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难达共识 - 中外对话
气候

气候变化难达共识

利娜•萨义德•科罕认为,各国政府还没有认识到就应对全球暖化的问题在喜马拉雅地区达成地区性共识的重要性。
  • en
  • 中文

珠峰大本营目前正在经历着巨变。一位曾在2008年攀登过珠穆朗玛峰的年轻尼泊尔记者,莎伊蕾·巴斯奈特说道:“通常四月份,营地附近的泉水就都冻结了。可是去年四月下旬我们到达营地的时候却发现这些泉水依然在流淌。”

本月初,在加德满都召开的一次区域性气候变化会议上,我遇到了莎伊蕾。她告诉我,越往山上爬,气候变化的迹象就越明显。随着冰塔的崩裂和坠落,昆布冰崖的位置正在移动。“每年的这个时候,冰崖应该是稳定的。而现在,对于登山爱好者来说,要想攀登它已经变得很困难了。”

巴斯奈特所举的例子同样得到了其他经常攀登这些高峰的登山爱好者的印证,其中一些人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此次由国际组织赞助、尼泊尔政府主持的会议在一家当地的酒店召开。会议聚集了科研人员、政府决策人员、援助机构、记者、以及在喜马拉雅地区工作的各种非政府组织等。

据许多非政府组织报告,村民们观察到冰川有后退的迹象,杏花的花期大幅度提前,同时在海拔更高的地方也发现了蚊子的身影。虽然科学数据还不足以解释这些变 化,加上还存在许多研究上的空白。但是,显而易见的是,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以及兴都库什山正经历着一些变化。

世界银行发表的一项声明说,“通过对某些地区进行详尽的研究后发现,冰川运动模式非常复杂,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对其作出任何推断。而且,单就某一数字作出决定也很危险。”我们需要的是在科学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同时当地的群众也应该参与此类科学研究,因为他们对当地的情况相对更加了解。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 将这一高山地区统称为“兴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HKH),其中就包括青藏高原。而青藏高原永冻层的融化正是导致许多房屋倒塌的原因。一些科研人员认为, “兴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温度升高的速度要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温升速度。”他们表示,“人类以及自然界的方方面面都将会受到影响。”

季风系统对于居住在这片高山地区的居民来说同样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而这些因素有可能因为气候变化而发生改变。今年,尼泊尔、印度、以及巴基斯坦等地的季风来的就比往年要晚,从而导致这些地区的农作物欠收。在这种背景下,在加德满都召开的气候变化会议所蕴含的理念就是召集兴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的所有国家,共同探讨“如何应对喜马拉雅地区所面临的气候变化风险以及当地在应对这些风险时的薄弱之处”。

然而,不幸的是,会议还远不能达成共识。会议邀请了该地区各国的部长出席。然而,有些国家的部长却未能到会。

那 些与喜马拉雅并没有直接联系,却将遭受由于冰川融化所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危害的国家,如马尔代夫。斯里兰卡、以及孟加拉国(该国也将遭受河流洪水泛滥的危 害)等,均全力出席了此次会议。然而,中国却拒绝出席。不丹甚至不屑于参加此次会议。而巴基斯坦仅仅派出了一个低级别代表团,其中包括一名环境部的科员。

然而,有多名高层部长参加的印度代表团显然对会议最后做出一份 《加德满都宣言》极为不满。一位与会的经验老到的尼泊尔记者用尼泊尔语问正在宣读声明的尼泊尔部长,未能达成宣言的原因是什么。这位记者后来告诉我,“除 了告诉我那是份‘共同声明’外,他实在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而这甚至是份未经签署的声明。所以我问他是不是能够在这份声明上署名,这样我也可以在我的报道 中加以引用。”

而这份较为笼统的声明则强调说,“包括兴都库什喜玛拉雅地区在内的南亚地区是气候变化的敏感地 区,它影响着世界一半人口。”这份声明同时还呼吁在各个层面上通过共同努力推进科研及数据的共享,以及技术的应用;由于水资源尤其容易受气候变化影响,因 此,声明呼吁在整个盆地地区适当地采取措施加以应对;它还要求发达国家为应对气候变化以及清洁技术买单。

声明未能提及当地的环境污染以及地区性碳排放的问题——这引起了人们的不安,因为,科研人员指出,“大气棕色云”中积聚着工业排放到高山上的黑炭及浮质,从而增加了温度的升高。

这些黑炭主要来自柴油机、燃煤电厂、森林大火、以及柴火炉和燃粪炉。据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主任介绍,“我们知道黑炭及浮质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目前还没有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

随着山区居民数量的增加,再加上亚洲城市的迅速扩张,这一问题已经日益严峻。尽管黑炭问题并不是一个长期性问题,但是却能造成极大的污染。因此,当地各国需要着手解决此类排放。然而,随着中国每周都开发出一个新的煤矿,印度建成若干座热电厂,我猜,如果考虑到这两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两个地区领导目前是不会愿意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的。

而来自国际组织的与会者则对本次会议持肯定态度。他们宣布将提供更多的资金,并且启动 更多的项目帮助人们增强对气候变化的适应能力。世界银行的克劳迪娅·萨多夫表示,“我们知道在科研数据方面还存在许多空白,我们需要针对不同的小气候对干 预措施进行调整……但是,我希望各成员国已经意识到如果他们不能共同努力就气候变化问题达成区域性共识,那么他们就不要期望能够在哥本哈根会议上达成全球共识。”

利娜·萨义德·科罕:驻拉合尔市自由撰稿人。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所环境发展硕士。

本文最初发表于DAWN。本站在经过授权后,对其进行了翻译和整理。

首页图片: 尼泊尔境内,珠峰大本营,由 Mahatma4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