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巴水源之争走向白热化 - 中外对话
气候

印巴水源之争走向白热化

南亚围绕共享(日益减少的)水资源的摩擦愈演愈烈,印巴的河权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乔伊迪普·格普塔报道。
  • en
  • 中文

如果巴基斯坦的居民们仔细看一下他们的电费单,就会发现被额外收取了用于尼鲁姆—杰鲁姆工程的金额。这项收费已经进行多年,巴基斯坦政府为了在尼鲁姆河上修建一座水电站而筹集资金,这条河是克什米尔杰鲁姆河的一条支流。

由于持续存在的恐怖主义问题,巴基斯坦无法从国际机构贷款,然而就在它为尼鲁姆-杰鲁姆工程筹资的同时,印度正在改变上游河流的方向,这就意味着巴基斯坦的水电工程将无法获得预想的水量。

印度这样做是有法律依据的。根据1960年的《印度河河水条约》 (IWT),印度可以修建径流式水力发电工程,只要最终全部河水都进入巴基斯坦即可。现在印度的行为毫不违背这一规定,先用水道把它引入自己的水力发电站,然后再让河水进入杰鲁姆河下游。巴基斯坦对此怒火冲天,四月底,它宣称将向IWT的仲裁机构世界银行进行投诉,以期阻止印度工程的进行。

水资源正在迅速超越克什米尔领土争端, 成为印巴关系的最大课题。巴基斯坦方面的措辞越来越刺耳。三月底,我到伊斯兰堡参加一个由印巴记者和水务专家参与的论坛,主题就是水源争端。论坛刚一开 始,一位巴基斯坦记者就向我连珠炮似的提出一连串问题,其中一个就是:“你们印度为什么偷我们的水?”经过两天讨论之后,这位记者说:“现在我知道印度并 没有偷水,还是遵守条约的。但它难道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水不够吗?如果没有水,我们巴基斯坦怎么活呢?”

大部分巴基斯坦媒体的报道都比这直白得多,对于上游国家印度偷水的谴责常常铺天盖地。印度已经并将继续在流入巴基斯坦的河流上游修建水电工程,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它也一直恪守IWT,条约规定印度可以在印度河、杰鲁姆河和奇纳布河上修建水利工程,只要流入巴基斯坦的水量不减少就行。实际上条约还允许印度在河水流入巴基斯坦之前截流360万英亩英尺的水量。

巴基斯坦政府官员被问及水源争端的问题,总是认可印度对IWT的恪守。但很多巴基斯坦媒体并不是这样报道的,就连一个伊斯兰原教旨团体最近也声称其反印度的愤怒情绪的来源之一就是“印度偷了我们的水”。

巴基斯坦水电发展署(WAPDA)高级工程师丹尼尔·哈什米说,由于“缺乏透明度和来自印度的即时数据”,上述观念在巴基斯坦愈加强烈。“这种情况导致信任的缺乏,我们不得不反复向印度要求水文数据,而这些本应自动且毫不耽搁地传递给我们。”

水源争端的根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英国统治南亚次大陆时期,当时英国工程师在印度河流域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运河灌溉系统。等到1947年印巴分治时,这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流域和运河都被一分为二。由于印度位于上游,掌握河流的控制权,争端反反复复,直到在世界银行的调停下达成了IWT,规定把东边的三条河——拉维河比阿斯河萨勒其河归印度,其它三条河归巴基斯坦。

印度驻巴基斯坦高级专员沙拉特·萨巴尔瓦反复重申:“IWT一直都得到两国很好的遵守,即使在战争时期也一样。它把印度河80%的水量分配给巴基斯坦。”

约翰·布里斯科是一位在南亚次大陆工作了35年的资深水务专家,他曾经担任世行的顾问,负责在克什米尔印度一侧的巴里哈尔大坝问题上为印巴裁决遴选中立的专家(详情请参考约翰·布里斯科为中外对话撰写的文章《世界银行亟待改革》)。布里斯科说IWT可以成为“合作的稳固基础,如果印巴拥有正常互信关系的话。那样就能有一个相互认证的监测程序,可以保障流入巴基斯坦的水量不发生变化。”

既然两国都认可印度并未违反IWT,为什么巴基斯坦农民能够灌溉的水越来越少了呢?伦敦国王大学地理系的学者的达尼什·穆斯塔法表示,部分原因在于当初的规划者们没有预见到:随着喜马拉雅山环境的变化,河流水量日益减少。

印度河流域集水区的森林破坏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淤泥进入河流,堵塞河道,减少流量。另外一个关键问题是这些河流对喜马拉雅冰川的依赖。尽管现在有研究表明二十年内这些冰川不会有消失的危险,但全球变暖会让冰川消退则是确定无疑的。印度空间研究组织3月份发表了一项深入研究的结果,结论说喜马拉雅冰川在过去五十年中已经缩小了16%。在整个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水还不到河流年总流量的10%,但印度河流域的情况大不相同。由于流域最西部就是喜马拉雅山,它得到的季风降雨量比东喜马拉雅少很多,因此对冰川的依赖性就大得多。

因此,巴基斯坦其实是在一个总水量不断减少的环境里向印度要水的。五十年前IWT签订的时候并没有预见到这种状况,但现在它有可能成为南亚这两个核国家之间的爆发点,尽管巴基斯坦部分机构已经传递出安抚性的信号。“这个问题只能通过合作解决,而非对抗”,巴基斯坦环境部长哈米德·乌尔拉·阿夫里迪在三月的论坛上说。这次论坛由巴基斯坦的志愿者组织“领袖巴基斯坦”主办,英国政府赞助。

印度是印度河流域的上游国家,但这些河流的发源地并不在印度,而是在中国的西藏。如果不能把中国拉来参与如何控制流域集水区森林破坏以及在全球变暖造成冰川缩小情况下进行水源最佳分配的讨论,印巴之间的涉水紧张状况只会更加恶化。著名的巴基斯坦律师塔里克·哈桑最近:“水是南亚次大陆面临的最大战略性问题,如果未来会有一场战争,肯定是由水引发的。”

布里斯科等独立专家指出,出于在水荒面前“巴基斯坦极度的脆弱以及法律上的关切”,印度在恪守IWT的同时也应该更加大方一些。由于这场水荒,从史前时期开始就成为次大陆母亲河的印度河注定将无法再流进阿拉伯海,而是消逝于信德沙漠的漫漫黄沙间。

作者简介:乔伊迪普·格普塔,印亚通信社副主编,印度环境记者论坛秘书长。

首页图片来自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相关文章:
约翰·布里斯克赞扬中国海外投资
白好德呼吁改善全球基础设施
BG·魏吉斯探讨第三极河流问题

格莱姆·凯莱赫为大坝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