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加州面临考验 - 中外对话
气候

绿色加州面临考验

随着阿诺德·施瓦辛格即将在11月份卸任,加州居民将举行投票以决定他们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气候法案的去留。简·麦克贾克报道。
  • en
  • 中文

哥本哈根大会之后,支持碳交易的力量在全球范围内有所减弱。如今,甚至连加利福尼亚,这个曾经因为引领环保潮流而闻名的州也失去了热情。而在这个时候,中国却逆势而起。据报道,为了在2020年之前实现其碳排放强度目标,中国将在下一个五年计划期间(2011-2015)启动国内碳交易项目。

在完成了法律所允许的最长任期之后,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将于11月份卸任。而随着他的离任,加利福尼亚的人民将对“23号提案”进行投票公决。该提案一旦获得通过,那么此次公民投票即便是不会抹杀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气候变暖解决法案,但是也会使其停滞不前。而对于这位即将离任的州长而言,这项法案是其作为一名商业友好的环保人士而蜚声政坛的主要政绩。

此次运动的背后是两家德克萨斯州的石油公司。尽管一项类似的议案一月份已经被该州立法当局彻底否决,但是他们依然企图降低加利福尼亚州的气候变化立法所设立的标准,除非该州的失业率在整个财政年度内由目前的12.3%下降并稳定在5.5%为止。瓦莱罗能源公司特索罗石油公司两家公司均在加利福尼亚州拥有炼油厂。如果该州的温室气体减排项目推迟的话,这两家公司将获益匪浅。因此,这两家公司是此次运动的最大的资助人。同时,据报道,他们还是该州最大的污染企业

他们的宣传日益紧锣密鼓。这一引起世人高度关注度的问题的双方所投入的宣传费用预计高达1.5亿美元,这使其成为加州历史上最为昂贵的运动之一。环保人士将23号提案称为“污染能源提案”,而游说化石燃料的人和反对政府参与的茶党支持者们则推崇更加温和的“加州就业提案”。

这项提案与就业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其针对的目标是2006年通过的“全球气候暖化解决方案”法案 (即32号议会法案,或AB32)。根据该法案,加州将于2012年开始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并将在2020年前使温室气体排放降低到1990年的水平。该法案通过对加州最大的污染企业施行限额与交易要求,为在全州各地推动清洁能源替代技术投资铺平了道路。到目前为止,新项目投资已达90亿美元。

根据目前的法律,可再生风能或太阳能将至少能够满足该州三分之一的能源需求。加州以自己的方式履行京都议定书就是为了让未来该州的居民摆脱一个生活在后工业荒原之地的厄运。而这却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政府工作人员耗时数年进行分析以确定目前的排放水平,并且找到如何对减排速度和碳交易进行监控的方法。随着那些未能遵守这些规定的企业将面临着更加严厉的标准和制裁,受到影响的行业大呼不公,并且对这些代价高昂的新规定表示反对。他们担心,这些规定会导致大量的就业机会流出该州。

民意调查显示,32号气基准候法案获得了大多数加州选民的支持。然而如今,一些保守派人士却嘲笑地认为这项法案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高额“能源税”或“全球暖化税”。由于施瓦辛格,这位昔日的动作片英雄即将卸任,无法继续鼎力支持这项法案的实施。因此,全世界的环保人士都将此次投票视为一个热点问题。如果投票获得通过,那么,污染控制和清洁燃料标准将会有所放宽,而加州作为可再生能源创新领域的领头羊的地位也将会受到削弱。

为了给实施气候法案买单,加利福尼亚州就必须对天然气公共事业企业、管道所有者及运营商、汽油及柴油的制造商和进口商、炼油厂、水泥生产厂、进口电力分销商、以及燃煤设备征收额外的费用。这些新的费用使争论不断升温。

反对AB32的人辩称,温室气体减排措施一旦实施,将使该州的生产力下降数十亿美元,并由此导致加州上百万的就业岗位面临着威胁。首次当选的州议员丹·罗格则担心,新增高达1460亿美元的成本将会被转嫁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消费者身上。

“对于选民能够有机会参与表决我所起草的议案,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激动”,罗格向中外对话表示,“我们能够为加州创造和带来的是就业机会,而不是缓解全球气候升温。真正的问题是加州人民不能独自承担这项使命。AB32对全球气候的整体变暖而言发挥不了多大影响……甚至施瓦辛格的顾问们也承认,加利福尼亚州的排放仅占世界温室气体排放的1%。”

与石油巨头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加利福尼亚州能源技术顾问汤姆·坦顿坚持认为“在没有任何追随者的情况下,加州目前无法承担引领这一运动的责任。”同时,类似的气候变化法案未能在美国参议院获得通过对于为州内的清洁产业制订立法 的政治意愿而言也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些居于领导地位的商界人士自信的认为,加利福尼亚州的气候立法将会促进清洁技术产业的蓬勃发展,并将至少创造五十万个左右的新的工作岗位。谷歌领导人埃里克·施密特在今夏早些时候曾对《洛杉矶时报》表示,“AB32是一个能够扶植创新的孵化器。”施密特预言,“随着业界对建筑、交通的节能需求,以及对不断增长的可再生能源组合的需求作出响应,”就业将会出现增长。从长远角度而言,离岸风力发电、屋顶太阳能、废料生物燃料的成本将比传统的化石燃料发电或核电站发电更为低廉。 

公共事业企业在过去的四年间一直为履行新的标准做准备。因此,他们反对“23号提案”。太平洋天然气和电力集团(PG&E)主席,彼得·达比信誓旦旦地表示公司将致力于“帮助加利福尼亚州向着低碳经济迈进,并在我们进行这项必要的转型过程中尽量减少对用户的影响。”他表示,“如果对气候变化不加遏制,农业、旅游业、以及其它行业的损失将使加利福尼亚州的经济每年损失达数百亿美元。”他还补充道,“为了避免这一沉重的局面,并同时促进加利福尼亚州新型清洁技术投资、创新、以及就业机会的创造,稳妥均衡的推进AB32的实施是我们面临的最为重要的机遇之一。”

加利福尼亚州就业提案委员会女发言人安妮塔·曼格尔斯却对他的动机表示怀疑。“如果推翻我们的提案, PG&E费率和利润的提高将以加州那些苦苦支撑的家庭和企业为代价。”她还补充说道,“23号提案”获得通过“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都将不会削弱、废除加利福尼亚州的全球变暖立法,或者使该法案的标准有所降低。它只不过是暂时对该法案的时间表进行调整而已。”

施瓦辛格无疑想要同“23号提案”进行抗争。最近一段日子,这位共和党州长被吹捧为美国的下一位绿色英雄,是一个可以推动美国的环境政策,并同外国伙伴就气候变化的全球解决方案进行合作的一位明星。

在他的官方网站上,他写道:“这个由贪婪的德克萨斯石油公司资助的计划将严重地损害加州正在飞速增长的经济,使我们的可再生能源政策发生倒退,这些石油公司为了自己的利润而扼杀我们在环境保护方面所取得的进步。在我的管辖范围内,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施瓦辛格的对中国江苏省以及其它国家和省份提出的贸易提案已经为绿色科技和能源效率领域带来了国际合作机会。但是加州未来能源政策的不确定性至少在几个月内很有可能会阻碍新项目计划的制定。当前,提倡区域绿色经济、敦促各国政府朝着同一目标努力应该是重中之重。

美国江苏绿色合作伙伴项目的负责人伊丽莎白·特纳·福克斯说:“我们的使命是在推动贸易发展的同时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并同江苏省共享最佳实践。如果建立起研发领域的合作关系,那么我们将开发出新的技术。气候变化问题越早被解决,对我们的星球来说就是越有利的消息。”

 无论谁在11月的州长竞选中获胜,都将为加州未来十余年的发展定下基调。朴素并且注重环保的民主党候选人(也是前州长)杰瑞·布朗公开支持AB32中的限额与交易措施,反对令其倒退的提案。并且,他也有他自己的绿色计划:

今年夏天早些时候,他对CNBC商业新闻频道表示:“你们将看到一个宏大的新能源就业计划,通过投资于20,0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和能效改善项目,将创造50万个就业机会。这是一项非常有力的提案。我并非在信口雌黄。”

来自共和党的竞争对手梅格·惠特曼却没有那么直截了当。她要求暂缓实施AB23(AB32)一年,表面上是要帮助加州安全渡过当前的失业危机,并使该州的排放标准与在此期间可能通过的联邦气候立法保持一致。这位富有的前eBay首席执行官还没有明确表示支持“23号提案”。最近,在其华丽的竞选宣传册中她的语气已经有所缓和,从而使自己在这一问题上的表现不再那么尖锐,而这与她的硅谷同僚们的声音却有所出入,并且与那些独立的市郊居民的观点也相左。她的政治顾问们指出这些独立的市郊居民属于左右摇摆不定的选民,可以帮助她赢得竞选的胜利。

惠特曼最近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加州可以做出选择,我们可以选择逃避现实,继续丢掉海外就业机会、或者把就业机会让给其他州;我们也可以选择说:‘你知道吗?我们加州不会再失去任何就业机会,我们将成为创业和业务发展的首选之地。’因此我将是加州商业发展的首席销售官。”

加州人仍将自己看做是全球环保潮流的引领者。而且,即便加州负债高达200亿美元,并且其经济规模已经从世界第八位跌落至第12位,加州那些不切实际的思想家们仍热切地渴望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并增加绿色领域的就业机会。

加州所推行的众多消费者保护措施,例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车内强制安装烟雾控制器等,最终都成为了主流措施,并被美国很多州所采纳。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气候立法是否也能够得到广泛普及,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简·麦克贾克:前《独立报》(伦敦)记者。一直从事亚洲、拉丁美洲及中东地区的环境问题和生态灾难的报道。

首页图片为阿诺德·施瓦辛格出席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一个委员讨论会上,图片来自加州州长办公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