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马尼拉新机场陷填海造地争议

当地社区称官员正在利用新冠疫情的限制推进重大项目,包括在社区无法举行反对活动时,借机推进国际机场建设。
  • en
  • 中文
一架飞机从拥挤的马尼拉国际机场起飞,飞跃甲米地上空,新机场就计划建在甲米地。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一架飞机从拥挤的马尼拉国际机场起飞,飞跃甲米地上空,新机场就计划建在甲米地。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甲米地(Cavite)是一座“睡城”,与菲律宾拥挤的首都马尼拉隔岸相对。那里的官员正计划修建一座新的国际机场和滨水住宅区。目前,甲米地的海岸上生长着红树林,保护着海岸线免受涨潮和风暴潮的影响。

甲米地的计划是马尼拉湾(Manila Bay)开发项目的一部分,而这些项目构成了罗德里格·杜特尔特总统的“建设、建设、再建设(Build, Build, Build)”基础设施规划的主要部分。

甲米地市和附近巴库尔(Bacoor)的居民反对这些开发。他们认为政府正在利用新冠疫情对公众集会的限制逃避问责,执意推行决策。

生活在小型渔业社区的至少700个家庭表示,他们的生计、家园和当地环境将被这些不断逼近的项目破坏。

快速推进

市政官员没有听从环境和公民倡议团体以及学术界对这一脆弱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呼吁。相反,他们执意推进项目,并与一家大型中国承包商签署了合同。

填海和开发项目正威胁甲米地附近巴库尔湾(Bacoor Bay)沿岸非正规渔业社区的家园和生计。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罗德里格·杜特尔特总统提供的有关马尼拉湾填海工程的消息令人喜忧参半。2月15日总统表示,由于存在可能“让马尼拉窒息”的环境风险,他将不再允许私营部门开展填海项目。据当地媒体报道,杜特尔特称私营企业要想填海得等到两年后的“下一届总统上任”,并且还会对他们的参与进行严格的审查。2019年,杜特尔特将填海项目审批权交给总统办公室,据称是为了防止未列入批准名单的私营企业开展大型项目。

但杜特尔特是在桑莱机场(Sangley Airport)参加机场部分扩建项目的商业启动仪式时发表的上述讲话。参加活动的还有甲米地省省长琼维克·雷穆拉(Jonvic Remulla),以及该省主要城市的市长。然而就在同一天,雷穆拉的办公室将位于甲米地市北端的桑莱岬国际机场(Sangley Point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期项目的合同授予了由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交建)组建的联合体。而新机场将需要填海造地。

9月26日,甲米地省政府给予该联合体90天的延长期限,以完成这个100亿美元的项目。

马尼拉和甲米地之间的马利克西渔村(Maliksi)附近竖起了填海围栏。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居民和环保人士称,附近其他的填海开发项目也将威胁该地区的环境未来。

一些渔村因为附近巴库尔湾的两个项目而搬迁,渔民们的出海通道也被填海造出的土地挡住。这些土地将用于建设新国际机场的配套酒店及综合开发区。居民表示,过去的填海造地不仅破坏了该地区的红树林,还造成当地渔业赖以为生的螃蟹和贻贝死亡。

“小孩子都知道,把石头放进桶里,桶里的水就会涨起来,”巴库尔湾当地居民沙恩·博霍尔(Shane Bohol)说。“填海不可能不造成影响。”

卡威特市(Kawit)的一个离岸博彩中心已得到市官员的许可,并将成为网上博彩行业的新中心。

但争议并没有阻止发展。巴库尔位于甲米地和马尼拉市中心之间,桑莱岬机场合同公布后几周时间内,那里的填海工程就得到了菲律宾环境与自然资源部授予的环境合规证书。

早在1977年,马尼拉湾一带就开始了填海工程。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罗克萨斯大道(Roxas Boulevard)路段的工程使用了白云石沙而引发争议,环保人士称这将进一步破坏海湾本已被污染的生态系统。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巴库尔当地居民多年来一直反对填海开发,因为这将迫使他们离开传统捕捞区域。由于新冠疫情不断恶化,公共卫生法禁止举行社区团体集会。可是在此期间项目却突然获得环境合规证书。闻知此讯,居民们很是愤怒。

“我觉得他们在赶时间,项目一旦完工,我们就不能再抱怨了,”博霍尔说。“我们正面临新冠疫情,但他们却设法加快建设。”

借道疫情

“我们觉得他们这么做是因为知道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巴库尔当地社区组织主席梅尔娜·坎迪纳托(Myrna Candinato)说。

杜特尔特政府在疫情期间不顾公民日益高涨的反对之声,优先推行“建设、建设、再建设”计划。新的反恐法让批评人士无法发声。巴库尔当地的社区成员称,警察已经开始在清晨巡逻,并称这是为了监视反对填海工程的社区领袖。

“疫情导致我们无法举行大规模集会或会议,现在又有了反恐怖主义法,”坎迪纳托说。“如果你发表意见,没有逮捕令就能逮捕你,然后送进监狱。”

据美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杜特尔特今年7月20日签署的《反恐怖主义法》对恐怖主义做了笼统的定义,涵盖多种形式的抗议,包括“破坏公共财产”或干扰关键基础设施。该法律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谴责。

许多“建设、建设、再建设”项目,尤其是马尼拉湾沿岸的大型开发项目,都存在严重的环境问题。这些开发项目位于填海造出的土地上,目的是缓解首都的拥堵状况。

包括新机场在内的马尼拉湾沿线的规划发展旨在缓解首都市区的交通拥堵。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风险融资

中国在菲律宾的投融资协议大多贷款额巨大,政府偿还起来难度不小。有菲律宾媒体报道说,中国支持的两个大型项目——水泵灌溉项目和卡里瓦大坝(Kaliwa Dam)——的协议都包含了相应条款,如果贷款偿付出现问题,中国公司可能会接管这些项目。

今年早些时候,《菲律宾询问者报》(Philippine Inquirer)报道称,该项目是中菲两国2018年在马尼拉签署的 “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询问者报回顾文件时还发现,中资银行和企业为项目提供了高达98%的资金。

关于菲律宾若未能偿还贷款可能导致中国接管机场的担忧,甲米地省省长雷穆拉不以为然,称市政府已经在合同中设置了“介入权”,以应对机场出现财务问题的情况。

一只白鹭停留在用于填海修建马尼拉-甲米地高速公路的巨石上。远处是贻贝和蛤蜊养殖场,这样的养殖场在该地区已经为数不多了。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甲米地官员推动国际机场建设的做法让附近地区的环保人士和渔业社区团体大为不满。机场扩建和附近巴库尔的填海工程给具有重要环境意义的红树林,以及反对强行搬迁的非正规渔业社区带来了威胁。

巴库尔占地420公顷的综合开发项目需要在甲米地高速公路外填海320公顷。这条高速公路位于填海造出的土地上,沿海岸线一路蜿蜒。但此前当地社区曾收到承诺称,公路会修成高架桥,不会阻碍渔民进入捕捞区域。

菲律宾渔民维权组织帕玛拉卡亚(Pamalakaya)多次对巴库尔和桑莱岬项目提出投诉,称社区成员未能参与协商。该组织副秘书长贾姆·平平(Jam Pinpin)表示,尽管居民尚未同意搬迁,但他们的房屋已经被标上了拆迁的记号。

“针对政府的法律行动和游说能否取得显著成效,我们不抱太大希望,”他说。

2017年,一场大火烧毁了拟建填海区附近的渔业社区。居民如果选择搬迁,就能得到补偿。许多居民表示,他们怀疑这是蓄意纵火,并称马尼拉也有过类似的情况,计划开发的街区上的居民拒绝离开,然后一场神秘的大火就把街区烧毁了。“将整个社区彻底摧毁的最有效、最便宜的方法”就是“放火烧毁棚屋区和房屋” ,平平说道。当局一直没有确定起火原因。

拟开发项目附近的一个渔村,该渔村在2017年发生火灾后重建。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巴库尔湾曾经盛产牡蛎和贻贝。数十年来沿海居民一直靠海为生。但最近的开发(包括新的高速公路)已经迫使他们不得不到离家更远的地方捕捞。

博霍尔(Bohol)的丈夫是个渔民。她说,自从高速公路建成以来平均渔获量急剧下降。“建成之前这里的渔民会带回来一整船一整船的螃蟹——大概30、50、70公斤的样子,”她说。现在,“很可能只有五公斤。”

尽管市里的官员坚称项目不会影响附近的红树林,但居民担心进一步开发将破坏海湾中剩余的生物。红树林是它们的繁殖地。

高速公路和过去其他的开发项目已经破坏了红树林。“这里以前有更多的红树林,”博霍尔指了指岸边说。“这些红树林要是能长到现在,会更大……但现在水都变绿了。”

巴库尔湾沿岸仍能发现一些红树林。红树林对生物多样性、渔业和沿海保护至关重要,但为了给发展项目让路,该地区的红树林正遭到破坏。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平平说,渔民的平均渔获已经“急剧下降”,居民担心填海会加剧洪水,尤其海平面又在不断上升。“环境和他们的生计息息相关,”他说。

威胁和驱逐

菲律宾有关部门的反应是打击类似帕玛拉卡亚(Pamalakaya)这样的组织,并指控该组织是反叛团体的前线。许多环保组织和活动团体都被政府贴上了这样的标签。环保活动家兰德尔·埃查尼斯(Randall Echanis)曾是帕玛拉卡亚的顾问,今年8月在马尼拉遇刺身亡

渔业社区知道他们的家园注定将永远改变;闪亮的海滨赌场和公寓将俯瞰整个海湾,来自世界各地的航班在桑莱岬降落。但这些开发计划中没有这些居民的位置。他们得到约400美元的搬迁费,把家搬到距离大海几英里远的安置点,这些世代从事打鱼的家庭不知道自己将靠什么生活。

安置点远离海岸,巴库尔湾沿岸的渔民担心自己无法谋生。图片来源:Jervis Gonzales / 中外对话

“我们不是挥之即去的苍蝇,”坎迪纳托说。“如果我们能做好安排,那就太好了。请不要夺走我们的生计。”

“我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政府援助,”她说。“我们属于最穷的人,每天都努力过活,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