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低生育率隐忧 - 中外对话
城市化

中国低生育率隐忧

当世界人口突破70亿,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了30年,中国人口却出现低生育率隐忧。由此,王羚分析了中国出生人口性别失衡、老龄化加速等新情况。
  • en
  • 中文

低生育率隐忧下的人口政策如何调整?中国国内争论激烈。而所有的争论皆聚焦到一个非常关键的数据——总和生育率(一个妇女在一生中平均生育孩子的数量),对这个数据的判断将直接决定中国生育政策的调整方向。

中国已是超低生育率?

根据中国国家人口发展研究战略课题组公布的《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全国总和生育率在未来30年应保持在1.8左右,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人口与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到底是多少?就目前能够查询到的数据来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然而无论哪一种说法,都低于2.1的人口世代更替水平。那到底有多低?1.8?1.7?1.65?甚至更低至1.5以下?对于此数据,时下学界仍存在着较大分歧。

只有一个事实无可置疑,中国已经进入低生育率行列。一部分专家认为,目前中国人口的总和生育率大约在1.8,因此现行人口政策还是符合中国国情。据新华网在世界70亿人口日所做的报道,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持上述观点,他同时表示,中国人口政策将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微调。

但更多的人口学者并不赞同这样一个数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口专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据一次专家在给领导讲课时称,中国总和生育率约为1.65。

多位人口学者认为,从今年公布的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下称“六普”)数据来看,目前中国总和生育率远远低于官方一直沿用的1.8。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建新根据六普数据做了计算,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可能在1.4和1.5之间。按照联合国的标准,1.5以下已经属于超低生育率。

联合国于2011年5月3日公布的2010版的《世界人口前景》,则将中国2000年—2005年和2005年—2010年的生育率确定为1.70和1.64。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社会学系教授郭志刚分析,根据“十一五”( 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期间的人口规划,按照1.8的总和生育率,2010年中国人口规划为13.6亿人,年均增长约1000万人。但事实上,根据“六普”的数据,2010年中国总人口为13.4亿人,年均增长仅600多万人,比规划中少了近400万人。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误差,而应视为一种错误。这种规划目标和普查数据的反差证明,以往中国的生育率被严重高估了。”郭志刚撰文表示。

郭志刚同时判断认为,目前中国生育率不是一般的低,而是非常低。它不可能是人口主管部门坚称的1.8,而是显著更低,甚至低于1.5。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口学者表示,1.8这个数据一直没有人口普查的数据支持,相反,国家统计局的多次统计表明,中国总和生育率大大低于1.8。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从世界范围看,许多国家进入低生育率行列,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下降得那么急剧,由此带来的挑战将非常严峻。

被忽略的风险

顾宝昌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学者郑真真等人在调研中发现一个让他们自己也感到吃惊的现象:在湖北、江苏等地,许多符合生育二胎条件的夫妻最终选择了只生一个。这种现实与传统人口学者“一放开就多生”的观念迥然相异。

根据郑真真、北京人口研究所马小红等多位学者所做的调查,目前城乡居民的生育意愿较低,即使是符合生育二胎政策的居民,也仅有三成左右选择生二胎。

顾宝昌分析称,由于城市化和婚育观念转变等原因,人们已经接受了低生育的现实,并且将其转化为自己的生育行为。更加值得注意的是,生育率一旦降低,再重新将其提起来就非常困难。正如一位人口学者所言,将生育率提上去要比降下来更加困难。

持续走低的生育率和对这种趋势缺乏认识将带来可怕的风险。老龄化被低估就是其中一个。

根据“六普”公布的数据,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如果按1.8的生育率预测,2010年这一结果仅为12.42%,两者相差了近一个百分点。普查显示,2010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而按1.8生育率预测,2010年该结果则只有8.18%。

根据上述计算,郭志刚认为,事实已很清楚,即使是当前,中国人口老龄化就已经被明显低估,再推算到更远的未来,低估偏差必然更大。

老龄化被低估,直接导致相关应对措施不到位。顾宝昌分析,中国正在努力认识老龄化,但时间会证明,我们现在的认识只是冰山的一角,是很肤浅的。

老龄化挑战巨大,而老龄化与“少子化”相叠加,给社会带来的冲击更将难以估量。

根据“六普”数据,目前中国0岁—14岁人口仅占16.60%,比2000年人口普查下降6.29个百分点。而根据人口学统计标准,一个社会0岁—14岁人口占比15%—18%为“严重少子化”,15%以内为“超少子化”。

老龄化加速、严重少子化,再加上持续走低的生育率,中国人口的结构将会快速改变,而更大的风险还在未来。

郭志刚分析,现有人口结构将导致21世纪前半期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程度加重,继而导致21世纪后半期人口总量削减也会十分迅速。

多位中外人口专家赞同这样一个观点:对总和生育率的判断失误,将直接导致对老龄化程度和劳动力供应的误判,并且最终导致在生育政策调整上做出偏离实际、贻误后代的决策。《经济学人》在一篇报道中提醒,中国在未来将因为人口问题面临严峻挑战,而拥有适中生育率的印度和中东则将成为潜在的最大受益者。

而让顾宝昌感到担忧的是,由于对目前的低生育率缺乏正确的认识,对未来的人口风险,有许多人缺乏必要的警醒。“人口问题有个前瞻性,必须未雨绸缪,真的到了负增长了,你想要阻止负增长,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了。”顾宝昌说。

王羚,《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原文刊于2011年11月8日《第一财经日报》

本文图片作者:mrl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