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欧盟可持续金融新规影响几何?

这一新规旨在鼓励资产管理机构进行可持续投资并防止“漂绿”行为。但是,效果到底如何?
  • en
  • 中文
制图: <a href="https://www.danielstolle.com">Daniel Stolle</a> / 中外对话
制图: Daniel Stolle / 中外对话

欧盟新出台的《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Sustainable Finance Disclosure Regulation, SFDR)虽然名字听起来平淡枯燥,但其影响可能非常深远。

《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为资产管理企业披露投资行为的环境社会影响制定了共同规则。包括政府机构、地方议会、大小企业在内的用工方往往都会将员工的养老金管理外包。截至目前,养老金投资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或是否履行社会责任都没有受到足够的监管,也没有既定或公认的标准能够确保资金管理公司以“绿色”的名义销售的基金是名副其实的绿色基金。

从 3 月开始分阶段实施的《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取代了欧盟范围内的多项不同规则,要求基金经理按照一系列标准的要求向客户报告其“可持续”投资的相关情况。除养老基金外,这些客户还可能是保险公司、个人投资者或以自己的账户进行交易的投资经纪。

五年后,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将成为新常态。
安东尼奥·库姆巴拉基斯,普华永道(瑞士)可持续发展与战略监管负责人

该条例的推出是为了推动资产管理机构调整投资行为,转向可持续投资。由于《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具有域外影响力(无论投资地在何处,所有资金都必须进行标签),因而可能会影响世界各地在欧盟市场上寻求投资的企业的行为。大约 60% 的欧洲基金资产投资在了欧盟之外的地方。在中国,外资持股正在急剧增加

“绿色资产的市场需求巨大,但供应不足。一切最终都必须走向绿色”,剑桥可持续发展领导力研究所(the Cambridge Institute for Sustainability Leadership)研究员、欧盟委员会关于此法规的高级专家组成员保罗·费舍尔(Paul Fisher)博士说。

费舍尔博士认为,在推动绿色投资转型方面,新规 “是一把钝刀,也并非灵丹妙药”,因为资产管理公司通常不会近距离接触他们所投资的公司。但他说,考虑到“漂绿”行为频发的问题,这些法规又是必要的。“这是一个非常粗线条的机制;资产管理公司所能做的就是撤资或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支持气候友好型决议,但这将迫使他们收紧投资。”

新规有效吗?

自2018年《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进入筹备阶段以来,包括贝莱德(Blackrock)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在内的许多全球大型投资公司都已经采用了可持续发展标准。然而,仍然有许多未知数。欧洲议会正在对该条例的配套法规、技术标准以及定义“绿色”投资行为的《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the EU taxonomy)进行严格审查。这些配套政策要到2022年1月才会生效。

政策草案于4月21日发布,但欧盟委员会强调《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是一个正在完善中的文件,需要不断更新。更重要的是,草案在利益相关者之间还引发了一场关于哪些行业应该被视为绿色行业的激烈辩论。目前,欧盟已经推迟就天然气和核能的分类方案做出决议。有企业辩称,在全球努力淘汰污染更严重的煤炭的过程中,天然气和核能可以作为一种过渡性能源。

代表私人投资者的行业团体“投资欧洲”(Invest Europe)表示已经收到其成员提出的许多问题,他们对绿色新规很多内容难以理解。“绿色和深绿色——具体指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正在等待《监管技术标准》(RTS)和《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的出炉,但由于条例本身已经生效,我们的一些成员正在面临困难”,“投资欧洲”公共事务总监马丁·布列松(Martin Bresson)表示。他同时指出,初期的这些问题将随着法规的最终确定而得到解决。

欺骗性的绿色声明

今年1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一项对多家企业“漂绿”声明的研究,结论是42%的绿色声明都存在“夸大、虚假的情况或具有欺骗性”。

专家表示,本次新规将有效防止这种“漂绿”行为。普华永道瑞士(PwC Switzerland)可持续发展与战略监管负责人安东尼奥·库姆巴拉基斯(Antonios Koumbarakis) 博士表示,条例填补了空白,杜绝了“漂绿”行为,提高了透明度。

42%

的绿色声明都存在“夸大、虚假的情况或具有欺骗性”。

气候智库E3G的拜福德·曾(Byford Tsang)表示,法国已经出台了本国的信息披露规则,并产生了明显的积极影响。曾说:“《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的推出)给法国资产管理界带来了相当大的改变,披露程度变得更高,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报告的质量也提高了。”

欧洲可持续投资论坛(the European Sustainable Investment Forum ,Eurosif)主管维克多·范霍恩 (Victor van Hoorn) 表示,已经有证据表明,寻求投资的公司已经对《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做出了回应。“欧洲以外的公司也被自己的投资者和金融数据提供商问到有关绿色投资的问题,这说明该系统正在向企业温和施压,要求他们开始报告这些信息。”

在中国,企业已经紧随国家政策在可持续投资规划方面走在了前面。中国政府正在制定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治理信息披露规则,包括中英气候与环境信息披露试点、《深圳经济特区绿色金融条例》和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试点。这些规则正推动企业做好准备,应对面向欧盟市场的资产管理公司的更高需求。

例如,贝莱德投资了在上交所上市的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平安保险集团和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的A股股票。这些企业很可能最终被纳入《欧盟可持续金融分类方案》中,这具体取决于它们在绿色转型中所扮演的角色及其对可再生能源等绿色技术的投资情况。

更大的影响来自投资者对可持续金融产品的需求增加,以及可持续金融工具优于煤炭和采矿等传统投资的业绩表现,后者曾经是外资在中国市场最青睐的投资领域。贝莱德曾在一年前表示,作为其气候核心战略的一部分,该集团将退出煤炭投资。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也表示,已开始关注其投资组合的脱碳。

根据欧洲央行的数据,获得环境、社会和治理 (ESG) 授权的基金规模自2015 年以来增长了170%。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元区投资者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增长了20%。就业绩而言,欧洲的ESG和非ESG基金在疫情开始之前的收益水平接近,但疫情爆发之后,ESG基金的表现更为出色。

传统能源投资不再具有吸引力

普华永道的库姆巴拉基斯(Koumbarakis)表示:“五年后,ESG将成为新常态。煤炭等一些化石燃料能源投资不再具有吸引力”,因为其回报率相对较低。

中国的绿色产业快速发展,使得中国在利用绿色投资热潮、应对更严格的欧盟资产管理标准时占据了有利地位。

非营利组织CDP运营了一个企业全球信息披露系统。该机构向中外对话透露:“可持续发展绩效高、气候和环境友好的企业将有机会获得更多的海外投资。”这正好契合了政府去年发布的通过吸引国际资金和外国投资者来促进气候投融资的指导方针。

尽管对传统能源行业的投资似乎进一步减少,但总体而言,《可持续金融信息披露条例》等法规仍然会增进资金的流动。“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库姆巴拉基斯说。

政治风险

分析人士告诉中外对话,投资流动的风险不是来自更严格的可持续金融监管,而是来自全球保护主义抬头和中欧关系的不确定性。

“在我看来,问题是中国这类企业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大量的外国资本融资。我们看到了一种地缘政治趋势,即不同的区域经济体对关键技术领域的公司采取保护措施。它们更愿意自己直接为其提供资金,而不太乐于让国际资本参与此类业务的投资,” 欧盟可持续金融投资论坛的范霍恩表示。

“政治波动才是投资者现在必须应对的真正风险。所有这些不确定性不仅会对流入中国的投资产生总体影响,也会对流入中国绿色领域的投资产生影响,” E3G的拜福德·曾表示。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