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迫在眉睫的真实危险 - 中外对话
气候

全球变暖:迫在眉睫的真实危险

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大卫•金说:那些怀疑论者们错了:科学证据说明气候变化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威胁,迫切需要人们认真采取措施。
  • en
  • 中文

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并不是一门新出现的学科。事实上,早在1827年,法国数学家约瑟夫•傅立叶就首先发现地球大气层吸收了本来会散射到太空中 的热量,于是提出了温室效应这一概念。如果不是因为“温室效应”,今天地球上的生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全球的平均温度不会是我们现在体验的相对温和的 15摄氏度,而会是零下19摄氏度,同时昼夜温差也会比现在大得多。

1860年,爱尔兰籍英国科学家约翰•廷德尔发现造成温室效应的因素不是大气里主要的氮气和氧气,而是比较少量的其他各种气体,特别是水蒸气、二氧化碳和甲烷,于是人们就把这些气体称作“温室气体”。

最早的全球变暖计算是瑞典化学家(1903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斯凡特•奥古斯特•阿累尼乌斯在1896年进行的,他估算出了人类燃烧多少矿物燃料就会使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水平增加一倍,从而导致全球气温平均升高5摄氏度。

而他的计算结果和事实相差并不远。最近在一些世界性的研究中心(包括哈德利气候预报研究中心)用庞大的计算机程序进行了计算,结果发现在二氧化碳水平增加了一倍之后,全球各地的温度升高了1.5 – 6摄氏度。

而这种温度升高则会在更高端造成巨大的影响,例如,冰期和温暖时期之间的气温差异会达到大约5-8摄氏度。

我讲述这段历史是为了说明我们现在对于气候变化的理解其实有着长远的根源。由于地球和气候系统本身的复杂性,科学中难免会保留不够确定的疑点,但是同样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得到充分验证的确定知识。

由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努力工作,这方面的科学理解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通过世界各地大约2000位科学家的工作和 IPCC中心严格的同行评审,IPCC提供的是从全球顶尖科学家提供的研究成果中得出的最准确的科学评估结果。IPCC在支持和指导全世界处理气候变化的 行动(包括“京都议定书”)中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然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报道说科学家们自己在这些问题上的态度也不统一:气候是否真的在发生变化?人类活动是否能够对气候变化产生影响?甚至 即使前两点都是真的,这件事是否真的有那么严重?不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都是一场“伪辩论”。不管有些人多么希望相信“这只不过是环保主义者的又一次‘世 界末日论’罢了”,事实却是:占压倒性多数的可靠科学证据都是支持这三种观点的,其中既包括美国科学家得出的结论,也包括世界其他地方科学家的意见。

无论人们多么有理由保持怀疑,气候变化的的确确在发生。人类正在加速这个过程,大部分是通过使用矿物燃料。而且这个问题很严重——在我看来,这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最严重、最有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的问题。

无限制的气候变化不仅会加剧人类目前已有的灾难痛苦——贫穷、疾病、饥荒——还会带来更多气候性极端活动,包括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大范围的海平面上涨和洪水

那么,如果科学家们在这些问题上观点如此统一,为什么人们会一直听到这方面的科学“辩论”呢?

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媒体的本性就是喜欢在一个故事里表现两个对立面。“科学家观点一致”这个标题可远远不如“科学家们争吵不休”那么吸引人。这一点不仅体现在媒体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报道中,而且表现在所有关于科学的报道中。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包括一些政治家在内的一部分人就是不愿意听到这些证据,因为其中的含义让他们感到太“难以接受”(而且会影响政治家的受欢迎度)。

怀疑论者与证据

在这里应该谈一谈“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他们整体可以分为三群。

第一群是很小一部分严肃的科学家,他们强调模拟大气悬浮微粒和云量,但他们也并不反对温室模型,不反对其他科学家观察到的二氧化碳量的增加或全球气温的升高。这些科学家中最著名的一位就是美国的气候学家理查德•林德森

第二群人是另外一小部分科学家,他们出席所有的会议,但是却没有认真研究这个问题。其中包括一位没有任何可靠证据就宣称海平面根本没有上涨的丹麦科学家;还有一位法国科学家,他仅仅通过研究坦桑尼亚的茶种植公司就得出结论说乞力马扎罗山周边地区根本没有气温的上升,只是在过去的100年里失去了 山上85% 的冰层而已(而这还要追溯到上次冰期);还有一位英国科学家认为全球气候确实在变暖,但原因却是增加了的太阳活动(他的模型没有任何测量的根据)。

第三群人是一组非常健谈的职业说客。他们中有些人曾经受过科学训练,但是大多数都没有。他们凭借自己的口才和雄厚的资金散布自己的观点,他们和那些烟草公司的说客是一类人,那些人说吸烟是否对健康产生影响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

虽然实际上这种观点才能够得到人们的利益、可靠的根据和科学可信的证据的支持和证明。总体来看,很明显全世界科学家的观点达到了一种平衡,这种 平衡在很大程度上支持这个结论:气候变化是真实存在的危险,迫切需要我们认真采取措施。目前还存在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怀疑论者的观点获得的支持和影响 远远超过了那些被可信证据证实的论点。

 

作者简介:大卫•金教授是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科技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