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全球变暖 - 中外对话
气候

科技与全球变暖

在为“中外对话”撰写的系列文章的第二篇中,伊恩•哈维指出,知识产权将促进低碳技术的投资、创新、扩散和发展。
  • en
  • 中文


很少有人知道,知识产权支撑了欧洲的工业革命,在经济增长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发起一场新的清洁能源革命中,知识产权将成为不可或缺的刺激因素:促进低碳技术的投资、创新、扩散和发展,从而限制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将为创新提供动力,有关知识产权是“技术转让的障碍”的任何论调无疑都是错误的。在外部因素定价中有必要进行政策干预,让价格信号推动市场的发展。 

知识产权为创新提供了动力,并能促进在开发、销售和安装新技术中的风险投资。历史表明,这类投资多数以失败告终。但是,如果有一个可预测的商业环境,投资成功后不会出现“摘桃子”(竞争者复制或强制许可)的风险,公司将依然会投资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风险项目。 

市场是传递新的低碳产品最快和最有效的途径,这需要建立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在外部因素定价中有必要进行政策干预,让价格信号推动市场的发展。任何市场失灵都必须在通常维持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的情况下予以解决。 

英国工业革命的发端生动地提醒我们,专利制度给我们所带来的一切以及对高风险新技术投资的影响。詹姆斯·瓦特之所以有可能发明蒸汽机,仅仅是因为专利制度使他能够筹集到巨额的资金,以继续其发动机的长期研究,尽管最初经历了多次的失败,而且其第一个支持者也为之破产。维多利亚时代的实业家充分发挥专利制度的作用,在接下来的250多年里持续改变着西方的经济福利。 

总之,知识产权提供:企业对旨在符合市场需求的风险项目进行投资的动力;进行技术转让交易的法律明晰性和确定性;知识产权持有人对于如何使用其发明的选择——拥有知识产权有别于对收取多少费用和是否收费作出决定,亦有别于防止他人通过后一发明和相关的知识产权阻止使用一项技术的能力。具体如下: 

投资的动力 

要使低碳技术真正具有竞争力的技术发明数量可能非常大。为了开发新的低碳技术,企业必须在研发上投资。为了吸引充足的资源,那些投资需要在成功地创造出新的产品之后产生诱人而持续的回报的动力。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提供了这一动力。如果投资获得成功,它们提供了能够赢得滚滚财源的明晰性与确定性。如果企业具有知识产权所提供的能够从成功中获益的合理确定性,就会在风险项目上投资——哪怕成功的可能性很低。 

在短时间内发展创新性的低碳技术,需要在诸多的技术和产品上大量投资。多数投资者将失去他们的赌注,而少数投资者将变得非常有钱——为获得我们改变世界的必要技术而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强有力的、可预测的知识产权制度为产生这些巨大的回报创造了环境。 

生物技术和遗传研究行业就是一个例子。多数生物技术公司都失败了,但是公司中数额相对不多的政府资金以及数千亿美元的后续投资,如今正开始创造出让患者受益的治疗方法。一项理性的分析表明,生物技术投资者整体而言得不到良好的投资回报。然而,进行投资就是希望能带来回报,而且有些公司,例如安进(Amgen)和基因泰克(Genentech),显然大获成功。在这个行业,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是进步的基石。 

强制许可与市场失灵

阻碍私营部门技术发展的一个快捷方法,就是通过强制许可减少技术开发者的潜在回报。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的美国,通过对大约100家公司作出同意判决,这种情况就曾大规模发生。如果我们要促进诸多新技术的开发,满足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需要,就必须创造一个政策环境,掀起一股历史上最具深远意义之一的投资热浪。通过降低技术开发回报的干预,例如任何新技术都可能被授予强制许可的特定或潜在威胁,投资热浪是不可能出现的。对强有力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各种威胁,例如很容易就能获得强制许可,可能成为投资的强大障碍。

让市场解决这个问题的问题在于,多数低碳技术以当前的价格还不具备成本竞争力。如果没有适当的价格信号或者压力,如限额与交易/碳信用项目以及排放限额规定,如《京都议定书》或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标准所规定的那些内容,那么,与化石燃料相比,当前的低碳技术在短期内不可能具有市场竞争力。政策制定者的首要问题是解决这些市场失灵情况下的定价问题。未能解决碳定价外部因素,任何理论上的“知识产权约束”都是微不足道的。 

任何市场失灵的解决途径,都应避免损害知识产权制度所带来的利益。 

技术转让的法律明晰性 

不论你想要免费转让一项技术或者授予许可,除非你能够确定你想要转让的东西是什么,否则就无法办到。你无权转让不属于你的东西。知识产权提供了法律上的明晰性和确定性,是否标上价格则是一个其后的决定。知识产权为技术转让的法律协议提供了框架,没有知识产权,协议就无法明确。 

通过知识产权,人们可以利用相关的联合授权建立可执行的全球和兼容标准。 

选择的自由 

知识产权的建立和拥有大大有别于决定如何使用知识产权,没有知识产权就没有选择:既没有东西给予,也不能转让(或出售、授予)权利,让他人能够在其进一步的发展上投资。 

所有权明晰就可以自由选择如何行使所有权。以开源软件为例:版权是支持开放源代码的基本知识产权。没有版权,你无法具体说明你放入开放源代码中的东西,也无法证明它不属于其他人。关于知识产权术语的混淆以及知识产权作用的误解,开放源代码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开放源代码的正确定义是源代码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开发。然而,很多人认为,这意味着“没有知识产权的免费软件”:只有存在知识产权,开放源代码才行得通,因为知识产权清楚地规定了放在公共域中的是什么,没有人能对其宣称拥有所有权。对于很多开源软件,消费者必须付钱,因为它取决于这类软件的开发者是否收费。开放源代码是软件业的一个不同的商业模式,但是完全建立在事先存在知识产权——主要是版权——的基础之上。 

任何合作开始之前,都必须在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使用上取得一致。英国石油公司在中国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的清洁能源合作项目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是英国石油公司出资合作的第四个此类技术研究中心,也是中科院最大的国际合作项目之一。就如何处理知识产权问题(包括知识产权的背景、前景、相关信息以及新的知识产权)花了两年的时间进行讨论、谈判并达成协议。对于合作架构,双方皆大欢喜,清楚、公平而且平衡,为双方合作、投资和有效工作提供了动力。 

技术扩散 

申请专利要求公布技术。对于那些研究人员而言,这是一个有价值的工具,因为这是一个容易获得的资源,尽管常常未获得充分利用。公司可以选择尽可能长时间地让他们的方法保密,减少他人借以利用的能力。专利公开的要求促使专利及早传播,促进技术扩散。 

防止阻碍专利的使用 

没有任何专利授予会导致一项技术的使用受阻或者受限。在1930年代,英国发明了青霉素,那时候不可能给医学发明授予专利,而且这通常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这项技术在1940年代初转给了美国政府,以作进一步的研究和生产。生产青霉素的美国公司将生产技术申请了专利,当英国在1940年代中期想要生产青霉素时,英国公司必须向美国公司支付大量的专利费,以获得使用其专利生产技术的权利。如果美国公司选择那么做,它们可以拒绝授权并完全阻止英国公司进入市场。假如英国自己申请了青霉素的专利,在青霉素上所发生的问题就会得以控制。即使他们没有向美国公司收取青霉素的生产和销售权费用(专利使他们有权这么做),英国可以协商达成生产青霉素的免费授权。 

重要的技术,即使最初是由公共部门提供资金,应该依然获得专利保护。专利所有人享有专利权,因而能够决定和控制专利如何被使用。

 本文是知识产权与低碳技术系列文章的第二篇。点击察看其它文章    

 关于中国知识产权的谬论

低碳技术中的知识产权问题

知识产权与低碳技术

伊恩·哈维:英国知识产权协会主席。本文内容包含承担托尼·布莱尔《打破气候变化僵局》报告和气候组织的工作。

 

伊恩·哈维版权所有,2008年10月

首页图片由Lori Spind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