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冲击的马达加斯加 - 中外对话
气候

遭受冲击的马达加斯加

马达加斯加是一个野生动物资源丰富而基础建设薄弱的国家,由于采伐森林、干旱和政治的不稳定遭受了极大的破坏。同时,气候变化使得该国的收成减少,四季气候陷入混乱。大卫•史密斯报道。
  • en
  • 中文

约三十年前,里曼农乔那·费罗斯在马达加斯加建立了安扎玛哈维洛村(意为“在幸运的猴面包树旁”)。对于洪水的记忆仍然清晰,因此他选择了一个远离最近的河的地点。他清理了野生森林,祭献了一只羊,希望它能将猫头鹰、狐猴和蛇赶走。

“动物无法和小孩子和年轻女孩生活在一起。人们不希望蛇到这里,是因为蛇有着邪恶的灵魂,它们会缠在儿童的脖子上将他们勒死。猫头鹰是不好的鸟,它的枭叫意味着有人要死去。”费罗斯解释道,他今年85岁,已经是一位曾祖父。

动物们的确走了,但是安扎玛哈维洛村这个由一组木屋组成的村子的好运也消失了。在五年内,马达加斯加南部有三年作物歉收,导致成千上万个家庭长期饥饿,儿童营养不良率急剧上升,生长缓慢,甚至死亡。

马达加斯加,这个野生动物资源无比丰富但基础建设薄弱的印度洋岛屿国家,还受到三股力量的致命影响。人们广泛认为气候变化搅乱四季气候,破坏农业收成。地方森林砍伐改变了微气候,使降雨减少,从而加重了问题。

最后,今年发生的血腥政变造成基本服务的瘫痪和几个外国援助项目的中止,后者将带来严重后果。联合国表示,马达加斯加南部的近半数家庭面临严重的食品短缺。

为养活她在安扎玛哈维洛的五个孩子,蒂娜丽丝(她只有这一个名字)在每月底卖淫,因为那是当地男人(大部分是警察)领薪水的日子。这个27岁的未婚女性17岁就开始和男人睡觉。“如果男人不想结婚,那并不是问题。我们必须生存。”

蒂娜丽丝说她20个月大的女儿瓦妮·兰亭每天晚上都发烧。“我们每天只吃一两顿饭,永远是木薯。我很担心她,可是我能做什么呢?我没有钱。这里的人们都不开心,因为他们的孩子不吃东西。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事。”

其他村民说,对于逐渐减少的资源的激烈争夺引发了秩序混乱和暴力。56岁的村长瓦利欧特基对于干旱提出了一种解释:“我们种树,可是不下雨,什么都不长。我想是上帝发怒了,因为年轻人不尊重传统。”

事与愿违,南部的人民严重缺水,以至于一年之内袭击北部三次的日益凶猛的旋风都成了他们渴求的对象。一年两次的干旱季节逐渐延长,最后合并为一个漫长而炎热的季节,对玉米、木薯、红薯等作物构成严重的打击。

临近地区安波望比的食品不安全早期警告系统主管托沃和卓·瑞欧比贞那说:“以前,干旱每十年一次,如今变成了五年,或者三年。自从糟糕的2009年过去后,人们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恢复。”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宣布,过去的半年中在三个南部地区有8632名儿童因严重急性营养不良接受治疗,这一数字是预期的两倍以上。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警告说,今年将有15万儿童受到影响。

有报道称人们吃狐猴和海龟充饥,尽管它们在当地文化中是禁忌。人们还重新开始砍树,以获得木柴或开辟为稻田,这无意中加剧了干旱问题,因为森林的储水能力被削减,而这些水将挥发至云层从而变为雨。

全球气候变化的附加影响难以量化。世界银行说,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马达加斯加的气温上升了10%,而降雨减少了10%。专家们认为问题不是这一趋势是否会继续,而是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马达加斯加项目副主管西尔维尔·卡鲁索说:“环境退化和气候变化互为因果,相互促进。它们在马达加斯加的影响是惊人的。”

政治的不稳定使局势雪上加霜。三月份,经过导致数十人死亡的冲突,安德里·拉乔利纳——一名市长、商人和前电台音乐节目主持人——从马克·拉瓦卢马纳纳总统手中夺取政权。该事件导致政治僵局,经济低迷,失业增加,物价上涨,公共服务瘫痪,投资人撤资,国际制裁——而这一国家的一半预算要依赖国际援助。

卡鲁索补充道:“政变导致我们需要合作的省级服务瘫痪,这使得应对干旱变得更加复杂。我们不得不填补区域层面的空白。”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马达加斯加代表布鲁诺·梅斯将政变描述为“儿童的灾难”,还说“马达加斯加正在起飞的道路上,他们明白是时候进行卫生和教育改革了,以便所有的儿童都能获得机会。现在这一切都冻结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联合国儿基会向所有地方诊所提供治疗急性营养不良的药物和培训,支持食品发放,并尽力改善环境卫生。粮食计划署开启了项目,向21.5万儿童提供学校伙食,帮助8000个家庭缓和环境变化的影响,并且向约7万名不足两岁的儿童和处于怀孕期和哺乳期的妇女提供食物补充。

梅斯表示儿基会也在和世界银行谈判直接管理教师薪酬专款。“儿童的权利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得到保障——无论发生什么危机。”
 


案例分析:“食物缺乏正在吞噬我们”

ZRA,38岁,有11个孩子。她的丈夫过去是种植园工人,现在失业了。他们住在马达加斯加南部的安扎度村。

“ 食物短缺每天都在吞噬我们。我们经常经历非常困难时期——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只能把罗望子(一种水果)和灰尘混在一起吃。我们很饿,很累,不得不去乞讨。 我们就像饥荒难民……我有11个孩子,我不知道怎么养活他们。有时我们一天只吃一顿饭,有时是两顿。我的一个孩子生病了,好在他成功地挺过来了,恢复了健 康,但是我知道社区里有人还很虚弱。河离这里有五公里远,我们要走好几个小时才能到。如果能下雨,我们可以用雨水煮饭,也能多种几种作物。我们会种卷心 菜,绿叶,玉米和豆子。以前我们种的东西都枯萎了……以后的日子会非常难过,我们将受很多苦。因此我希望政府能立即提供直接的帮助,不然我们可能会死在这 儿。我不在乎国家的政治局势,我唯一在乎的就是有吃的。”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来自 wildmadagasca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