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门”通向真实 - 中外对话
气候

“气候门”通向真实

去年,英国气候学家的邮件泄露事件一度甚嚣尘上。最近,三篇针对“气候门”丑闻的报告终于逐渐缓和了风暴,也使全球变暖的实际情况再次成为焦点,奥伊文•帕舍报道。
  • en
  • 中文

气候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及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一直都夹杂在激烈的争论之中,而这似乎在2010年中出现了一个转折。在戏剧性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所谓“气候门”事件曝光之后,也就是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里任职或相关的科学家们的往来邮件内容泄露事件,大量的报道已经使得人们无法心平气和地看待这场扑朔迷离的风暴。

这些报道同时也让一些09年至今饱受争议的其他机构的角色变得更清晰,比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以及致力于建立“公正、全面、客观的气候变化评估体系”的联合国相关部门。这篇文章概述了一位正从事于气候变化工作的科学家学到了什么、前路究竟在何方。

IPCC最新的第四期评估报告发行于2007年。它记载了气候变化科学前沿动态——关于过去、现在与将来。它一面世,该工作团队就与戈尔一同荣获了大名鼎鼎的诺贝尔和平奖。在当时看来,在气候变化的危害以及采取行动的紧迫性的问题上,公众达成共识已经指日可待。许多人,也包括我自己,坚信这将是个历史性的时刻;最终,世界范围内的政治家们开始严肃对待碳困扰。

两年之后,希望破灭。期待已久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CoP15)于2009年12月召开,由联合国的192个成员国代表参加,却无法达成任何有意义的共识。会议上各国都抱着极大的期望,各代表团和非政府组织意图明显。但是这齐聚一堂却以失败收场。

导致结局如此让人大失所望的原因,确实科学被滥用。事实上在这次重大会议上,我们不难感受到科学研究团体成员们的傲慢,他们得出了数据与知识,相反却以数据与知识制定了规划,并且在事实上操纵了所有与会者。正是“科学”在游说那些决策者与公众——至少在修辞方法与舆论调查的层面上,他们称,碳拉动型经济都需要被更环保更友好的模式所代替。但结果在哥本哈根会议的余波中,却是科学和IPCC受到了最严厉的指责。

如果说第四次评估报告让气候变化的怀疑者与否认者一夜之间变得沉默,那么哥本哈根会议的前奏与后曲却与之相反。峰会前三个星期,气候研究中心(CRU)的气候科学家们的数千封邮件被黑客转贴到公共网页上,其中还包括IPCC报告的参与者,这有关的报道风起云涌。

媒体狂热关注,出版物与网络也不甘示弱,随之而来的是对有缺陷的学术甚至伪科学的指控。许多人也趁机宣称全球变暖只是一个骗局,那些有理有据的证明气候剧烈变化的文件其实用自然的多变性就能解释。突如其来的恶意诋毁如同巨浪不仅波及CRU的科学家们,对整个气候科学界都造成了影响。

这个“丑闻”,其实际内容阻断了人们对核心材料进行进一步观察,这让该国政要与国际机构在急需强有力的反馈时都如坐针毡。在哥本哈根会议僵持不下的紧张气氛中,IPCC——合法的气候变化学术中心,其本身也变成了绝佳的攻击目标

即使在现阶段,损害也难以估量。但至少据一些为联合国研究气候变化之物理基础的科学家们所言,“丑闻”带来的最深影响却是将大众的注意力吸引到科学本身

任何的先兆、即使是IPCC报告中的小错误,都没能改变气候变化科学。全球变暖——也就是二氧化碳释放到大气中、海水持续酸化、减少碳排放、喜马拉雅冰川的消融等一系列的全球温度效应——这其中人类作为诠释其涵义的角色,从广义到细节、甚至要排除任何误差,如今都尤其需要得到重视。然而气候科学团体的名声已经有了污点,与此同时,公众的信任度也大为削弱

经过数周的指控与谴责之后,三个专业团队被任命调查“气候门”背后的真相。以下是相关报道:

*一个英国议会委员会——下议院科学技术内务委员会,在其报告中认为,在邮件被盗事件之后人们对于CRU科学家们的关注是不妥当的。2010年3月31日,报道称“被泄露的气候资料来自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

*由地理学家罗纳尔德·奥克斯伯格率领、多名知名研究人员组成的独立科学评估团审议了CRU发表的科学观点。其公布于2010年4月14日的报告认为,不应该无端质疑CRU科学家以及任何听似有误的事情。

*由前行政人员穆尔·罗素主持的一个委员会发布了《独立气候变化邮件回顾》,称CRU科学家们“作为严谨、诚实的科学家是毫无疑问的。”且“并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可以推翻IPCC的评估结论。”

这三份报告的结果一致且具有决定性作用。但在哥本哈根会议的失败之后,这一切给由IPCC 为主的联合国的各项事务留下了一大堆烦心事。尤其是,能否重聚民众对气候科学的信心?有没有更有效更可信的方式?位置是否空缺?

有两种回答这些问题的方法。第一,在实践中,很难想象另一个机构来为决策者们准备、筹划、完善、并提供切实可行的气候科学方法。就算不谈IPCC中刻苦的科学家们分文不收,志愿工作,要通过“招标”来组织这样的工作提出这样的报告,所需的成本也太高了。

此外,国家部门可以自行编制报告,但他们并不能囊括各行各业的精英——这缺点非常致命,因为气候科学是由不同学科互相交流与共同研究的。我们需要从不同团体中将科学家们组合起,讨论从现有的科学文献中能安全得出何种结论,以推动国际间合作(这已成为这个科学团体最强大的优势),为某个论坛带来科学观点并让这些观点得到检验与公布。

第二,气候科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进步,每个月都会打开新视野。当然,该领域知识的突飞猛进很容易以集聚了太多科学精英作为解释。但实际的原因可能关乎于人类对气候系统的干扰已经造成严重失衡,导致改变、使得许多自然进程超乎寻常地加快到来。因此,知识的进步比起自然变化的速度仍是力不从心。

在某些领域中变化的速率极其迅速,变化越快就越难预测某种系统将来会成为什么样子——无论是北冰洋的冰(目前正处于有记录以来面积最小值)还是南部海洋释放出的二氧化碳。这就是为什么在提供因人类而激发的变化的重要观点这一方面, IPCC的报告仍旧十分关键。我可以预见第五次评估报告甚至以后的评估报告都将会是这样。

由联合国主导的谈判仍面临着许多质疑。回想起来,让192个国家在哥本哈根统一思想达成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比之取得什么实际进展,这可能更会适得其反,本来进展还是可能实现的。但是是其他人,不是IPCC,肩负着达成结果的责任,将气候科学当成公共政策的基础,这在现实世界中还能发挥正面积极的作用。

奥伊文·帕舍是挪威卑尔根大学研究管理系的顾问。他曾经就职于比约克内斯气候研究中心专门从事古气候学研究

本文最早发表于
openDemocracy,经授权翻译并转载于此。

首页图片来自Hiking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