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兹南大会结果怎样? - 中外对话
气候

波兹南大会结果怎样?

最近在波兰举行的气候变化谈判不欢而散。为何成果甚微,接下来怎么办?谭•科普塞报道。
  • en
  • 中文

由于政治惯性和经济危机,人们对最近在波兰波兹南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望值比较低。即便如此,会议成果之少,还是很出人意料。波兹南大会议程上的一些关键问题,现在必须在2009年12月丹麦哥本哈根大会之前予以解决。更糟的是,谈判不欢而散,发展中国家对气候变化适应资金问题予以反责。

谈判还暴露了全球变暖的科学认识和各国的行动意愿之间的脱节。把“新绿色协议”作为同时解决经济衰退和气候变化的手段谈论甚多,然而,几乎没有证据显示发达国家支持自己的减排政策。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建议,到2020年在1990年水平上减排25%至40%,但多数发达国家为较之低得多的目标而辩解。

会议最后一天,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在发言中表示:“对于科学家们极其清楚地告诉我们政府所必须采取的紧急措施,很多人似乎依然没有感到相应的紧迫感。”戈尔赞成全球大气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350 ppm的目标,大大低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所建议的450 ppm。当前的预测显示,温室气体浓度可能上升到高于这个点,可能导致温度上升3°C至5°C。这将给人类造成可怕的后果,突显在波兹南的点滴努力。

实际结果怎样?

随着宣布启动一个帮助最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基金,会议达到了高潮。资金来源为清洁发展机制(CDM),根据联合国的这一制度安排,允许负有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义务的富裕国家投资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项目。当前的基金价值估计为8,000万美元,从现在开始到2012年,这一数字将获得大幅提升,但是无法达到联合国所宣称的发展中国家数十亿美元的需求。来自这些国家的反应是并不认同,资深的印度谈判代表普罗迪普托·高施表示:“这是最令人难过的时刻之一。在发展中国家,我们每天目睹一幕幕的悲剧在发生,而面对无法承受的人类灾难,我们看到的是冷漠无情、明争暗斗和含糊其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伊沃·德布尔为不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金的决定进行辩护,强调提供更多资金的想法不是 “工业化国家反对”,而是“政治上时机不对”。

砍伐森林是另外一个症结所在。关于“减少发展中国家砍伐森林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排放”的谈判(REDD)逐步取得进展,但是存在争议,原因是一份临时协议未能提及原住民权利,在生物多样性方面未采取强硬立场,以及没有包括大型碳汇的泥炭地。而且,尚不清楚估算是用“净”排放还是“毛”排放:“净”排放估算方法可能使一些国家继续砍伐现有森林并以植树补偿。这一过程将导致栖息地和生物多样性的大量丧失。

清洁发展机制的改革也陷入停顿,许多方面存在分歧,尤其在来自未来捕获和储存二氧化碳排放项目的碳信用是否包括在内上面。

为何成果甚微?

会议受到了近900公里之外的布鲁塞尔谈判活动的影响,在那里,欧盟在为其自身的气候协议而谈判,直至波兹南会议的最后一天。欧盟达成的一揽子目标和政策软弱无力,缩手缩脚。欧盟承诺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20%,但是减排留有很大的余地,允许从欧洲以外的地方购买碳信用抵充。协议对污染行业和东欧排放增长同样采取温和路线

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所有松散地联盟起来的“雨伞集团” (Umbrella Group)成员国,也在谈判中扮演了妨碍者的角色。美国无法在政权交接时期作出坚定的承诺,而对于加拿大、日本和澳大利亚,在他们自身排放正处于急剧上升之时,在作出承诺上小心翼翼。加拿大因为不断妨碍达成减排目标协议的进展而获得了“气候行动网络”——由超过430个非政府组织组成——授予的“每日化石奖”。加拿大还主张把提及原住民权利的内容从关于砍伐森林的协议中删除,并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一位曾获诺贝尔奖的加拿大气候科学家的出席。

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通过这次会议提供了一些少有的切实成果。巴西宣布计划大幅减少在亚马逊雨林的森林砍伐,而墨西哥、韩国和南非均宣布了本国的减排计划。然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印度仍不愿意设定减排目标。对于发达国家不愿履行他们的减排承诺、认真对待发展中国家关于技术转让、资金、适应和能力建设的建议,中国代表表达了失望。波兹南会议可能扩大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立场分歧。

接下来情况会怎样?

在气候变化方面,所有目光都集中在美国总统当选人巴拉克·奥巴马的新政府上。奥巴马曾经表示,在他的领导下,美国将重新加入谈判进程。美国参议员约翰·克里在会上提出,美国会承诺到2050年减排80%。短期内,美国可能把重点放在一个更小的目标上,即到2020年使美国的排放回到1990年的水平。这意味着从目前的水平减少15%,但那是否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开始减排的一个足够强烈的信号,尚不得而知。

很多人认为,中美关系将决定全球减排努力的成败与否。奥巴马一旦就任总统,可能需要承诺更大的减排以及就气候变化问题直接与中国接触,包括十分关键的四大问题:技术转让、资金、适应和能力建设。

哥本哈根倒计时

2009年将是繁忙的谈判年。在三月底和六月,将在德国波恩举行大会,制定哥本哈根协议的文本草案。UNFCCC同意将有关新的减排目标的讨论推迟到这个时间点上,为美国制定新的政策留出时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建议增加召开两次会议。哥本哈根大会本身已推迟一周,波兹南大会也讨论了进一步延长这一进程,在2009年增加一次会议。

如果在哥本哈根没有达成一份包括所有发达国家进一步减排的协议,就会对UNFCCC进程及其取得成果的能力提出严峻的问题。经历了波兹南的失望之后,哥本哈根的谈判决不能失败。

谭·科普塞:"中外对话"运作和发展主管。

首页图片由Oxfam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