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欧盟、美国和中国的绿色疫后复苏政策比起来怎么样?

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促使布鲁塞尔、华盛顿和北京投资于大规模刺激计划。它们的举措比起来怎么样?
  • en
  • 中文
作为疫后复苏计划一部分,美国有意大力投资风力发电。图片来源:<a href="https://www.danielstolle.com/">Daniel Stolle</a>/中外对话
作为疫后复苏计划一部分,美国有意大力投资风力发电。图片来源:Daniel Stolle/中外对话

欧洲各国目前正在对各自的复苏计划进行最后的完善。它们将把这些计划提交给欧盟委员会,以便在8000亿欧元的资金中分到一份。

中欧关系

阅读更多《后疫情时代的中欧关系》专题内容

布鲁塞尔的官员告诉各国政府,不要提交“购物单”式的计划给停滞项目寻找资金,而是草拟长期规划,以绿色和数字友好型可持续措施为重,如改善宽带覆盖、建设弹性电网和改善铁路连接等。

8000亿欧元中的很大一部分将以拨款的形式提供,其余则是贷款。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欧盟委员会将密切关注其用途,以确保其符合欧盟的绿色议程。

在美国,新任总统拜登的第一项重大胜利是一项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旨在重启美国经济运势,并为一项更大的计划奠定基础。

拜登的救助法案并没有明确提出将推动气候行动作为目标,但确实彰显了他承诺将绿色政策作为其任期核心的一些特征,而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就是第一步。后续法案“美国就业计划”(the American Jobs Plan)则要雄心勃勃得多,并且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气候行动投资之一。然而,由于国会的分裂,导致它面临着被严重削弱的威胁,因而只有一部分可能成为现实。

162

到2035年,中国希望新建162个机场,使机场总数达到400个。

与此同时,中国却更多地走在一条“一切照旧”的轨道上,部分原因是因为它较早地摆脱了疫情最严重的影响。然而,有迹象表明,新冠疫情可能已经略微加快了北京的绿色政策制定。

美、欧、中三者将基建作为摆脱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的焦点都在积极发展液化天然气等高碳排产业和发展更加绿色和可持续的经济之间摇摆。

4月22日至23日拜登主持的在线地球日气候峰会将是北京、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第一次有机会将近期的剑拔弩张放在一边,在更中立气氛下举行会晤。此次峰会期间,三方各自的疫情应对措施将成为讨论背景的一部分。

流动性至关重要

气候智库E3G和德国伍珀塔尔研究所(Wuppertal Institute)对当下的复苏计划进行了盘点。结果显示,在促进清洁交通方面,欧洲各国政府没有充分利用现有资金。

如何花这笔钱是一个分歧很大的问题:意大利的联合政府之所以崩溃,就是因为围绕支出轻重缓急的争吵,目前他们正在对支出计划重新进行评估。

E3G的费利克斯·海尔曼(Felix Heilmann)说,在现有的计划中,交通“在绿色复苏支出的问题上是一个比较矛盾的部门。”他指出,葡萄牙已经因为将公路网升级列入其复苏支出愿望清单而受到批评。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等非政府组织敦促意大利新政府“不要在化石燃料上花一欧元”,而应将重点放在电气化上,但清洁交通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的维罗尼卡·阿涅利斯(Veronica Aneris)称,目前尚未公布的计划远远不够。

她告诉中外对话,意大利的计划“对城市交通的关注微乎其微,而这正是大部分(交通)二氧化碳排放和大气污染物的源头”,并且该计划还“没有关注汽车行业的绿色与公正转型”。

拜登的新冠纾困法案在公共交通方面投入巨大,留出了大约300亿美元来支持各运输机构,其中10亿美元被留给了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Amtrak)。这一点意义重大,因为美国交通排放规模巨大,而且良好运行的公共交通可以减少对造成污染的私家车的依赖。

根据美国政府的数据,2019年美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为65.77亿吨,其中交通运输部门的排放占28%。

来自一家公共交通基金会“运输中心”(TransitCenter)的专家本·弗莱德(Ben Fried)告诉中外对话:“没有(经济刺激法案),许多运输机构都陷入了长期衰退”,法案将帮助许多机构生存到2023年。然而,弗莱德警告说,目前的法案“更多的是平衡运输机构的预算,而不是进行系统性改革。”他还补充说,任何用于电气化等气候友好方案的资金都将来自拜登尚未获得批准的基础设施计划——美国就业计划。

的确,美国就业计划为充电桩、更环保的校车等各个领域投入1740亿美元,并且还着重强调电动汽车的本土生产。

BYD's manufacturing plant in Lancaster, Los Angeles County, the United States
电动汽车制造商比亚迪在美国洛杉矶的工厂。图片来源:Yang Lei / Alamy

欧盟是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全球第三大温室气体排放者,并且也面临着同样大的交通问题。而且,与能源等其他行业不同的是,它的交通排放量正在增长。这主要归功于道路交通,因为电池等替代技术尚未对排放数字产生绝对影响。

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巨资,主要是为了提振受疫情影响而低迷的经济。中国先是在去年提出了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接着又在今年2月公布了绸缪多年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

然而,气候智库Ember的资深电力政策分析师杨木易认为,与其他危机后年份相比,中国的基础设施支出实际上有所下降,2020年的增长率仅为0.9%,低于2019年的3.8%,更低于全球金融危机后2009年的44.3%

就气候而言,新的交通计划是好坏参半。到2035年,中国的铁路网将从目前的14万公里增加到2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5圈。不过,中国政府还希望新建162个机场,使中国的机场总数达到400个。考虑到航空业对环境的巨大影响,这可能抵消铁路扩张带来的所有益处。

打造基础

拜登目前的救助计划包括为地方和州政府提供3500亿美元,表面上是为了帮助它们填补疫情造成的预算缺口。

这为改善供水系统、宽带网络、污水管道等基础设施打开了大门。近年来,许多基础设施都遭遇了资金短缺,新的投资应该有助于它们达到规范要求。

供水系统尤其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因此,尽管拜登的计划没有明确表示将提供气候适应资金,但地方政府会把这笔资金用在这一方面。

5400万千瓦

2020年,中国光伏和风电创纪录增长,增幅高达5400万千瓦。

智库E3G的美国气候政策专家奥尔登·迈耶(Alden Meyer)指出,别的不说,这3500亿美元将使地方政府能够稳住阵脚,恢复日常事务,在许多情况下,其中就包括气候行动。

迈耶解释说:“这笔钱将大大缓解财政压力,而财政压力过去经常意味着削弱气候政策。这减轻了政府削减非必要项目、只专注于应急服务的压力。”

大规模的电力部门脱碳支出仍有待通过美国就业计划提供,但该计划的成功与否将取决于它在国会遇到多大阻力,因为一些拟议的政策变化将威胁到化石能源行业的传统就业机会。

白宫也在3月份表示有意大力投资风力发电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前特别顾问杰森·博多夫(Jason Bordoff)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上撰文称,“随着经济陷入疫情的深渊,(政府)在这些新能源领域发挥领导作用可以刺激就业大幅增长”。

相比之下,欧盟80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则坚持,各国政府申请资金时必须考虑到气候适应等因素。要想基金申请获得批准,一个可靠方法就是专款专用,将钱用在改善脆弱的基础设施或建筑物翻新上。

Building retrofiting
建筑物的翻新将是欧洲实现低碳化的关键,图为法国巴黎的工人正在改造提升外墙的保温性能。图片来源:Alamy

建筑消耗了欧盟近40%的能源供应,造成的排放量占比也差不多,因此欧盟委员会迫切希望各国政府花巨资改造办公楼和住宅,提高建筑能效。

负责气候行动的欧盟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在宣布一项旨在在未来十年翻修数千万栋建筑的新计划时表示,“如果我们想重建得更好,就需要更好的建筑”。

在清洁能源方面,欧盟委员会还希望有投资于可再生能源计划。然而,一些欧盟成员国希望将复苏资金用于天然气和核能。

在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走廊上,人们不断争论的是哪些技术应该或不应该被归为有资格获得公共资金的低排放能源。这场争论不会很快结束,因为有关可持续金融标准的谈判仍在持续

中国已经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但在新的“五年规划”中却并没有多少落实这一目标所需措施的实质性内容。能源专家坚持认为,中国正在开始实施的排放交易等措施将是必要的。

到目前为止,中国今年在绿色能源产出方面表现不一。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统计,今年头两个月,中国新增发电装机1600万千瓦,其中一半是可再生能源,但新增煤电装机仍超过了300万千瓦。

杨木易指出,2020年“中国绿色产业发展步伐没有停止,一系列新兴绿色产业取得长足发展”。

这其中包括光伏和风电的创纪录增长,2020年增幅高达5400万千瓦。太阳能电池板组件产量同比增长超过20%

最终,由于资金分配过程复杂,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刺激带来气候友好型复苏的机会可能有限。中国有更大的余地改变路径,这只是一个它将何时、以及是否会发生的问题。

阅读更多《后疫情时代的中欧关系》专题内容。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