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成气候协议缘何困难重重 - 中外对话
气候

达成气候协议缘何困难重重

要解决碳排放的问题,需要各个阶层的参与者在至少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同心协力。然而,马丁·沃尔夫写道,现在需要的是尝试。
  • en
  • 中文

关于人为原因导致气候变化的争论有了新的变化:美国加入了。但是美国的加入,或者说起码布什总统的加入,既不是热情的,也不是无条件的。尤其是在日本举行的八国集团首脑会议讨论中,布什强调中国和印度必须参加。就这一点来说,他是对的,因为没有重要新兴国家中的领头羊的参加,气候问题不可能解决。然而问题在于它们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参加。

这样一来,有关气候变化是否真的是人为导致的以及人为原因导致了气候变化的程度有没有得到正确估计的争论就会被忽视。我找到了一些有说服力的论断可以证明行为的合理性。哈佛大学马丁·威兹曼教授的主张尤其令人信服。他认为我们需要花大力气来消除大灾难的危险。反对这种观点的人就不用再往下看了。

英国政府2006气候变化年度报告的作者,伦敦经济学院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在最近一篇很有意思的论文中分析了这些问题。他从一些简单的建议入手:首先,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为百万分之四百三十,并且以每年百万分之二的速度增加;其次,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将其浓度控制在每百万分之四百五十到五百之间;最后,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必须在接下来的15年内达到峰值,并且到2050年为止减少50%,这相当于1990年的水平(大约是2005年水平的90%),到那时全球平均排放量必须仅为每人两公吨。

历史趋势和现有的排放水平显示出这样的目标相对于现在的放任自流的状态是一个多么大的转变。每人两公吨的排放量仅是目前美国排放量的10%和中国排放量的50%。然而,斯特恩争辩说如果要重视风险,这个目标必须实现。等待的越久,情况就越糟,削减排放量的任务就越重,因为这些气体能保持好几百年。

但是如何实现呢?任何有关的政策都必须有效、高效和公平。让我们依次检验这些标准。

为了能产生实际效果,相关政策必须能显著减少排放量。这就意味着任何行业和几乎所有国家都将受到影响。占世界近90%的人口且到2050年将产生全球排放量中的大部分气体的发展中国家必须要做出实质性的贡献。就这一点来说,布什是正确的。世界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的长期目标为每人两公吨,它不允许任何国家大幅度超过这一数量。

这其中隐含的行业性限制也是很引人注目的,我们必须努力制止像砍伐森林这样的行为,因为每年人类气体排放中大约17%由它所造成;电力生产必须在2050年前实现无碳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从现在到2050年期间将增加23亿辆机动车,这个行业也必须基本实现无碳化。

高效的标准容易定,但很难接受:降低排放量的次要成本必须在全球各行业中实现统一。碳的价格,不管它是由“限额与交易”的排放机制所定,还是由碳税或是以上几种的结合体所定,都必须全球统一。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排放国,收取排放费也是极其必要的。

中国每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相同的购买力标准)所产生的排放量是美国的2倍、日本的3倍,因此,最先进的技术必须尽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然而,现有的低排放技术还没有在全球充分推广。斯特恩认为,如果能够实现这一技术的全球推广,到2030年为止,将每年可减少50—100亿公吨的排放量(相当于2005年排放量的10%—20%)。

在开发和增加商用技术以及创造新的技术方面也必须花大力气。由于我们所需要的技术尚不存在,这一现状使得对要实现这些目标到底需要多少钱的估计只能是一种有根据的猜测。斯特恩所说的全球总产量的1%这个数据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然而,如何实现公平才是最棘手的问题。全世界各地都必须减少排放量,但是不应该由所有的人来承担这样的成本。有三种强有力的证据说明为什么这样的成本必须由高收入国家承担:第一,是他们导致了目前这样的问题;第二,他们的人均排放量仍然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第三,他们有能力承担这样的成本。全球现有的人类所排放的温室气体中有五分之三是由高收入国家造成的。2004年,美国的人均排放量是中国的5倍和印度的17倍。

但是,我们怎么能够在保证全球碳价格一致的同时,又能把降低碳排放量的成本加给那些富国?方法之一就是为发展中国家降低排放量付费,但是也并不因他们没有达到减排目标而对他们进行惩罚。其实这样的机制已经存在,即“清洁发展机制”。它的主旨非常合理。但其难点在于如何定义和衡量标准,如何检测实绩和覆盖所有国家。

但是不管这其中的难度有多么大,斯特恩建议一直到2020年全世界都必须采取这种方法,这其间发展中国家也必须采取限制性手段。斯特恩认为,目前这种机制特别需要从一个以项目为基础的机制发展为一个可能以行业特殊效率目标或技术标准为基础的大规模机制。这种方法在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能奏效吗?坦白地说,我对此表示怀疑。但是,看起来这是唯一的出路。而且,就算在2020年让发展中国家接受这些限制也必然是困难的,因为他们的起点是不平等的。

八国集团首脑声称已经取得了进展,但这简直是信口开河。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达成所有必须的协议,尤其是和那些发展中国家。他们只是在他们中间迈出了第一步。甚至在他们自己国家里,用来保证实现必要的减排目标,即到2050年为止降低75%——90%的排放量的政策还没有到位。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复杂的集体行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各个阶层的参与者在至少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同心协力。然而,现在需要的是尝试。如果不是我们,那么是谁呢?如果不是现在,那么是什么时候呢?

 

来源:www.ft.com/

金融时报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KM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