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非洲的威胁是什么? - 中外对话
气候

气候变化:非洲的威胁是什么?

非洲是一个导致气候变化的极小因素。但瑞切尔•欧登果指出说, 非洲正遭受着气候变化所带的极大影响。现在是采取平衡发展措施来帮助贫穷国家应对全球变暖的时候了。
  • en
  • 中文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十二次会议目前正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会期为2006年11月6日到17日。来自180多个国家的代表聚集在这里,就气候变化这个人类所面临的最大威胁进行讨论。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指出,非洲将成为受气候变暖影响最大的大陆,而最大的原因就是人类活动。但是,在围绕气候变化的讨论中,非洲能扮演什么角色呢?

几乎所有的非洲国家都签署并且批准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但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依然是非洲大陆。环保运动者们认为世界各国政府应该对此负责,因为他们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降低其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无法有效地治理温室气体排放已经在非洲许多国家造成了恶性后果,如缺水、干旱、持续的洪水以及其他灾难。

今年,肯尼亚有一段时间极度干旱。成千上万人失去了他们的财产,还有一些人失去了生命。肯尼亚一直没有从1997年那场可怕的大洪水中恢复过来,雪上加霜的是,气象学家指出,来年肯尼亚很可能还会遭受厄尔尼诺现象引起的大洪水。肯尼亚山和乞力马扎罗山的积雪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溶化,引起了当地的缺水。疟疾在过去并未流行过的高地地区也增多了。

位于肯尼亚西北部的图尔卡纳地区是世界上最为干旱、卫生条件也最为恶劣的地区,这里已经感受到了气候变化对肯尼亚的冲击了。但是图尔卡纳人已经适应了严酷的环境,在这里过着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在下一个雨季到来之前的漫长的九个月里,他们不断迁移,寻找泉水和牧场来喂养牲畜。他们把雨季称为“阿基皮洛”,在3月到6月之间会随时到来。但是,今年的“阿基皮洛”却不足以让牧场完全恢复,泉水的水量也减少了。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肯尼亚项目的经理格扎汉•科伯德说,肯尼亚北部的大部分居民点没有能力应对反常的天气情况,“对于肯尼亚北部的人们来说,干旱比任何旷日持久的冲突更具毁灭性”。但是,下雨的时候,原本严重干旱的地区又会变成洪水滔滔。

Effects of drought seen in Namibia, southern Africa

Mike

肯尼亚市民团体在其最近的一次论坛上指出,尽管非洲国家自身还远未实现工业化,却要遭受由那些工业化国家的“奢侈排放”所造成的后果。比如,非洲气候网络的格雷丝•阿库姆认为:“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会议上,我们不想要那些转移注意力的措施。当非洲人民因为工业国家的奢侈排放而生命垂危的时候,我们只需要切实的解决办法。”她又补充说,“这是一个事关生死的问题。”

要达成一个更加公平的气候变化协议,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清洁发展机制”(CDM)被认为能够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针对贫穷国家的平等性,在讨论起其实施情况时,阿库姆觉得非洲很失望,她说:“截至今年9月,非洲只有五个(CDM)项目,而其他500个项目全在欧洲和其他拉美及亚洲发展中国家。”她认为非洲国家政府应该带头反对类似的不平等发展项目。

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关键目标之一,就是在2015年之前将世界的饥饿人口减少一半。但是有人担心气候变化会使这个目标成为泡影。那些全球气候变暖的主要元凶应该提供资源,帮助那些受害最重的地方适应状况。但是,责任不应该只放在那些富裕国家手中,就像基督教会联合会的杰西·姆干比所说的:“我们的气候已陷入了灾难,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但也是我们的责任。尽管应该由工业化国家来担负这个责任,但我们也有责任来处理陪伴我们的全球变暖问题。”姆干比说,在2012年《京都议定书》到期之后,无论达成什么协议,其中都应该包括提供特别基金帮助脆弱地区适应气候变化的条款。他认为,帮助这些地区进行改造,不是一个慈善问题,而是公平问题。由于发达国家是在牺牲他国的基础上进行发展的,因此只有对那些因为他们而遭难的最贫困国家进行补偿,才显公平。

基督教援助组织的安德鲁•彭德勒顿告诉我,英国的环保运动者们正在向英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为工业化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给贫穷国家造成的危害进行补偿。他说,“托尼·布莱尔应该把他所承诺的款项和政策落到实处”。彭德勒顿还说,工业化国家应该支持贫穷国家发展清洁和低碳技术。

尽管为了让非洲参与到气候政治中作了许多努力,但非洲气候变化措施的落实却进展甚微。非洲国家现在应该带头,在公众领域里赋予气候变化应有的重要性。

瑞切尔•欧登果是肯尼亚广播公司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