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气候移民威胁直逼眼前 - 中外对话
气候

大规模气候移民威胁直逼眼前

随着全球变暖现象愈演愈烈,科学家们认为孟加拉国已濒临消失。到2100年,这个国家超过25%的地区会彻底被水淹没,1500万人不得不进行大规模迁移。丽莎•弗里德曼报道。
  • en
  • 中文

[本文经授权转载。E&E出版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高波都满都家族的男人们一个个相继离开了位于海瑞纳加那个泥泞不堪的村庄,都再也没有回去。

最早离开的是高波都满都的两位叔叔。他们都曾靠打鱼为生,但随着每年捕鱼数量锐减带来的入不敷出,两人不得不非法偷渡到印度,成为了当地的建筑工人。捕鱼的收入极其微薄,高波都满都的兄弟们不得不冒着被孟加拉虎袭击的危险在附近的孙德尔本斯原始森林里寻找蜂蜜和木材赚钱。然而,他的兄弟们最后还是带着他的父亲离开了。

高波都满都已记不清楚自己是否35岁,也习惯了自己家族姓氏已被人遗忘,现在,他是整个家族唯一还生活在这座孟印边境被水浸泡着的村庄里的人。

高波都满都的兄弟们对九月那场来势汹汹的潮汐洪水所带给村庄的灾难浑然不知,洪水瞬间吞没了包括他家在内的很多村里人的房屋。村民们说随着捕鱼数量的减少,碱性洪水对稻田灾难性的毁灭还有似乎能将整个村庄吞噬的飓风的频频光临,日子似乎过不下去了。

高波都满都每天都要站在齐腰深的盐化河水里撒网捕捉小虾,以此才能给家里带来相当于1.5美元的收入。他说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生活得以继续。

“我的确觉得有点孤独和难过,但我真的不想去印度”。高波都满都蹲在屋子的门廊上说。这屋子曾是家里的厨房,但现在却成了他们夫妻和两个孩子唯一可以得到庇护的地方。他的胳膊和光着的脚上沾满了一条条瓦灰色的泥浆。地上到处都是泥浆,似乎永远都不会变干。

“我不想离开这个地方,我不想离开这个国家,我喜欢这里。”他说。

但是,很快就会有一天,高波都满都和很多生活在孟加拉国及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们就不再有选择了。

包括美国和欧洲军事专家做出的分析在内,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到本世纪中期,气候变化会导致非洲和亚洲的绝大多数地区不再适宜人类居住。分析家说这样的变化会引发一场规模空前的人类迁移。

但是,很多重要的问题还没有答案:到底会有多少人迁移?他们往何处去?他们怎么去?他们还会回来吗?

专家们估计,到2050年会有2亿5千万的人口迁移,这个数字几乎相当于全美国人口的总和。人口迁移的原因是:地球温度持续升高,最需要雨水的地区出现土壤沙漠化,更加频繁的强烈季候风使易遭洪水侵袭的地方的情况变得更糟,冰山融化带来的其他水灾,不断升高的海平面以及缓慢渗入人类水井和稻田里的致命性盐碱水。

最不可想象的迁移厄运将会降临在诸如像马尔代夫和很多太平洋岛屿国家的头上。这些国家的居民不得不背井离乡,因为他们的家园很可能会被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彻底淹没。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声称,未来10年内,在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最少有2亿零7百万人将缺少饮用水。到本世纪中期,在亚洲,还会有另外1亿3千万人会受到饥饿的威胁。到2100年,非洲的农作物收入将会降低90%,而且科学家们相信那时孟加拉国已经彻底从地球上消失了。

孟加拉国1亿5千万人口生活在由三条水路组成的三角洲内,国家大部分地区都处在仅仅高于海平面6米的地方。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称,不断升高的海平面会在孟加拉国毁灭比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多的农业耕地。到2050年,该国大米的产量会降低10%,小麦的产量降低30%。

到本世纪末,孟加拉超过四分之一的国土面积会被水淹没。

那时,光是在孟加拉一个国家就会大约有1500万人口需要迁移。这相当于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人口的总和。

来自孟加拉国的的气候迁移人口数量将会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而来自莫桑比克,图瓦卢,埃及和越南的迁徙人口将会彻底改变世界的面貌。

前马尔代夫政府高级顾问爱德华·卡梅隆说:“这是史上最大的人类迁移,这跟我们以往知道的不一样。我们说的是人类从敏感的地区向更为敏感的地区转移”。

从某种程度上说,大型的人类迁移活动并非史无前例。毕竟从人类祖先离开东非的那时起,人类就不断地进行着迁移活动。但是这样的迁移并是人类开拓者或者冒险家们想要在新的土地上寻求机会,而是像社会科学家们所说的那样,是“不得已”和“毫无准备”地迁移到陌生的甚至可能是恶劣的新环境中。大部分即将迁移的人群现在每日的生活费仅仅只有1美元。

迁移首先会发生在国家内部。科学家们注意到农村和沿海地带的家庭开始向城市迁移,因为天气状况对在城市里谋求生计的家庭的影响不像对农村家庭那样大。在全球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这样的趋势正在进一步加深,然而在城市里,人口急剧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就业机会的增加速度和基础设施的建设速度。

40岁的穆罕默德·阿尤布·阿里就是城市里形形色色移民人群里的一员。阿里家里的农作物常年欠收,九月凶猛的洪水给了他致命一击,他不得不离开了位于孟加拉中部的家乡舍尔普。

现在,阿里骑着一辆非常显眼的粉橘色人力车在首都达卡密密麻麻的街道上穿行,在这里他每月能赚到相当于15美元的收入。他跟母亲、妻子还有两个孩子一起生活在一间简陋的铁皮屋内。

阿里说:“这里生活的也不怎么样,但总比那好。 ”达卡大约有350万人,40%的人和阿里一样生活在贫民窟里。世界银行预计,到本世纪中期,会有一半的孟加拉人移民到中心城市。

迁移其次发生在国与国之间。军事专家预计:由于急需食品、水源和就业机会,大量移民涌入资源也并不丰富的领国致使暴力和冲突不断升级。

届时,即使美国和欧盟这样的富裕国家更多关注的是国际分歧这样的“大事”,他们也会被要求帮助安置国际移民。

可可·华纳是联合国大学环境移民及社会脆弱性和适应性部的负责人,他说:“那些现在最脆弱的、生存都成问题的、面临缺少清洁水源和疾病挑战的以及需要获得教育的人们受到的影响将会最大。”

因为孟加拉国人口密度高,问题就显得更加严重。研究员詹姆士·潘德在最近有关孟加拉国的报道里写道:任何环境问题引发的灾难“不可避免地会影响上百万的人口”。他估计到2080年的时候,现在在孟加拉国沿海地区生活的5千1百万到9千7百万居民几乎都要搬离。最糟糕的是,很多人甚至没有经济能力搬走。

世界银行驻达卡办公室水利专家卡瓦加·名纳图拉说:“如果制造温室效应气体的人们不能控制碳排放,很多易受影响的沿海地区就会彻底被淹没”

他还说:“那些脆弱的、没有受过教育的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移民到美国、加拿大和澳洲。这样孟加拉国内那些不那么容易遭受影响的地区就增加了压力。”

20岁的阿米娜生活在孟加拉国西南部甘布拉附近的村子里,潮汐洪水将她家的房屋墙面彻底冲毁,倒塌的墙体砸断了她的锁骨。她跟丈夫看医生的钱都没有,更别说搬家了。她坐在年久失修的茅屋前说:“生活在这儿的人都是穷人,我们哪儿也去不了。”

但是,在土地一瞬间即可被海水吞没的甘布拉和孟加拉其他地区,气候移民已经开始了。

像达卡这样的城市已人满为患,虽然政府官员不愿意承认,但是孟加拉人偷渡到印度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多。印度也早已觉察到了孟加拉人的非法移民行为,在孟印边境上开始修建类似于竖立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上的隔离围墙。印度考虑通过这样的方法阻断来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

对于像这样令人迷茫的未来,人类不由得想否认它。而孟加拉国的专家们对此事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有的坚持认为气候变迁的问题应该越早提上日程越好。

有的专家称大规模离开国境的迁移活动意味人类对全球变暖问题手足无措。这甚至是他们不想去承认的一个未来。达卡私立大学主任奥玛·莱曼说:“气候难民的主意占据了我们太多的时间,这是未来天启性的事宜”。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孟加拉代表艾南·尼沙特说他对人类要迁移的预测持怀疑态度。他还争辩道:就算预测是真的,但孟加拉现在急需的是改良的基础设施、能抵御飓风的栖身之处、完善的洪水警报系统以及可靠的食品安全系统。

尼沙特说:“人们会离开吗?也许在100年内会,但那不是我现在所关注的事情。”“生活在海岸带地区的人们每两周就要遭受到一次水灾,可他们不还在那吗?不也没离开吗?现在还不是考虑那么多的时候。我关注的是现在正在发生的自然灾害”。

今年,西方世界会对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不休。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想要说服国会通过“限额和交易”议案,而欧盟正在竭尽全力地落实减少排放的计划。充满经济活力的中国和印度已开始付诸行动,关于到底要对急速增加的排量负多少责任的辩论声在这两个国家内此起彼伏。

生活在海瑞纳加的人们对外边的世界知之甚少,这里的人们说他们可能等不到政治家就全球某一问题达成共识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俗话说积土成山,积水成渊,每个家庭都在做着痛苦的决定,也为更为残酷的事情的到来创造了机会。

高波都满都说:“这里越变越糟,我觉得这里不会变好了。”他的妻子科娜戴着一条红色的花纹头巾,头巾随意地勾勒出她脸上的轮廓。她一边在腿上颠着三岁的女儿一边说,她也想留下,但对于这个家的未来,她却显得很现实,她说他们也许会去库纳,库纳是一座新兴港口城市,坐车去那里需要两个小时。

高波都满都的兄弟们住在科尔科达的郊区,他们告诉他那里不错。高波都满都说他的兄弟们想让他也过去,而且说那里的收入也要比这里好。

有着那座守望着郁郁葱葱乡间风景的小茅屋,还有着虽然在洪水里失去一切但仍然会给来访的陌生人送上一盘鸡蛋的善良村妇,海瑞纳加是高波都满都家族三代人的故土。

高波都满都说:“我会做任何我能做的工作,但是最后我可能还是会离开,因为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

人类迁移史昨日的泪痕

人类迁移活动已经发生了几个世纪。气候科学家们称全球变暖现象造成的人类迁移活动将比以往规模更大,速度更快,到本世纪中期迁移活动将会涉及全球2亿人口。
 

以下是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大型人口迁移事件:
 

• 奴隶交易贩将1200万至2000万的黑人从非洲贩卖到美国。

• 1880年到1910年间约1700万东欧和南欧人进入美国。

• 19世纪,约有100万爱尔兰人因为马铃薯危机而被迫移民到美国。

• 1939年到1945年间,纳粹德国将约700万至800万的人口驱逐出境。

• 1947年印度次大陆分裂后约660万穆斯林被迫迁徙至巴基斯坦,540万印度教徒和锡客教徒移民至印度。

• 80年代早期约500万阿富汗人在前苏联占据阿富汗时背井离乡。

• 1994年超过200万的卢旺达人在种族灭绝中逃离该国。

据联合国估计,目前全世界共有大约1亿7千万的国际移民。

丽莎·弗里德曼是E&E出版公司的记者

[本文经授权转载。E&E出版公司2009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IRRI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