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

亚洲国家面临处理进口废弃物的难题

中国的“洋垃圾禁令”实施两年后,出口到东南亚地区的废弃物总量激增。这些垃圾被就地填埋、焚烧或者转卖。
  • en
  • 中文
印度尼西亚人正在烧塑料垃圾。图片来源 Fully Syafi / 中外对话
印度尼西亚人正在烧塑料垃圾。图片来源 Fully Syafi / 中外对话

2018年1月,中国宣布禁止废塑料、未分类废纸和其他废料进入中国,在全球废品回收行业掀起轩然大波。在中国海关采取“国门利剑2017”联合专项行动之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可回收材料进口国。中国政府对有毒有害进口废弃物泛滥表示谴责,并对中国的废弃物管理能力表示担忧。

新规出台后的几个月,来自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和日本的废弃物开始陆续到达东南亚地区港口,初期主要是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的港口。全球回收贸易的这种新格局很快就会在沿海社区及其周边环境上留下印记。来自绿色和平东南亚分部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东盟(ASEAN)十国塑料废弃物进口总量暴涨171%,从83.6529万吨迅速增长至226.5962万吨。

全球反垃圾焚烧联盟(Gaia)亚太地区协调员博·巴肯基斯表示:“东南亚地区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中国禁令后到来的大批废弃物进口。”

原因在于,许多东南亚国家处理本国垃圾的能力就已经非常有限。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17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东盟国家快速城市化导致城市固体废弃物数量大增,露天倾倒和焚烧现象日渐增多。由于国家、地区和地方政府在规范和管理废物流方面能力有限,废品回收大都是由非正规部门负责的。

中国树立了一个榜样。现在,包括印尼在内的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应该追随中国的脚步行动起来。

自中国颁布禁令以来,东南亚各地的当地非政府组织和社区组织发现的非法倾倒和处理废弃物事件数不胜数。在马来西亚,全球反垃圾焚烧联盟(Gaia)2019年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记录了数起非法废弃物进口交易,而这些废弃物本来都是要运往中国的。在某些情况下,中国企业和企业家还与这些交易有直接的关系。

巴肯基斯说:“不少利欲熏心的企业家都想从这些滞留的废弃物中捞一笔。”

据全球反垃圾焚烧联盟的消息,中国的“洋垃圾禁令”出台后不久,这些废弃物就开始运抵马来西亚。进口商很快就做起了处理塑料垃圾的新买卖。短短一年时间里,当地就出现了数十家垃圾处理厂,非法倾倒行为更是随处可见。

巴肯基斯说,很多在马来西亚建厂的商人“完全没有考虑这一切可能给当地社区或环境带来的影响”。

面对公众的反对和日益严重的污染,马来西亚政府不得不做出回应。环境部先后关闭了139家废品回收厂,其中有109家属于非法经营。此外,环境部还禁止塑料垃圾的进口,并将于2021年全面实施禁塑令。越南也采取了类似措施,比如禁止颁发塑料进口许可证。而泰国则表示将从2021年开始全面停止进口塑料废弃物。这些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关闭了废弃物进口的大门,出口商不得不寻找新的目的地市场。从2018年开始,临近的印度尼西亚成为了废弃物出口的首选目的地,尽管印尼自身的废弃物管理能力可能比其他几个邻国更糟糕。

Nexus3 / BaliFokus基金会总部位于印度尼西亚。该机构高级顾问Yuyun Ismawati Drwiega表示:“印尼还没有准备好。当纸张和塑料废弃物进口出现增长时,政府并没有立即做出回应。”


印度尼西亚女孩在成堆的垃圾里骑车,她的家庭靠在垃圾堆里寻找可回收材料维持生活。图片来源:Fully Syafi / 中外对话

印尼宽松的监管和有限的执法能力让本地进口商可以利用现有法律漏洞合法地进口废物。 BaliFokus及其合作伙伴发现,有证据表明有些企业进口的废弃物总量已经超出其配额和处理能力,或者使用了其他公司的配额,而且废弃物分类也存在严重的错误。

雅加达印尼环境法中心(ICEL)的污染管理研究员Fajri Fadhillah 表示:“在印尼,企业可以进口一定数量的塑料废料作为工业用原料。 但问题在于,进口废弃塑料中夹杂了不少生活垃圾,而这些物质都是不可回收利用的。”

2018年,仅5万多人口的马绍尔群岛向印尼出口的废弃物居然比美国还多。对于印尼环境法中心(ICEL)和其他相关人士来说,这个令人惊奇的发现背后只有一个答案——这个岛国只是一个用来掩饰进口垃圾真实来源的中转站。

印尼本国处理生活垃圾的能力尚且严重不足,因此大部分进口废弃物最终都被倾倒在东爪哇省的Gresik和Bangun等地,全球反垃圾焚烧联盟(GAIA)及其合作伙伴在那里发现了大片被塑料废弃物覆盖的土地,而这些“进口产品”也吸引了不少来拾荒的当地人。 (这幅场景与在中国文安县看到的差不多。2011年之前,文安县一直都是全球塑料垃圾的回收中心。)当地一些豆腐工厂甚至用这些废物作燃料。

东爪哇省大规模进口、倾倒和焚烧废弃物的问题被当地非政府组织曝光后,政府颁布了新的法规,以便限制和更好地管理废弃物进口。尽管从港口数量和进口量来说,比以前有所下降,但是进口仍然是允许的,所以上述问题依旧存在。此外自2016年以来,印尼政府也没有做出任何让公司对其行为负责的努力,潜在的漏洞依旧存在。

Fajri说:“我们在法规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例如,没有规定含杂率,这就为含杂废弃物进口留下了口子。”

不过,当地政府官员也高调做出了一些决定,将载有废弃物的集装箱原路遣返。2019年 5月,菲律宾向加拿大遣返了69个集装箱,而马来西亚则向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退回了3000吨废弃物。9月印尼也效仿上述国家,将100个集装箱遣返回澳大利亚。


菲律宾遣返韩国的垃圾集装箱。图片来源: Geric Cruz / Greenpeace

但是,在调查从印尼遣返美国的58个集装箱时,Nexus3和巴塞尔行动网络(Basel Action Network)发现,只有12个集装箱回到了美国。 而其余的集装箱中,有38个被转运到了印度,剩余的则分别被运到了韩国、泰国、加拿大、墨西哥和荷兰。

中国 “洋垃圾禁令”实施两年后,东南亚国家仍在努力寻找应对废弃物进口激增的最佳办法。尽管在减少非法倾倒和提高进口标准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最终结果却是废弃物在各国之间踢皮球似地转来转去——从中国出发,然后运到香港、马来西亚、泰国、印尼,再到印度。由此可见,目前迫切需要建立一个区域协调响应机制。

绿色和平组织马来西亚分部的恒凯春表示:“我们不能只依靠一国政府。如果要终结塑料污染危机,就必须从源头上遏制这个问题。东南亚各国政府必须共同努力,发表联合声明,减少所有不必要的有毒有害塑料废物。”

尽管这些问题是从中国2017年颁布的这项政策后开始发生的,很少有人责怪中国,相反,Yuyun认为东南亚地区应对废弃物问题也应该借鉴中国的做法。

Yuyun表示:“中国树立了一个榜样,用一项环境新政成功地遏制和瓦解了这个行业。现在,包括印尼在内的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应该追随中国的脚步行动起来。”​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