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政治风向 - 中外对话
气候

错误的政治风向

提姆•哈福德认为,哥本哈根召开的政府会议所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有误。他们应该通过提高价格的方法,使污染国为排放付出代价。
  • en
  • 中文

随着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的临近,我乐观的态度有所动摇。我认为,世界各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采取了错误的做法——如果12年前他们在京都采取了不同的举措,那么,我们如今离切实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目标可能会近得多。

这个问题错综复杂,所以暂时芟繁就简可能会有所帮助。世界各国政府均将温室气体减排的重点放在“限额与交易”计划上;但是,他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提高污染国为排放支付的价格上。这两种方式具有相似的激励机制,都会提高碳排放的价格,从而减少碳排放量;都能够随着时间进行调整,从而呈现出大致相同的减排曲线。从经济学角度而言,两种体系都能够发挥作用。

然而,从政治角度讲,人们长期以来都认为“限额与交易”计划更容易获得认可。因为,按照这一计划,在经过有关各方协商通过后,确定某一地区内允许排放的水平上限。只要是没有超过这一上限,企业之间就可以在限额内进行额度交易。因此,我认为这一计划名不符实。尽管已经有一些限额与交易计划在技术上获得了成功,但是,它们都不需要目前所必须的政治妥协。实际上,远在乔治• W •布什就任总统之前,基于排放量的《京都议定书》在美国就已经失败。经过8年时间才得以生效的《京都议定书》因为没有有效地协调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或巴西等国的利益,因此很难说它会有什么好的前景。

限额与交易计划的问题在于,各国必须就如何分配排放额度达成一致。在以1990年为基础分配排放额度时,该计划的麻烦便凸显出来。美国经济的迅速增长,突然使该国的额度捉襟见肘。而在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经济崩溃后,其额度就显得有些过于宽松。我们不应对一些经济体的增长快慢与预期水平有出入而感到意外。

加布里埃尔·沃克大卫•金爵士共同撰写的有关气候变化的著作《热点话题》本可以称得上是一部极好的作品。然而,在这本书中他们却坚持限额与交易计划在政治上更为可行的传统观点。可是,随着他们开始描述达成此类协议所需的各种政治前提,包括就(颇具争议的)全球排放限额以及各国间排放额度分配等问题达成一致,他们的论点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还有一种更为简单的碳排放税模式。这种模式与沃克和金所暗示的不同,碳排放税将不会由世界银行来负责征收。二十国集团成员国将同意对本国经济广泛征收碳排放税,由各国政府征收,并且花在他们认为合适的地方。各国不必保持高度一致,只需在碳排放税上大致相符,并承诺保持这种大致相符即可。

气候变化政治经济学》的编者之一卡梅隆·赫本指出,排放量调控使分配和补偿等棘手问题成为国际谈判的核心。协调一致的碳排放税将这些问题搁置一旁。这些问题可以(也必须)分别进行讨论。征收碳排放税或许是一种错误的做法,但这完全是为了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各国能够开诚布公地解决目前的混乱局面。这是各国政府所选择的道路。我真诚地希望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提姆·哈福德:金融时报周末杂志《卧底经济学家》专栏作者,最近出版了其《亲爱的卧底经济学家》一书(小布郎出版公司)。

来源:https://www.ft.com/home/uk

金融时报有限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 dav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