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领域的关键合作 - 中外对话
气候

气候领域的关键合作

奥巴马在亚洲进行访问之际,约翰•波德斯塔、安德鲁•莱特、黄立安及奥维尔•施切尔提出了他们关于中美两国在碳捕获与封存领域进行合作的提案。
  • en
  • 中文

还有不到35天,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就要在哥本哈根召开了。与会各国将共同制定出一个框架协议取代即将于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要想在哥本哈根 峰会上取得任何成果,需要世界上众多经济大国做出承诺,其中最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和能源消耗国。美国进步中心联手亚洲协会发布了题为《碳捕获与封存中美合作路线图》的报告,报告详细阐述了两国通过一个互惠互利的合作计划,如何可以在减排方面比各自为战取得更大的成就。

历史表明,这两个大国之间进行相互合作是至关重要的。在过去10年中,中国经济以其空前的扩张速度帮助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但是同时由此带来的大量排放也对 中国的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在过去的八年中,美国被公认为明显缺少联邦级别的气候政策,也很少参与到任何国际气候协议中。此外,在当前进行的缔结一个新 的联合国气候条约的探讨中,中美两国还代表着主流的反对意见。参议院,也就是美国国会的上议院,此前曾表达过其立场:反对美国加入不包括主要发展中国家 (例如中国)的任何协议;中国则坚持要求西方国家为他们自己制造的问题负责,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技术方面的援助,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向低碳的方向迈进。

然而,中美两国现在都被赋予了打破这一僵局的绝好机会。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的领导阶层对待气候变化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目前正在实施着世界上最尖端的能源效率项目、可再生能源项目以及可再生森林资源项目。新一届白宫政府也预示着美国将对其气候政策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奥巴马总统在其首个经济刺激计划中已经为其国内经济向清洁能源经济的转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紧接着,众议院(美国国会的下议院)就通过了第一部综合的气候与能源立法。中美两国已经开始积极并卓有成效地参与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的国际谈判 中,并在八国集团二十国集团以及主要经济体论坛的小规模谈判中起到了主导作用。

近期取得的一些进展让人们对中美两国联手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充满了期待。这一系列进展包括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访华并宣布美中两国共同建立清洁能源研究中心,在七月意大利八国峰会之后的主要经济体能源与气候论坛上的宣言,以及月底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签署的能源与气候谅解备忘录

奥巴马总统准备前往北京参加在那里举行的中美峰会之际,中美两国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也迎来了最佳时机,他们的合作将不仅使中美两国受益,同时也会对世界其他国家在哥本哈根峰会上取得成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七月在主要经济体能源与气候论坛上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提 出了中美在低碳技术与气候变化领域进行合作的十个具体方面,这其中包括能源效率、电动汽车、碳捕获与封存等。表达良好愿望的一般性声明是开始合作之前的一 个必要的步骤,但是,在接下来的峰会上必须进一步充实这个声明,并将重点集中在具体的合作提案上。我们撰写这一新的报告的目的恰恰是提供这样一份提案作为 行动的基础供大家讨论。

在七月签署的中美谅解备忘录中所列出的两国应在低碳和清洁能源领域进行合作的各个方面都应继续实施下去。我们 这份报告中的任何阐述都不应被理解为我们认为某一方面比其它方面更重要。然而,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观点认为:如果不解决过分依赖煤炭资源的问题,中美两 国都无法实现其必须达到的减排目标。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朱棣文部长在10月12日下达了碳捕获与封存“行动令”,在大范围内以低成本的方式积极推广这一技术。

碳捕获与封存是指将二氧化碳从火电厂等大的污染点源中进行分离和捕获,然后通过若干种方法将其储存,包括在地质结构中进行地下封存。我们为中美在碳捕获与封存方面进行合作所提出的提案正是响应了这一需求,用于帮助证明此技术作为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是否可行。

对于中美两国进行短期、中期和长期开发碳捕获与封存技术,我们提出了三个合作领域,以应对潜在的政治、科技、财政以及规章制度方面的瓶颈。

1. 合作对现有的中国工业企业产生的纯二氧化碳(CO2)气流进行封存。中国目前有大约100个设备,为了各种不同的工业目的而产生出高纯度的二氧化碳气流。这一气候污染物未经任何稀释直接排入大气层,从而加重全球气候变暖。中国已被证明拥有巨大的地质存储空间,绝大部分是深层含盐层。降低这种排放的第一步可以是中美两国合作投资于五个地质封存项目,每个项目可以很轻易地捕获由这些设备所产生的碳排放,并且每年封存200万吨至300万吨的二氧化碳。每个项目大约需要投资5000万到一亿美金,其中美方投资2000万到4000万美金。五个项目每年一共可以封存1000万到1500万吨二氧化碳,相当于停驶170万到250万辆汽车。

2. 对改造现有电厂的研发进行投资。中美两国均投入很大精力于建造新一代的整合燃煤发电厂,将发电和捕获、封存二氧化碳合为一体。但是两国均需要在短期和中期 内保留大量的传统发电厂,这些发电厂将来需要进行改造以捕获和封存其产生的二氧化碳。因此,中美两国应该制定出一个战略计划以研发、部署一系列示范设备, 用于对现有煤电厂进行碳捕获与存留改造。该战略计划应由计划中的中美联合清洁能源研究中心提供资助。

3. 催化碳捕获与封存市场。中美两国将需要通过投入公共资金、刺激公私联营来动员私有资本投入到第二阶段所设想的发电厂中。重点应放在开发财政激励机制以鼓励 公司为合作项目进行投资,在最初的时候,应将政府支持的公共资金结构作为通往市场机制的桥梁,例如一项涵盖碳捕获与封存设施并创建一个全球市场以减轻碳排放的碳补偿计划。

这三个领域内的合作能够促进美国在未来5到10年内的碳捕获与封存行动部署,并将会为美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该路 线图不仅仅增加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和消费储蓄,而且其所带来的利益将远远大于美国的投入。正常情况下,到2022年,碳捕获与封存产业将会为美国创造12.7万个就业岗位,这包括设备制造业及基础设施建设行业所产生的岗位。中美双方的合作促使碳捕获与封存行动的五年计划得到加速实施,由此将会使就业岗位增加到43万。而到2022年,加速10年后将会创造94万个就业岗位。两国合作还能使碳捕获及封存的成本迅速降低,并使电力消费者成为最终的受益人。 碳捕获与封存的5年加速将会使美国节约50亿美元,而10年加速将会节约180亿美元。

中美两国在路线图问题上的合作向世人证明了两 国能够在互利的基础上共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我们希望,这里所提出的建议——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话说就是——将会有助于建立一个“积极、合作、以及广泛的”面向21世纪的中美关系。这种关系标志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间的合作进入了一个新的纪元。其他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能够借鉴中 美两国之间的合作,从而就气候变化问题建立起更加广泛的合作。

阅读完整报告:《碳捕获与封存中美合作路线图》[pdf] (点此阅读中文版

约翰•波德斯塔是美国进步中心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莱特是该机构的高级职员,黄立安任独立能源分析师奥维尔施切尔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亚瑟·罗斯主任。

首页图片来自The White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