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如何让北京成为“生物多样性之都”?

尽管背负着空气污染的历史,但北京也是为数众多的野生动物,尤其是鸟类的栖息地。一些细小的举措,就可以让北京换上生物多样性的“新名片”。
  • en
  • 中文
北京西北部的野鸭湖湿地上空一只翱翔的白腹鹞。图片来源:唐瑞
北京西北部的野鸭湖湿地上空一只翱翔的白腹鹞。图片来源:唐瑞

前些日子,我问我的几位朋友,当他们听到“北京”这个词时,第一反应是什么?我的外国人朋友给出的最多的答案是“污染”。

中国的首都有一个棘手的形象问题。十年来,北京是我的家,我爱上了这里的人和各类野生动植物。因此我相信,北京有能力通过现代化城市设计和管理,让这座城市变得更加宜居,让大自然变得更加生机勃勃。与此同时,北京的对外形象也能得到改观。

北京的生物多样性

很少有人知道,北京是全球鸟类最丰富的几个首都城市之一。就现有记录来看,北京的鸟类物种数量在二十国集团国家首都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巴西利亚。

二十国集团首都鸟类物种数量统计

排名国家城市记录物种
1巴西巴西利亚539
2中国北京510*
3墨西哥墨西哥城495
4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457
5印度德里456
6日本东京449
7南非约翰内斯堡428
8印度尼西亚雅加达408
9英国伦敦373
10土耳其伊斯坦布尔360
11加拿大渥太华353
12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347
13意大利罗马314
14澳大利亚堪培拉306
15韩国首尔293
16法国巴黎281
17沙特阿拉伯利雅得279
18德国柏林260
19俄罗斯莫斯科243
20欧盟布鲁塞尔219
*官方的物种记录清单还在审核中,即将由中国观鸟会公布。不过“北京观鸟”(Birding Beijing)的平行研究表明,可能大约有510种鸟类。
来源:eBird、 Avibase和城市观鸟协会相关数据

北京之所以物种如此丰富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北京市面积巨大,有各种各样的栖息环境,有山地、湿地、草原、森林和大型公园等。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北京的地理位置。北京恰好位于“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线”这条“鸟类高速公路”上。从地图上看,北京以北是广袤的西伯利亚和蒙古,那里被针叶林和最北部的苔原覆盖。夏季,那里种类繁多的昆虫为成千上万的候鸟提供了高蛋白的食物来源。相比南方,它们在这里可以更快地繁衍更多的后代。

到了冬季,这个地区就会变得异常寒冷,昆虫数量也急剧下降。所以每年秋天,大量的鸟类都会从北向南迁徙,从7月(最早开始迁徙的是从北极高纬地区前来繁殖的水鸟,繁殖期只有短短几周)一直延续到11月(主要是鸭子、鹅和鹤)。有些鸟类会留在北京过冬,有些则会飞到华南或者东南亚地区。正如我们在“北京杜鹃”和“北京雨燕”追踪项目中所看到的,有些鸟类还会飞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而最远的甚至到了非洲。

大多数鸟类都是在夜间迁徙,在我们入睡之时悄然飞过北京(在八月下旬到十月上旬的任何一个夜晚,只要将麦克风指向天空,都能听到很多鸟叫声,可由此一探这个城市上空的鸟类迁徙规模)。当然,有一些鸟类会留在北京,让我们有机会“一睹芳容”。

当春天来临,天气转暖,昆虫复苏,这些鸟儿又会飞回北方,北京将再次成为它们的落脚点。所以说每到春秋两季,北京就会成为全球一流的观鸟圣地。

在内蒙古和蒙古的繁殖地与澳大利亚的越冬地之间往来迁徙的途中,东方鸻经常会在北京歇脚。图片来源:唐瑞

北京不止是鸟类的天堂。几乎没有哪座首都能像北京一样有如此多的野生猫科动物出没,在山区和湿地地区甚至还能发现阿穆尔豹猫(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euptilura)的身影。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绝迹的豹(Panthera pardus),如今又开始从山西省太行山脉的主要栖息地回到了京西山区一带。未来几年,我们有望通过红外摄像仪抓拍到北京地区几十年来首张豹的图像。与此同时,人们还在北京发现了野猪(Sus scrofa)、西伯利亚狍(Capreolus pygargus)、猪獾(Arctonyx collaris)、狗獾(Meles leucurus)、貉(Nyctereutes procyonoides)、松鼠、花栗鼠以及神秘的黄鼬。此外,北京的蜻蜓种类(60种)比整个英国(57种)都要多。

阿穆尔豹猫是北京山区和湿地环境中相当常见的一种动物,但是很少有人能看到它们。图片来源:唐瑞

北京生物多样性面临的威胁

北京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不能被忽视,因为它正面临着很多威胁,比如以下几项:

首先,城市发展很少或者根本没有考虑生物多样性及重要的生态环境,导致栖息地丧失或退化。其次,一些土地管理政策,比如清除地上植被并覆盖塑料网(主要为了防火防尘)切断了迁徙鸟类的一个重要的食物来源(种子),还让塑料微粒污染了土地。第三,尽管过去10年法治不断完善,但是以获取观赏鸟和野味为目的的盗猎活动依旧存在。

许多地方会在秋冬季节清除灌木丛,在土地表面覆盖这种绿色塑料网。年复一年,不仅让候鸟无法获得越冬所需的种子,同时也给土地带来了塑料污染。图片来源:唐瑞

为北京绘制“生物多样性蓝图”

为了保护北京坚实的生物多样性基础,北京市可以制定一份生物多样性蓝图,将野生动植物和它们的栖息地纳入决策考虑范围,并为主要的本地物种和其栖息地设定有关的保护目标。

首先,必须进行全面的生物多样性“审计”,更好地了解北京现有资源并制定衡量进展的基准。除此之外,以下四个操作层面的构想可以帮助强化野外生态环境保护,恢复栖息地,并吸引公众参与。这些想法的实现不需要大量资源。实际上,它们还可以为首都一些最贫困的社区创造收益,并有助于提高人们对生物多样性的认识,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

1. 让首都的公园保持“10%的自然带”

北京的公园令人印象深刻。它们不仅是城市景观的一大亮点,也能为野生动植物提供重要的庇护所。不过,这些公园的环境和功效其实可以得到更好地提升。有人建议,每个公园应预留10%的 “自然带”,任由那里的植物自由生长而不被砍伐,树叶自然凋落化为泥土,而落叶也给各种昆虫提供了庇护之所。野生动植物可以在这些地方繁衍生息。如果竖立标志物和信息牌,这10%的地带不仅不会影响公园的整体面貌,反而可以成为公众自然教育的最佳场所。每个公园都可以与一所或多所当地学校合作,由学校师生观察记录公园中的野生动植物环境,将“野生”区域与传统方式管理的区域进行比较,并将结果发布在公园的公示板上。如果这种模式取得成功,就可以将自然带的比例继续扩大。最近,北京市政府已经同意明年在一、两个公园中进行试点。

2. 密云水库:潜在的世界级湿地保护区

密云水库位于北京东北部,是北京市的重要饮用水源,也是迁徙鸟类(包括鹤类)的栖息地。 目前,密云水库的管理完全以保护水质为目标,野生动植物都要为这一目标让路。一些可以作为过冬鸟类食物的重要本地灌木和产种植物都已被砍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并不合适的树木品种。

密云水库不仅是北京重要的饮用水源,同时也有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自然保护区,极大地带动这个经济落后地区的发展。图片来源:唐瑞

北京应该改变这里的管理方式。保障水质仍然是首要任务,但密云水库同时也可以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湿地保护区,并部分向公众开放。在开放区域设置栈道、隐蔽的观鸟台和信息中心,从而可为当地居民带来可观的收益。

拉特兰湖(Rutland Water)是英格兰最大的水库。水库通过分区管理体系,在保护水质的同时将湖区部分开发成了公共休闲区。这个自然保护区每年吸引超过100万的游客,住宿、餐饮和旅游服务为当地增收数百万英镑,而水质并未因此受到负面影响。

为了研究这一构想,北京市政府现在已经成立了工作小组,并将于本月对水库进行初步考察。

3. 一条“野生环路”

北京的路网呈同心圆状。可以在六环外设置一条“野生环路”,将西部山区、城市周边的林地、草原、河流和湿地等各种栖息地连接起来,成为野生动物栖息的天堂和迁徙走廊。这条“野生环路”还可以作为一条允许骑行和步行的 “首都环线”对公众有限度地开放,并在主要路口设置公共交通站点,从而为步行者、自行车骑行爱好者提供绝佳的休闲场所,同时为野生动物提供一个安稳的家园。

4. 公众参与:票选北京市鸟

公众意识是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的重要基础。为了赞颂北京超过500种的鸟类,可以邀请北京市民投票选出北京“市鸟”,并在中国明年举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之前由市长宣布结果。可以提名五个候选物种,为每个候选物种提名一位“大使”(可以是一位名人或一所学校),并通过媒体进行宣传。这项举措将提高公众意识,培养自豪感,并为北京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提供支持。

北京经常被称为“燕京”,因为常常有大量的燕子来到这里度夏。天安门广场上飞过的北京雨燕(Apus apus pekinensis)或许可以成为北京市鸟的不错选择。视频来源:唐瑞

全球语境下的北京机遇

人类正在经历史上最严重的一场全球物种大灭绝。科学家估计,目前的物种流失速度大约是自然流失率的一千倍。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那么到本世纪中叶,地球上大约30%到50%的物种都会消失,这将给人类繁荣和福祉带来巨大风险。

明年,来自全球160多个国家的代表将齐聚云南昆明,共同参加《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并商定一部全新的“自然新政”(a new deal for nature)。不过,仅靠国家政府并不能解决生物多样性危机。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住在城市,因此,城市在沟通人与自然,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开发创新模式方面能够发挥重要作用,从而让我们的基础设施和家园变得既适宜人类,也有益于自然环境。

一只黄胸鹀(Emberiza aureola)被关在笼子里作为诱饵,目的是吸引更多其同类进入陷阱。在中国,黄胸鹀的种群数量因为非法猎捕已经下降了95%,目前已经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图片来源:唐瑞

作为本次生物多样性大会的东道国首都,拥有2000万人口和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北京,理应发挥领导作用。

十年后,当我再次询问人们对北京的印象时,如果得到的最多的答案不是“污染”,而是“绿色”、“自然”或“生物多样性”,那岂不是很棒?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