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新首都会成为绿色城市样板吗? - 中外对话
城市化

印尼新首都会成为绿色城市样板吗?

尽管政府对迁都做出绿色承诺,但森林砍伐和煤电建设正引发各方担忧。
  • en
  • 中文
濒临灭绝的长鼻猴是婆罗洲岛的特有物种,它们主要生活在沿海的红树林中。印尼迁都东加里曼丹让很多物种受到了威胁,长鼻猴也是其中之一。图片来源:Reynold Sumayku/Alamy
濒临灭绝的长鼻猴是婆罗洲岛的特有物种,它们主要生活在沿海的红树林中。印尼迁都东加里曼丹让很多物种受到了威胁,长鼻猴也是其中之一。图片来源:Reynold Sumayku/Alamy

去年,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宣布政府将从雅加达迁至即将在婆罗洲岛东加里曼丹省建立的新首都。新首都更靠近该国的地理中心。

规划工作已经开始,前期建设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启动,第一阶段搬迁计划将于2024年开始,但相关工作预计会因为新冠疫情而被推迟

政府寄希望于包括国际投资者在内的私营部门,希望他们至少能支付80%的项目费用。据报道中国有意参与能源和垃圾管理基础设施的设计,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也同意参与。

但迁都计划引起了环保人士的担忧。新首都位于内陆,距离港口城市巴厘巴板(Balikpapan)约50公里,毗邻两个自然保护区,离猩猩、长鼻猴等极度濒危森林物种的栖息地也很近。

“我们主要担心新首都会助长森林砍伐,”绿色和平印度尼西亚资深森林项目主任贾丝明·普特里(Jasmine Puteri)说。森林砍伐可能引发更多森林火灾,这在婆罗洲已经是一大问题。

在东加里曼丹,为了给油棕种植园扫清障碍,大片森林被砍伐殆尽。图片© Oka Budhi/绿色和平

另一大问题是巴厘巴板湾(Balikpapan Bay)可能出现湿地丧失和红树林生境退化。

“这个地区有很多红树林…如果要在一块拥有大片湿地的区域建造一座城市,因为流域的不稳定性增加了,洪水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世界资源研究所印度尼西亚办公室的森林与气候研究分析员朱艾达·萨伊德(Zuraidah Said)说。

推平大片林地也可能增加地表径流,导致下游的巴厘巴板发生更大的洪水。

东加里曼丹是产煤大省,不仅供应人口更加稠密的爪哇岛,还出口至中国和印度。新的城市会引来大量人口涌入,新建更多煤电的需求也会再次凸显。

“东加里曼丹仍拥有相当丰富的煤炭储备,”阿姆斯特丹大学人类学系助理教授劳伦斯·巴克尔(Laurens Bakker)说。他参与的一个研究团队与印尼的几位同事一起专注于新首都项目的研究。“拥有更多的煤电站并不是最好的发展道路。”

东加里曼丹的露天煤矿。图片来源:Moses Ceaser/CIFOR, CC BY NC ND 

为了应对人们的这些担忧,印尼规划部门和总统佐科都表示新首都将是一座“智能、绿色和清洁”的城市。他们承诺会将城市开发限制在原先的油棕和木材种植园,以及其他已经在使用中的土地上,将不允许对森林进行砍伐,城市周围的绿地会作为缓冲区被保留下来,并优先考虑使用清洁能源。

“听起来政府好像在严肃对待这件事,”巴克尔说。“如果有办法让城市绿色化,那就从城市建设开始的这一刻做起。”

国际投资者的作用

在总统佐科的领导下,印尼大力吸引国际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其中包括几个与“一带一路”倡议有关的项目。例如,雅万高铁项目、苏姆赛尔(Sumsel)1号煤电站以及苏门答腊的巴塘托鲁水电站(Batung Toru hydropower)都是中方资助的合资项目。这些项目都有可能成为新首都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参考的模式。

可这些项目几乎都不符合绿色城市模式。2005年以来,中国一直尝试在国内发展几个生态城市,从而将城市发展从原来的快速无序转向可持续发展。然而,西交利物浦大学助理教授、《中国城市革命:了解中国生态城市》(China’s Urban Revolution: Understanding Chinese Eco-cities)一书作者奥斯汀·威廉姆斯(Austin Williams)表示,生态城市的概念并不清晰。

“生态城市实际上并没有定义,正因为如此,中国可以自行定义何谓生态城市,”他说。

威廉姆斯称,与单项技术及其应用相比,生态城市采用什么样的模式并不那么重要。与中国生态城市有关的一些技术——公共交通、可再生能源和提高用水效率——可以为印尼所用。更重要的可能是,小变化也能产生大影响。

“中国现在意识到,生态城市不一定需要大量环境技术投资,”威廉姆斯说。与其在太阳能电池板、风力涡轮机和公共交通方面追加大量投入,“修建公园,为建筑物加装保温层,以及提高排水和垃圾处理的效率可能效用也不错,”他说。

2020年1月印尼首都雅加达遭遇连夜暴雨后,行人试图避开洪水。新首都或许可以通过学习中国生态城市的经验来避免此类灾难。图片来源:Reynold Sumayku/Alamy

印尼新首都位于热带森林地区,这一点不同于中国任何生态城市和欧美绿色发展项目,因此将面临独特的挑战。

“那么多国家有那么多‘森林城市’的概念,但我们正努力让这个概念适合印尼的国情,”印尼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协会(Indonesian Association of Urban and Regional Planners)主席亨德里克斯·“安迪”·西马尔玛塔(Hendricus “Andy” Simarmata)说。

与中国等地一样,这个尚未命名的都市是否绿色,将取决于如何定义“绿色”和“清洁”。印尼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地貌被大型项目破坏的经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想先看到细节,再决定是否欢迎该项目的原因。

“它的概念还不太清楚,”贾丝明说。“如果战略和规划都是清楚、透明的,那有可能实现,但鉴于它们既不清晰也不透明,这就是个问题了。”

关注焦点

印尼正在将新首都的建设打造为一个面向全球的项目。顾问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日本、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英国的代表。美国和日本公司也在设计阶段发挥了关键作用。许多人预计中国的参与也会加深。初步设计和规划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完成。

“我和同事关注的第一件事就是城市的布局…它将建在哪里,以及如何考虑排水、清洁空气和污染等要素,”巴克尔说。“我也很好奇,会在多大程度上考虑采用(国外的)环境影响中性的建筑技术。”

据安迪说,政府请来了包括他在内的各领域的专家,帮助制定计划,并确定“智能、绿色和清洁”的含义。他认为有希望在城市和环境需求之间达成平衡。

东加里曼丹三马林达(Samarinda)附近河流三角洲上的红树林。图片来源:Alamy

“他们知道新首都位于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红树林、湿地以及高地上的森林覆盖,”安迪说。他还说,环境和社会影响战略评估的初步研究已经完成,今年将继续开展更详细的评估。

这些工作都会纳入印尼规划机构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的新城总体规划。安迪希望到6月或7月可以开始着手绘制项目动工的时间表。

虽然新冠疫情延缓了各项行动,但政府的计划依旧雄心勃勃。印尼甚至希望为这座尚未破土动工的城市申办2032年奥运会——它想借此向世人展示的不仅是自己欣欣向荣的经济,还有一个堪为热带地区生态城市发展典范的城市。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