燃料的未来、行动的规模和速度、以及政府投入资金的多少。

减少天然气,鼓励可再生能源

民主党人对压裂气体在满足未来能源需求方面可能发挥的作用意见不一。埃米·克罗布彻是此次竞选中较为保守的候选人之一,她表示:“实际上我认为天然气是……走向碳中和的过渡燃料。”

燃气发电取代煤电,帮助美国减少了排放量。但对美国而言,若要达到科学家提出的温室气体减排要求,天然气仍是一个问题。这仍是一种高碳排的化石燃料,而新建的相关基础设施可能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锁定排放。

前任总统奥巴马曾为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的繁荣而欢欣鼓舞,但人们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的看法正在改变。迫于活动人士的压力,各主要候选人均承诺不会接受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公司的资助,这些公司施加的影响被认为是达成雄心勃勃的气候行动的障碍。

伯尼·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是民主党左翼候选人中的两位领跑者,他们认为现在正是大幅增加可再生能源数量的时候,并呼吁禁止采用压裂法开采天然气,以及逐步淘汰化石燃料。虽然这一立场 为他们赢得了环保人士的支持,但在以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就业人口占大多数的州府,他们的竞选就将面临问题。

花费巨大

由参议员桑德斯和沃伦共同发起的“绿色新政”极具雄心,不仅要快速减少美国的排放,还重点强调增加就业。桑德斯计划到2030年将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在2017年水平上至少削减71%(大大超出了美国的《巴黎协定》目标),并投资数万亿美元发展可再生能源、能源储存以及电网现代化。沃伦也有类似的目标,并公布了相关计划,打算提高气候抵御能力,保护脆弱社区,要求企业披露信息和保护海洋。

如此大规模的政府开支(至少在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大笔开支)既让共和党人颇为反感,也是对奥巴马时代较为温和的计划的一次突破。在大多数民调中处于领先位置的前副总统拜登承诺,将逐步巩固奥巴马政府的政绩,他不会禁止采用压裂法开采页岩气,但会制定长期目标,分阶段逐步过渡。拜登的计划强调需“履行我们对工人和社区的义务,是他们推动了工业革命和随后数十年的经济增长”。拜登在谈到伯尼·桑德斯更为激进的气候计划时说:“完全没有一个科学家认为那是可行的。”

民主党人如果当选,肯定会面临重大的政治障碍。2009年由于党内反对,奥巴马未能通过碳总量控制与交易法案。产煤大州西弗吉尼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为表示对该提案的抵制,就曾开枪打烂了该法案的一份副本。一项立法要想获得通过通常要求100名参议员中有60人投票赞成,但由于参议院的“冗长辩论”程序以及共和党的反对,60名参议员同时支持气候立法的可能性极小。正如另一位主要候选人皮特·布蒂吉格所说:“冗长辩论程序一旦开启,任何抗击气候变化的实质性行动都将更加遥不可及。”但取消该程序可能会减少未来对共和党总统权力的制衡,因此包括乔·拜登在内的一些参议院老人都反对这么做。

新总统若不能通过立法,就不得不采取行政行动。奥巴马这么做了,但他标志性的气候立法《清洁电力计划》很快就被继任者特朗普推翻。因此,除非民主党能保持执政党地位,否则气候行动的前景将取决于共和党,而共和党仍反对采取必要规模的行动。

尽管如此,民主党初选仍让人们看到了希望。美国联邦政府将全力以赴建设清洁能源基础设施、削减排放以及重建国际伙伴关系的前景确实令人兴奋,但特朗普可能连任的事实却让这一切笼罩在阴影之中。一旦特朗普连任,就连更温和的气候目标都将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