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担忧中资锌矿环境风险,印尼社区寻求世行介入

面对家门前即将建起的具有潜在致命危害的尾矿坝,北苏门答腊省的村民们要求世界银行遵守自己的可持续发展承诺。
  • en
  • 中文
虽然尚未获得许可,但是施工方已经开始为尾矿坝建设做准备。这座尾矿坝位于地震多发的北苏门答腊省索科米(Sopokomil)和帕荣吉(Parongil)村附近。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虽然尚未获得许可,但是施工方已经开始为尾矿坝建设做准备。这座尾矿坝位于地震多发的北苏门答腊省索科米(Sopokomil)和帕荣吉(Parongil)村附近。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印度尼西亚北苏门答腊省的村民们正翘首以待,看世界银行旗下的机构是否会回应他们反对在家园附近修建锌矿尾矿坝的呼声。

早在2019年10月,当地居民就向世界银行集团旗下的私营部门融资机构——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简称IFC)提交了针对印尼达尹里矿业公司(PT Dairi Prima Mineral,简称DPM)的投诉。2020年3月,国际金融公司受理了这份投诉,因为这家企业与其客户——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有关。这是国际金融公司首次受理涉及中国金融机构的投诉。

印度尼西亚的布米矿产资源公司(Bumi Mineral Resources)和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色股份”,英文缩写NFC)在印尼达尹里矿业公司中分别占股49%和51%。中色股份隶属于中国有色集团,曾获得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提供的7.21亿美元贷款和债券支持。2015年,国际金融公司投资3亿美元参股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双方就此建立联系。上述数据全部来自非营利机构——包容发展国际(Inclusive Development International,英文缩写IDI)的一份分析。该机构专门跟踪投资背后的融资链条。

随着印尼达尹里矿业公司试图扩大原有矿区规划范围,村民们越来越担心项目全面投产后带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该项目特许开采量大约占全球已知锌矿储量的5%,矿区占地24636公顷,其中1.6万公顷属于森林保护区。该公司在1998年获得开采特许权,中色股份在2018年成为其大股东。

IDI得到的项目相关文件显示,该项目投产后开采出的矿产资源将被运往中国,用来制造汽车、飞机和生产建筑材料。中色股份已经在向另外一家中国大型企业、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万向集团销售锌矿产品,而包括大众、福特和通用在内的知名汽车品牌都是这家企业的客户。

安全隐患

当地居民投诉的核心问题是一个用来处理矿石尾料的尾矿坝。这个大坝原本位于该矿的处理设施附近。但是现在规划发生了变化,大坝新址距离最近的村庄只有几百米。国际专家指出,尾矿坝改址可能会带来致命灾难。

Sopokomil Village
几百米外新规划的尾矿坝一旦开工,索科米村就将陷入危险境地。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在斯坦福任教的理查德·米汉(Richard Meehan)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专门从事地震、沉降和洪水的风险评估工作。他担心,一旦出现溃坝,将会引发致命的泥石流灾害。

他说,达尹里矿业公司的环境影响评估缺乏信息和透明度,但确实承认了项目所在地土壤性质为松软薄弱的火山灰。他在一个YouTube视频中谈到该尾矿坝给索科米(Sopokomil)和帕荣吉(Parongil)村带来的风险时强调,在地震高发区建设尾矿坝需要“建在基岩这种可靠的地基上”。

米汉以2014年加拿大发生的波利山(Mount Polley)矿污水泄漏事件为例,证明松软土质会导致溃坝事故。

震动也会破坏大坝内部结构,污染周围水质。米汉在一份书面材料中指出, “设施内部会出现断裂,导致有毒物质泄漏到地下水中,或者大坝本身坍塌引发有毒污水四溢。在极端情景中,有毒泥浆可能将索科米村整个冲走。这种事故可能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发生。”

水文和地球物理学家史蒂文·埃默曼(Steven Emerman)在他提供给国际金融公司的证词中说道:“这个尾矿坝的设计强度只达到应对百年一遇的洪水,这不符合国际标准和印尼法规要求。”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认为坝体设计应该能够应对万年一遇的洪水。他还指出,将尾矿坝建在如此靠近居住区的地方,在中国也是违法的。

水质污染和洪水

虽然尚未完全投入运营,但村民们表示,正在进行的勘探和开发工作也不符合安全标准,并且已经引起了水污染和突发洪水。

苏吉安托·哈苏吉安(Sugianto Hasugian)是邦卡拉斯(Bongkaras)村的村民,他在达尹里矿业公司的钻探部门工作过两年。这两年间,他亲眼目睹了该公司安全措施松懈的状况。勘探队在邦卡拉斯村附近钻探到地下千米深,并任由液体废弃物流入河道。他说:“最后废弃物进入了河道,甚至流到了村民的住地附近。”

Bongkaras River
邦卡拉斯村的村民认为,最近他们的健康出现问题就是因为矿井污染了主要饮用水源导致的。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邦卡拉斯村的饮用水、以及自己食用和对外销售的鱼类产品均源自附近的西卡洛姆巴姆 (Sikalombum)河。当地农民洛里斯·班辛(Loris Bancin)说,大家最近开始出现一些不太常见的健康问题,比如皮肤问题和体内疼痛等,“我肯定村民经常生病的原因跟饮用水有关”。

2018年,突发山洪席卷了矿区附近的邦卡拉斯村和隆高丹 (Longkotan)村,导致西里马·榜鹅榜·达里尹(Silima Punggapungga Dairi)区的六位居民丧生。

居民们认为洪水是由周边山区森林砍伐引起的。苏吉安托(Sugianto)说,“自从2010年钻探工作开始以来,为了给钻探设备腾地方,山里多片林区都遭到了砍伐。”当地居民一直担心会再次发生洪水。

“先上车,后买票”

除了尾矿大坝,当地居民还在关注矿业问题的印尼非政府机构联盟JATAM的支持下,反对对达尹里矿业公司2005年原版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其他若干修订。目前,达尹里矿业公司正在努力获得印尼政府对修订版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批准。其中最具争议的问题在于矿山爆炸物仓库的新址。

然而,爆炸物仓库其实已经在新址建好了,距离隆高丹 (Longkotan)村只有50米。村民曼格图尔·帕达曼·卢曼托兰(Mangatur Pardaman leumantoruan)说:“如果有一天仓库爆炸了怎么办?”

印尼民间组织BAKUMSU(北苏门答腊岛民众法律援助研究所)协调员朱尼蒂·阿里通南(Juniaty Aritonang)说:“达尹里矿业公司在没有获批的情况下就在一处居民区附近建了一座爆炸物存储设施,应该因此受到处罚。”

Explosives warehouse at Dusun Sipat, Longkotan Village
这个新的爆炸物仓库就建在隆高丹 (Longkotan)村旁边。达尹里矿业公司修订版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提出要用这块地建造仓库,然而这份修订报告本身尚未获得批准。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来自JATAM法律部门的穆罕默德·贾米尔(Muhammad Jamil)说:“我们要求印尼政府不要授予达尹里矿业公司[采矿]许可,并拒绝批准他们提交的修订版环评报告。” 不过,目前印尼政府还没有做出回应。

印尼环境和林业部也没有对BAKUMSU提出的类似请求做出回应。

除了向印尼相关部门提出抗议之外,JATAM、BAKUMSU和IDI还支持村民向国际金融公司进行更大规模的投诉。该活动由矿区附近的当地非政府组织Yayasan Diakonia Pelangi Kasih(YDPK)负责协调。

错综复杂的融资关系

除了指责达尹里矿业公司未能遵守其原有的矿山发展规划外,当地社区向国际金融公司提出的投诉还涵盖其它方面的内容。根据YDPK的说法,村民还指责达尹里矿业公司未能就拟变更计划的环境和社会风险(包括尾矿坝给他们带来的安全威胁)很好地征询公众意见。

road to mining production area at Longkotan village
2018年中色股份控股达尹里矿业公司后,便认真地开始了矿山开发工作,预计最快在2022年全面投入运营。当地居民表示,达尹里矿业公司改动矿山发展规划没有征询他们意见,而目前正在进行的大部分工作也超出了印尼政府许可的原计划范围。图片来源:通戈·西蒙根松

国际金融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框架就世界银行和国际金融公司的金融合作伙伴如何促进健全的环境和社会影响管理做出了规定,并鼓励信息公开和问责。

投诉认为,国际金融公司自身的贷款和股权关系意味着它通过对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股权投资间接支持了达尹里矿业公司。因此,如果达尹里矿业公司破坏了国际金融公司的规则,那么国际金融公司也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IDI执行董事大卫·普雷德(David Pred)表示,自从认定投诉符合其受理标准以来,国际金融公司的申诉受理部门就“开始进行评估,以确定案件是适用纠纷调解程序还是应该转为合规调查案件”。

普雷德期待申诉受理部门能够很快发布评估报告,并希望能够促使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开展行动,敦促中色股份“回到谈话桌上,解决当地居民对环境、社会和安全风险的严重关切”。

但是普雷德说,到目前为止,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没有表示出进行对话的意愿”或鼓励其客户中色股份与当地村民共同参与调解程序。

普雷德说,如果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无意遵守国际金融公司的环境和社会标准,那么“国际金融公司应当切断与它的关系”。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