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人们为什么热衷于栽杨树?

种植速生的杨树可能是一有利可图的绿化办法。但蒋高明指出,高密度、单一树种的人工纯林对国土生态贻害无穷。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目前,我国轰轰烈烈的造林运动呈现出一些令人担忧的现象。几十年来,大量发展人工纯林的传统不但未有改观,反而愈演愈烈:原来的“南方杉家浜,北方杨家将”,现已发展到了“东西南北中,全是杨家兵”。如今,杨树已经南下江南,接近了南岭。甚至有人还在海南岛策划杨树育苗基地,试图将杨树栽到海南岛。

只要驱车绕山东一圈,就会发现该省到处都是杨树幼树、幼林,很难见到多样化的乡土树种。北方甚至江南各地的公路和铁路两侧,也以杨树居多,杨树中又以“107”、“108”或三倍体毛白杨之类的“人造品种”居多。笔者小时候,山东乡村的本地树如楸树、枫杨、侧柏、白蜡、国槐、榆树、苦楝、梧桐、板栗、核桃、皂角、香椿、臭椿、合欢、垂柳、旱柳、紫穗槐等等,都是随处可见的,而今几乎被清一色的杨树所取代了,而这个变化几乎是一夜晚之间就完成的。记得笔者大学毕业(1985)那年,农民们将河道两侧好端端的森林整体砍伐了,从此栽杨树至今。

那么,为什么人们喜欢栽杨树呢?利益使然。杨树消费的终端在城市,现在蔓延到城镇这一级。人们对杨树的使用,不是利用其整体木材,而是将其剥成一层层的薄皮(厚约2~3毫米)使用。将杨树木皮再贴到高密度板上,制造所谓的人造板材,用于城镇大规模装修或制作粗陋的家具。因为市场巨大,由此出现了一系列产业,即种植-砍伐-运输-销售-加工-再销售-装修。在华北某市,仅木材加工厂就有几百家。这种木材加工过程造成大量环境污染,化学黏合剂如脲醛树脂胶制作的木材会释放剧毒的甲醛,长期接触该类黏合剂严重威胁工人们的身体健康甚至生命安全。

由于有很好的去向,杨树价格一路上扬,目前市场价格高达1300-1400元/立方米,接近了名贵木材如楸树和香椿的价格,后者1700-1800元/立方米。因楸树和香椿不能剥皮使用,只能做木材,其用途反而不如杨树大。有了这种畸形消费,全国上下大种杨树就不难理解了。

有人说,杨树长得快(华北地区7-10年可以成材),且用途大,老百姓喜欢,多发展不是很好吗?殊不知,长得快“烂”得也快。人造板材是“驴粪球表面光”,做家俱五六年就坏,用做装修材料亦然。因为价格便宜,扔掉了谁也不心疼。全国上下出现装修热,消耗了大量沙子、水泥、砖头、石膏、石头不说,杨树人造板材装修产品因其粗糙,坚持不了几年,很快就将那些大量的不可再生资源或部分再生资源浪费掉了。杨树寿命短,木材质量差,制作的成品寿命短,难以固定日益增加的大气中的二氧化碳。相反,那些固定在优质木材中的碳,用其制作的家俱或者建筑材料,能够坚持数百年,可起到很好的碳固定作用。

高密度、单一树种的人工纯林对国土生态贻害无穷。有人用“绿色荒漠”来形容人工纯林的问题:其一,地表覆盖率低,水土保持能力差;其二,生物多样性极差,生产力下降,我国享有人工林面积世界第一的美誉,但我国人工林生长量全球倒数,这正是由于人工纯林本身的生态学问题造成的;第三,土地生产力不能维持、不断衰减,需要像经营农田那些大量施肥和打药;第四,生态系统脆弱,极易感染病虫害,导致大面积损失;第五,景观单调,一些风景区以及公路、铁路沿线的人工杨树林在景观上毫无美感可言。

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二战”以后也发展了很多杨树、柳杉等速生林,但那是特定时期出现的现象,是以“木材栽培业”的方式经营的,与我们现在的做法有本质区别,更何况当前意大利、法国的杨树栽培业已经衰退,并没造成灾难。如意大利杨树造林即使在20世纪50~60年代的鼎盛时期,也只是局限在波河平原一带,杨树林不超过该国森林总面积的2.5%。现在,意大利986万公顷森林中,天然半天然状态的森林高达98.6%。

日本早在30年前就致力于对人工纯林天然化改造,近来又进一步强调大力推进复层林作业、天然林保护和择伐作业,提高森林质量,以确保森林多种功能的长期有效发挥。这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在国外,除了商品林,很难发现有成行成排栽植的人工纯林。而目前我国造林人工痕迹异常明显,有些甚至像军人站队那样要求整整齐齐。不是按照森林的自然规律办事,而是完全按照人的意志,迎合低俗的市场需求。整齐化一的杨树“横行”天下,就说明我们对森林生态系统的综合功能缺乏考虑。

强烈呼吁国家在森林经营上多考虑乡土树种,增加生物多样性。在考虑速生以获得木材的同时,还要充分考虑那些缓生而经久耐用的优良木材,逐步改变杨树“一统天下”的局面,充分发挥森林生态系统应有的功能。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他提出的“城市植被”概念和“以自然力恢复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等观点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