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没有B计划 - 中外对话
气候

气候变化没有B计划

英国外交部应对气候变化特别代表约翰·阿什顿认为在德班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方案至关重要。
  • en
  • 中文

金融危机给了全世界一个深刻的教训:全球一盘棋,必须同舟共济,严格监管才能防止系统问题演变成系统崩溃。这一教训不仅适用于经济领域,也适用于环境领域。

本月底,新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在德班举行,这个南非城市也将成为争取建立有效的全球监管系统的主战场。国际能源机构(IEA)适时发布了新一期的《世界能源展望》,为这场战役打响了头炮;《展望》中警告道,危险的气候变化迎面而来,而且采取有效行动的时机正在溜走。

现在普遍认为,以《京都协议书》具有法律效力的碳排放限额架构为基础,形成新气候条约的计划已经胎死腹中。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应该给《京都协议书》举行一个体面的葬礼,然后转向B计划。这个计划约束更少,让政府自愿相互允诺。而提倡此计划的人们通常把自己称作“现实主义者”。

首先发起这股自愿主义的风潮的,是那些想轻松一点来处理气候变化问题的人们。随后,这股风潮赢得了一批确实关心(实际上是担心)气候问题的学者和评论家的支持。他们也许并不是犬儒主义,只是绝望而已,他们对气候的了解多过对外交的了解,但现在问题的根源是在政治上,而不是在条约上。

一种做法看起来不切实际但为现实所需,另一种做法切实可行但却不能满足现实需求,选择哪一种呢?自人类有史以来,这个难题就一直存在:二战期间,当希特勒的坦克攻入英吉利海峡,丘吉尔和时任英国外务大臣的哈利法克斯之间的争执便是一例。而北约攻打利比亚之前,反对意见称北约将在此地陷入数年的困局,战争胜利后,当初的预言不攻自破。无路可退时,现实主义者是不断扩大可能性的范围,而不是幻想另有事物可以解决困局。

但在气候问题上,真的没有B计划。一个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协议框架不可能将全球平均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的“安全”范围内。

气候变化的不可控将加速系统的崩溃,这其中也包括我们的食物和用水安全。成败就在于政府能否使投资者们相信,政府决心践行必要的政策,将私有资产向低碳引导。在会议室里,政府提出的基于“自愿”的允诺听起来就是个“可能”。这就是为什么英国政府确立了《气候变化法案》,将碳预算写入法律。

《京都议定书》将在2012年失效。如果为气候政策立法的谈判(包括拟定新的承诺)在德班失败,大多数人就会认为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各国无法达成一致。这种观点很可能是对的。《京都议定书》也许是欧盟最伟大的外交成就,它促使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向碳平衡的能源系统迈进一大步,使我们的经济更加强壮,适应性更好。虽然我们的某些全球伙伴还没有准备好迎接它,但欧洲人应该对此感到自豪,而非尴尬。

的确,现在《京都议定书》只适用于发达国家,欧盟以外的某些国家拒绝做出新的承诺。很多人认为有效的措施应该将所有的主要经济体包括在内,而不仅仅是欧盟以及与其相关的国家,这种观点有其道理。但在开始执行《关贸总协定》时,我们也不必为了求全就把我们不需要的国家也一次性吸收进来。

德班会议要向全世界发出明确的信号,表示全球趋势正在向此方向前进,一旦国家变得足够富有,就得遵守碳限额的要求。要想达成的协议对那些愿意接受它的国家有影响且有可操作性,协议就必须包括《京都议定书》第二期的承诺,外加明确地要求其他主要参与者在2020年前“承诺做出承诺”。这将最终为全球范围内全员接受法律约束清扫道路。

单单是自愿允诺不能使全球经济保持开放,促进贸易投资,维持金融稳定,或者保护人们远离食品 、水、能源危机。如果我们不能下定决心在气候变化方面做出承诺——这是我们所面临的第一个会真的危及每一个人的问题——那么我们做的其他的任何事情就更难得到保证。

当然,这样一个艰巨复杂的事业不可能一蹴而就。多边贸易系统、武器管制和核不扩散制度、欧洲单一市场、国际法庭……这些巨大成就都是通过全球持续的监管来保证人类共同利益,都是经过长时间一步步成形的。的确,对气候问题的讨论不能像上述某些议题那样旷日持久,也不能等待某个冲突成为我们加速的动力。但在气候问题上没有根本性的障碍,技术和资金都不是问题,我们所需要的承诺不仅仅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要求并行不悖,更是保证它们达成目标的关键。

阿诺尔德·汤因比
警告说科技正赋予我们摧毁自己的能力。如果我们可以看穿眼前事件所构成的迷雾,我们也许会发现前方有一个岔路口:一条路指向长期的危机和冲突,另条一路则通往合作和共同富裕。选择哪条路?德班会议将给出预示 。

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10

图片来源: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