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

气候行动中的尼日利亚女性

奥拉多苏·阿德尼克在目睹了气候变暖带来的恶劣影响后,她发起了一场为年轻人采取气候行动赋权的全国性运动。
  • en
  • 中文
<p>阿德尼克与其他机构合作,为尼日利亚女性农民提供使用有机肥料的相关培训。图片来源:Oke Moses</p>

阿德尼克与其他机构合作,为尼日利亚女性农民提供使用有机肥料的相关培训。图片来源:Oke Moses

奥拉多苏·阿德尼克(Oladosu Adenike)并不是你认为的那种典型的革命者。当其他人梦想着通过冲破路障来推翻政权的时候,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眼里满是热情之火的尼日利亚女性正在领导一场更安静的革命:绿色革命。

促使她走上气候行动道路的,并非电视上关于环境恶化的报道,而是大学期间她亲眼目睹了尼日利亚中北部地区贝努埃州(Benue State)长达数年的土地冲突

农牧民之间的冲突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现实,而气候变化更加剧了这一冲突。这片曾经肥沃的土地正遭受极端酷热和洪水的侵袭,导致家庭流离失所,剩下的只有失落和绝望。然而,在暴力和指责之中,阿德尼克却看到了一种不同的叙事。

“这些激烈的对抗让双方都失去了一切,”她回忆道:“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很少有人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他们认为这场冲突纯粹是因为种族或宗教,而实际上是气候,是这只看不见的手在压榨人民,迫使他们离开自己的土地,让社区彼此为敌。”

从目击者到行动者

行动主义的种子就这么种下了:“我意识到我需要采取行动。我首先问自己,我能做什么不同的事情。我怎样才能在自己的社区里提倡气候行动,让更多年轻人开始采取行动?“

阿德尼克以气候行动者的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她想要在尼日利亚及其他地区年轻人中唤起类似的热情。她从一位目睹了气候变化在贝努埃地区造成悲惨影响的大学生,成长为“我领导气候”(ILeadClimate)倡议的创始人。这是一个关于坚韧、决心以及一心致力于女性赋权,从而对抗环境退化的故事。

在阿德尼克的领导下,“我领导气候”运动已经在尼日利亚发展壮大,在年轻人心中燃起了对环境管理的热情。

阿德尼克着重指出当前行动的紧迫性,并强调需要广泛传播气候行动的信念。

“逻辑很简单,”她说,“不了解问题就没法解决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格外重视年轻人的气候教育。我们已经在学校、社区聚会和其他任何愿意聆听的地方开展了宣传。”

“看到尼日利亚和其他一些地方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气候教育,令人很是鼓舞。”她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

“我们成功地将更多年轻人领进了气候正义的领域。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也希望为自己的社区和国家做点什么。”

作为农业经济学专业的毕业生,阿德尼克带着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走上了包括世界经济论坛在内的全球舞台。2019年12月,她以青年外交官的身份出席了在西班牙举行的第25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并发表演讲阐明了气候变化对非洲的严重影响。

Oladosu Adenike standing in front of a board at COP28
阿德尼克出席了在举行的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图片由奥拉多苏·阿德尼克提供。

而在家乡,阿德尼克推动尼日利亚决策者做出更具气候意识的决定。

她说:“随着我的声音越来越受关注,我发现自己能够参与尼日利亚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简称NDCs)的讨论。”NDCs即《巴黎协定》下尼日利亚的气候行动计划,将于2025年进行新一轮修订。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和人口最多的国家,但同时也是世界上森林砍伐问题最严峻的国家。2012年,该国政府表示尼日利亚是森林砍伐率最高的非洲国家,并且是全球原始森林损失最多的国家。

2021年,尼日利亚修订了NDCs,其中一切照旧情况下的2030年排放预测值是其2017年首次提交NDCs排放预测值的一半。

此次更新并非凭空而来,它反映了像阿德尼克这样的气候行动人士的倡导,正是他们的努力才促成尼日利亚通过了《气候变化法案》(Climate Change Bill)。该法案于2021年11月由时任总统穆罕马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签署成为法律。

尽管法案的通过标志着胜利,阿德尼克仍持谨慎态度:“虽然这个法案现在成为了法律,但我们需要看到政府采取更多行动来落实它。”

女性赋权与环境保护

阿德尼克自豪地称自己是一个生态女权主义者,她认识到了气候行动与女性权利之间的交集。对她而言,这个标签承载着非洲气候现实的不可承受之重。在非洲,女性承受着水资源短缺带来的绝大部分压力。2014年,联合国报告称,撒哈拉以南非洲女性每年花在取水上面的时间是400亿小时。这一数字非常惊人,相当于法国全体劳动力一年的劳动量。

阿德尼克对此深有感触。她透露道:“我亲身经历过这种重负,亲自体会过这是何等耗时,这就是我认为自己一个生态女权主义者的原因。水危机对女性的影响尤为严重,让她们不得不长途跋涉取水,这影响了女性的自我赋权,剥夺了我们的机会。”

女性可以做出很多贡献。没有女性我们无法解决气候危机。
奥拉多苏·阿德尼克

阿德尼克的倡议已经为数千名女性提供了保护环境的工具。在她憧憬的未来里,女性能够凭借自己的原住民知识,在应对整个非洲大陆面临的粮食安全、生态系统修复以及更广泛的环境挑战过程中,成为公认的关键参与者。

“我们已经向一万多名女性提供了有机肥料、本地幼苗、工具等必要的资源,让她们成为改变游戏规则的参与者,把她们的传统知识用于环境保护。”

她还说道:“女性可以做出很多贡献。没有女性我们无法解决气候危机。”

想对变革者们说

回顾自己作为女性气候行动者所面临的挑战,阿德尼克说起初自己很难获得平台,但她没有气馁,而是创建了自己的空间,现在还尝试当起了环境记者,利用博客(www.womenandcrisis.com )和YouTube来扩大自己的声量。

解决资金困境和扩大宣传依旧是挑战,但阿德尼克乐观地说:“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女性气候行动者的重要作用。”

她希望参与这场气候斗争的年轻女性知道坚持不懈的重要性。

她强调说:“每一次行动,无论看似多么微不足道,都有益于全局。从本地开始,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并利用社交媒体来扩大自己的努力。请记住,你工作的真正影响是真心引起共鸣的东西。”

“继续奋斗、继续梦想。我们都在为创造一个更加可持续、更加公平的未来而共同努力。我们所憧憬的未来触手可及,每一次行动、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这就是我要传达的信息。”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