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自然还债 - 中外对话
城市化

向自然还债

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北京的清洁饮水战略是什么呢?付钱给郊区农民来“种”水。凯瑟琳•埃利森探讨了中国找回已失去的珍贵自然资源的新希望。
  • en
  • 中文

全球变暖、加上已经很干燥的气候、再加上越来越多的人口,这就是困扰北京的噩梦:国家首都即将面临缺水危机,很可能就发生在今年的“绿色奥运”期间。

在这个拥有1500万人口的北方城市里,饮水供应非常不稳定,政府正在投资数百亿美金用于从南方的河流引水入京。然而,不那么受公众瞩目的一项创新计划是,北京付款给毗邻的河北省的居民用以“种”水,好像水就是一种农作物一样。

该计划实际上是几项战略投资之一,这使中国在考虑环境保护的新方法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直到最近,世界上大多数人还在把保护自然的责任推给慈善家。然而当大量证据显示这种方法不奏效的时候——包括气候变暖、地力耗尽和传粉媒介消失(pdf)——科学家和激进主义者已经转而敦促政府和企业付钱给人民,使之照管水土流失区、滩涂和其他那些我们所有人都依赖的环境 。例如,健康的、森林覆盖的流域有助于过滤饮用水、并防止水土流失。未被开发的滩涂能够保护附近的人类聚居地。

用新的方法看自然,迫不得已——以世界上一些最严重的环境危机的形式——反而将中国造就成为了领袖。在全国各地,土地利用规划者已经进行了大胆、代价昂贵的试验,以保护勤勉的“自然资产”。其结果已经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经验教训。

为北京供水

“我们正在投资一大笔钱,”北京与河北省签署了一项协议,北京地方政府付费用于提高相邻的河北省的水资源保护,当谈到该协议的时候,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一位高级官员王小平这样说。

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河北省辖区将由传统农产品转向节水作物,这意味着减少水稻的种植、增加玉米和马铃薯的种植。农民也将在他们的土地上植树育林,并减少杀虫剂的使用,以减少沉积物和污染物进入为首都的两座主要水库供水的河流。另外,作为回报,根据土地拥有量,每年北京将直接为相关的农民提供大概1600万美元;补贴河北农民的鸡、蛋和牛奶;修建两条新的高速公路,使河北的产品更容易到达首都的贸易市场。

土地所有者做出的几百万个决定能对人类生命保障系统——如来自河流湖泊的饮用水——产生什么影响呢?该计划突出了中国对此的关注。在过去几年中,北京已经把许多工厂迁出了其流域,这样农民就成为影响水资源质量的主要因素。当然,有惩治污染的法律,但是随着大棒已经被普遍证明是无效的,中国的规划者也愿意尝试一下胡萝卜。

日益膨胀的人口不断地加重本已脆弱的环境资源的负担,使得这一战略在全世界越来越流行。环境利益时常被一个地方传递给另一个地方,穷人生活在农村资源区而富人则是城市受益者。因此,有的环境保护计划能够把土地管理者转换成尽责的——也是有回报的——服务者,如河北省农民,许多大的环保团体和多边借贷方都在把目光集中在这类计划上。

保护自然资产

这个北京-河北协议是中国已经接受了这个概念的几种方式之一。其他承诺甚至更引人注目。例如,最近的一个五年计划(2006年-2010年)就包括了以环保优先的方式绘制全国的地图。根据这个计划,在“生态功能区”中不允许任何开发行为,生态功能区包括森林覆盖的流域,这些流域通过植物根的过滤作用来净化饮用水,并通过限制土壤流失来帮助防治洪水。

为了避免类似1998年中国长江流域导致数千人死亡的大洪水,中国已经在约3000万公顷的土地上禁止了林木砍伐。这也要求农民们放弃种植农作物,转而在6000多万公顷所谓的 “坡地”上植树造林。然而,补偿预算并不打算无限持续下去,这里仍然存在一个未决的问题,那就是一旦没有补偿了,这些由农民转化而来的育林者如何获得收入呢?

根据国家林业局的数据,在过去8年中,中国已经向坡地环保项目投入了超过174亿美元的资金。但是,2005年一份提交给国际环境与发展学会的报告指出,这个项目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缺陷,资金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为了努力改善该项目,中国领导人已经越来越多地加强了与美国科学家和NGO的合作,后者为鉴别和保护自然资源提供了最新的技术。例如,去年9月,几名隶属于政府的中国科学家会见了一个来自“自然资本项目”的小组,该项目由斯坦福大学、大自然保护协会和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开展,已经进行了1年。该项目开发出了绘图和建模软件,用以确定环境保护做的最好的地区,此软件作为一个工具,在帮助中国政府微调其保护“生态功能区”概念方面具有很大的潜力。

“迄今为止,我们一直都只在从事最简单的评估工作,因此这些工具对我们来说非常有用,”中国科学院的王玉宽说。

先付款,后使用

过去10年中,付款给农民以帮助保护环境的概念赢得了NGO雄厚的资金支持,如今这个观点在中国已经变得普及了。例如,在云南省喜玛拉雅山脚下的修复的丽江古城中,保护国际的一位年轻的科学家何毅一直在试图说服当地官员支持一项有助于保护当地水供应的计划。世界银行已经为这一计划的初期研究捐助了2万美元。

丽江因其水源清澈、洁净而闻名。丽江古城是联合国命名的世界遗产之一,每年大概有400万游客来到此地,徘徊于布满出售翡翠、银器、织物和茶叶的商店的曲径上,古镇的街道铺着圆石,上面排列着狭窄的沟渠,色彩艳丽的丽江三文鱼在里面飞快地游过。      

然而,跟中国其他地方一样,丽江的水供应面临着压力。环绕古城的城市开发正在快速进行中,每年来访的游客数量也在增加。长期以来,古镇唯一的水源一直是一个池塘。最近,地方官员启用了附近的拉市海作为补充。尽管环拉市海地区至少在名义上是一个自然保护区,但是农业污染已使拉市海的水几乎不能使用。

“我们打算使丽江成为中国其他地区的一个正面典型,”何毅说。他主张大幅度提高来该地区观光的游客的旅行费用,并把这部分钱付给农民以尝试污染较低的实践。

拉市海的农民已经按月收到了一小部分费用,用以奖励他们放过那些吃掉他们部分农作物的、来保护区过冬的珍稀鸟类。在采访中,他们表现出对农业污染动力学一无所知,但是所有人都非常感谢补贴的承诺。正如一个农场工人所说的:“多多益善!”

有什么看法:中国正在采取的方法是正确的吗?从长远来看,为“生态系统服务”付账是可持续的吗?

凯瑟琳•埃利森是《新生态经济:使环境保护有利可图的探索》一书的共同作者之一,也是斯坦福自然资本项目的咨询撰稿人。去年9月,她与该计划的一些科学家一起访问了中国。

首页图片由Natman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