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一家回收中心门外,一位骑着三轮的拾荒者刚运送完可回收废品,在等待付款。他背后压缩成堆的塑料瓶都是由像他一样的拾荒者收集的。之后,这些废品会被批发转卖,用来生产新的瓶子。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城市化

持续废品进口威胁泰国拾荒者生计

大量进口的洋垃圾让泰国三轮拾荒者的循环经济面临重压。
  • en
  • 中文

整个九月,数百名来自泰国三轮拾荒者和回收从业者协会(Saleng and Recycle Trader Association,简称“SRTA”)的废品回收工人聚集在曼谷政府机关外,抗议当局持续进口外国废品。

自2018年年初中国开始禁止进口洋垃圾以来,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便成为了新的垃圾目的地。西方国家的塑料、电子垃圾、纸张等各种类型的废弃物大规模涌入这些国家。海外垃圾的流入压低了泰国可回收废品的价格,威胁到约150万从事废品回收、分类和运输等工作的非正规从业者的生计。这些工人俗称“saleng”——这个词本意是拾荒者使用的三轮车。

作为《塑料废品管理路线图2018-2030》(Roadmap on Plastic Waste Management 2018–2030)的一部分,泰国政府原计划于2020年9月开始禁止海外塑料废品进口。但直到今天,禁令也未能落实。现在,当局正打算将现有政策延用至2023年或者2025年,而SRTA和其他有关团体则希望禁令在今年年底之前生效。

Saleng protestors outside the Ministry of Natural Resources.
曼谷的三轮拾荒者聚集在曼谷的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部外抗议,要求停止进口塑料废品。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问题在于,[付给拾荒者的]废品回收价格不断下降,往往一次就下降几泰铢,并且基本不会涨回去,”在泰国北部工作的第二代三轮拾荒者、SRTA活跃成员娜提达·雷克扬雍(Nathida Rerkyanyon)表示。她先后参与了多次抗议废品价格下跌的活动。

娜提达家里有好几辆三轮车。他们很早就出门寻找路上丢弃的废品,或者按照事先的约定上门取货,然后再把收来的废品拉回家,分拣之后,运到附近的回收公司出售。

“这不是活得下去活不下去的问题。我们必须活下去。哪怕回收价下降了,我们也不能不做生意了,”她说。

Nattida Rerkyanyong sorts cardboard she recently collected prior to taking it to sell at a local recycling centre.
第二代三轮拾荒者娜提达在家中分拣废纸箱。之后她会将分拣好的纸箱送到当地的回收中心卖掉。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A saleng driver unloads his collected waste to be weighed at Thawat Recycling Company in Bangkok.
在回收中心,娜提达等待着给她带来的废品称重。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泰国有大约3万家政府注册的废品回收公司。它们从三轮拾荒者那里收购废品,再转手以批发的形式卖给生产厂家。曼谷一家中等规模回收企业的业主、SRTA创始人之一塔瓦特·克莱拉克(Thawat Krairak)表示,这些资源回收企业也受到了废品价格下跌的影响。

 “2019年初,废纸的价格从每公斤7泰铢(约合0.21美元)下降到每公斤2泰铢(约合0.06美元),”他解释说。

“这意味着,专门从事废纸买卖的人会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我本人就损失了超过100万泰铢,废纸买卖几乎进行不下去了。”

进口禁令遥遥无期

虽然政府此前出台了塑料废品路线图,并承诺禁止海外废品进口,但非政府组织“生态警戒修复泰国”(Ecological Alert Recovery Thailand,简称“EARTH”)警告称,泰国的废品进口不仅完全没有放缓的迹象,反而还在增加。这一结论来自该组织即将发布的一份报告,其中所采用的数据收集自现有的官方渠道,包括林查班港(Laem Chabang Port)进口塑料废物集装箱拍卖的数据。

此外,EARTH组织总监Penchom Saetang表示,“我们发现,泰国的塑料和电子废品回收处理厂的数量在2017年和2018年开始增加”。

她指出,这一现象主要是因为有的中国企业为了规避“洋垃圾”禁令(中国官方于2017年7月首次宣布对24类废品实施进口禁令)而将处理厂迁至了泰国。此后,中国又颁布了一系列更加严格的禁令——其中今年年初刚刚生效的最新一条禁令彻底叫停了各类固体废物的进口。

A workers adds plastic bottles to a compressing machine inside a recycling company in Bangkok.
塔瓦特在曼谷的回收厂。一位工人正扛起一筐塑料瓶,准备投入压缩机。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泰国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即便政府承诺的进口禁令真的兑现了,那些不必遵守国内政策的“自由区”(free zone)也将不受约束。根据泰国工业事务局(Department of Industrial Works)的数据,自由区内目前有40到50家有权进口海外废品的企业。

三轮拾荒者的反击

三轮拾荒者今年九月的抗议起因于当月六号政府机构与包括大型生产商在内的废品进口与回收行业参与者之间举行的一场线上会议。会上,污染控制局(Pollution Control Department)局长阿他彭·查罗因查萨(Attaphon Charoenchansa)解释说,在禁止塑料废品进口的问题上,当局正在考虑三种方案:一是撕毁所有已经达成协议的存量进口订单,二是到2023年再实施禁令,三是将禁令实施时间进一步后推至2025年。

SRTA代表以及EARTH和绿色和平等关注此问题的环境保护团体代表受邀参加了会议。但是,他们刚刚做完自我介绍,会议主办方便表示有人反对他们参会,并把他们一个一个“移”出了会场。

Penchom Saetang, Director of th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Ecological Alert Recovery - Thailand (EARTH) (left) and Attaphon Charoenchansa, Director-General of the Pollution Control Department (right) attend a meeting with the Association of Saleng at the Ministry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EARTH组织总监彭冲·赛唐(Penchom Saetang,左)和污染控制局局长阿他彭·查罗因查萨(Attaphon Charoenchansa)在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部组织的一场有SRTA和环保组织代表参加的会议上发言。会议是应各民间组织的呼吁召开的,目的在于解释为什么他们被移出了9月6日的线上会议。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其中,三轮拾荒者尤其强烈地认为,他们被移出会议表明他们的意见没有得到考虑或者尊重。作为回应,并考虑到现行的废品进口政策有可能会再沿用四年,三轮拾荒者们在部委大楼外组织了现场抗议示威,要求官方进行道歉并给出解释。抗议者组织有序,带着108个组织签字的申诉书一一访问了所有参与塑料废品进口决策的政府机构,包括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部、工业部下属工业事务局以及海关总局。

示威者手举写有他们诉求的标语牌,要求官员出来接受他们的申诉。他们决心要让当局听到他们反对的声音,并希望这可以说服政府尽快实施禁令。

Saleng protestors wait on the steps of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for a person of authority to come down and receive their petition.
抗议的三轮拾荒者站在工业部门外的台阶上等待工业部官员出面接受他们的申诉。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双管齐下

EARTH和绿色和平等其他环境保护组织大约从十年前就开始研究和宣传泰国的跨境废品问题。当2018年的进口量增长使得SRTA关注并参与进来之后,双方决定开始合作,试图从环境和经济两个维度着手,解决这一问题。

 “我们之所以要合作,不仅是因为我们做过废品跨境运输方面的研究,更是因为我们关注泰国国内的废品管理问题,试图从源头上推动废品的减少,促进循环产业的公平友好发展。因此,我们必须积极发声,推动泰国废品管理政策的完善,”EARTH组织的彭冲·赛唐解释称。

A small locally owned recycling business sorts through electronic waste
在泰国,废品回收一直是其循环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小型回收企业买入拾荒者收集的电子废物,从中提取出铜等贵金属,再转卖给大型企业,用来制造新的产品。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实践证明,在推动废品进口禁令的运动中,人多势众的三轮拾荒者是强有力的盟友。2019年末,约1000名拾荒者——其中很多都骑着三轮车——聚集在商务部门前,要求政府对可回收废纸价格的猛跌进行干预。结果,2020年2月,政府将废纸的最低收购价从每公斤0.5泰铢(约合0.01美元)提高到每公斤2泰铢以上(约合0.06美元)。这次大幅提价让三轮拾荒者们感到满意。

政府部门同样难以忽视拾荒者们近期的行动。但到目前为止,官方尚未做出任何回应。

这个由108个组织构成的联合战线对于今年实施禁令缺乏信心,并且正在考虑在禁令无法落实的情况下对政府采取法律行动。不过,很多三轮拾荒者都在讨论另一种方式:利用他们广大的网络,干脆停止收废品,迫使政府就范。

A saleng driver unloads his collected waste to be weighed
如果没有三轮拾荒者,过不了多久,垃圾就会堆满泰国的街道,颇有价值的原材料也会被浪费。图片来源:卢克·杜格比/中外对话

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重了废品进口对三轮拾荒者经济状况的负面影响。反复的隔离封锁使他们难以收集到足够多的废品来维持生计。根据联合国的数据,新冠疫情已经让数百万经济上最为脆弱的泰国人重新陷入贫困,导致他们更加依赖拾荒这样的非正式工作。

“我认为他们或许会在2025年实施禁令,但我对此没有信心。如果这期间发生了政权更迭,那么政策也会再次变化,”回收企业业主塔瓦特(Thawat)表示。“并不是说我不信任现任政府,而是说我担心金钱的力量会导致朝令夕改。”

翻译: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