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企业、政府和投资者已经拥有减少毁林的工具

着手阻止牛肉、棕榈油和大豆等大宗商品造成生物多样性丧失,并不需要等到下一次数据技术飞跃。
  • en
  • 中文
巴西塞拉多地区为了生产大豆而进行的毁林。图片来源 © Marizilda Cruppe / Greenpeace
巴西塞拉多地区为了生产大豆而进行的毁林。图片来源 © Marizilda Cruppe / Greenpeace

全球商品贸易的复杂和不透明一直是遏制热带森林砍伐的行动所面临的一大障碍。但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不作为的借口,因为目前可用的最佳数据已经能以前所未有的细节将商品市场与栖息地丧失以及对生物多样性的冲击联系起来,从而让企业、其供应商和投资者以及政府能够发起有针对性的全球努力,以避免在这一问题中扮演角色。

热带和亚热带森林遭到的破坏是目前全球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源,也是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主要驱动因素,直接影响着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生计,还干扰了关键的生态系统服务。

上个月,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INPE)发现2019年亚马逊的森林砍伐创下了12年来的新高,更突出了这个问题的棘手性。这是关于亚马逊地区接近危险临界点的最新警告。在这个临界点,森林砍伐、野火和气候风险的叠加作用将导致该地区的热带森林无以为继,让这一生物群落区变为一块物种贫乏和严重退化的灌木状栖息地。无论该临界点是否或将何时来临,大多数科学家都认为,亚马逊的生态韧性已经被严重削弱。

这幅摄于2019年8月的卫星照片显示亚马逊地区广布的野火。火经常被用于清伐土地用于农业目的,而且在干燥季节正变得日益普遍。2019年巴西的毁林达到了12年内最高程度。图片来源:Lauren Dauphin / NASA Earth Observatory

全球森林砍伐最大的驱动因素是农业扩张,从而为全球和国内市场生产牛肉、棕榈油和大豆等商品。如果不能清楚地了解供应链是如何将生产者和消费者连接起来,就不可能确定最需要在哪里和应该由谁来采取行动,以及目前的各项举措是否正在带来实质性的积极变化,甚至不可能全面了解目前问题的严重性。

为了采取行动要回答的许多问题,答案其实早已存在于我们已经掌握的数据中。眼下的挑战是以更具创造性的方式找到我们已经触手可及的答案。

Trase倡议的诞生正是为了直接回应这一挑战。Trase是一个独立的、基于科学的供应链透明度与情报平台,致力于助推大宗商品生产、贸易和消费的可持续转型。

我们使用的供应链数据来源广泛,从公共数据到公司自行披露数据,从而把生产地区、贸易公司和进口国家联系起来。重要的是,我们的工作针对的是整个出口部门,比如巴西大豆和印尼棕榈油。

我们独到的地方还在于,我们利用所掌握的数据描绘(map)供应链的中心环节的示意图,把买家和投资者与特定的生产地区连接起来。通过将这些高分辨率的供应链示意图与新的、落实到空间上的对大宗商品毁林和其他可持续性指标的评估,就能够揭示大宗商品市场对生物多样性和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截至目前,Trase已经绘制了超过一半的与毁林相关的全球商品贸易的示意图。

2009至2018年来自巴西多种生物群落的大豆出口量(M=百万吨)。中间栏代表出口公司。总体上在此期间共有超过6.26亿吨的大豆从巴西出口,其中56%前往中国。绘图:Trase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能够帮助市场主体管理供应链风险,并通过聚焦企业和政府的行动,强化问责制度。

例如,一家从巴西购买大豆或大豆衍生产品的公司可以从超过2000个市镇和成百上千家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但Trase的数据显示,与大豆生产相关的森林砍伐大多集中在其中一小部分地方——通常只占所有产地的1%或2%。就中国的大豆进口而言,80%以上的森林砍伐和与之相关碳排放都来自于一个地区,即塞拉多(Cerrado)北部的马托皮巴(Matopiba,马拉尼昂、托坎廷斯、皮奥伊和巴伊亚四州的合称),而塞拉多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草原生态系统。与牛肉和棕榈油等其他商品的供应链相关的森林砍伐也呈现同样的模式。

2018年巴西由大豆生产驱动的毁林。塞拉多生物群(线描区域)受害最严重。图中最高的两个尖顶代表马托皮巴地区的巴尔萨斯(Balsas)和贾博兰迪(Jaborandi)两个市镇。绘图:Trase

事实上,我们大多数的供应链绘图(mapping)工作使用的数据都是为了其他目的而收集的——税务记录、报关单等。例如,Trase利用原本出于卫生防疫的目的而收集的牲畜流动记录,来找到为巴西屠宰场供应牛只的间接供应商。对于巴西这样一个牲畜经常在相距数百公里的设施之间频繁移动的国家而言,破解这一问题至关重要。

我们认识到不需要等到有了更详细的数据才推动变革,因为这么做会让我们拖延行动,甚至成为不作为的借口。通常而言,企业、政府和投资者只需要一个切入点,让它们知道应该在哪里先做努力从而避免在森林砍伐和生物多样性丧失中扮演角色。

经常有这种假设,人工智能和区块链系统等“大数据”和新的“数据技术”能为这个问题提供答案。但重要的是,首先必须清点我们已经拥有的数据,搞清楚其中哪些是可信的,并将它们充分利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定哪些地方真正需要新的信息,以及新技术究竟是否有用和有什么用。

通过实现各个数据集之间的互通,可以深化利用现有数据。例如,我们借助Trase金融(Trase Finance),通过把公司、资产、工具和金融机构连接起来的复杂性途径(complexity pathways),我们得以把自己的供应链数据与开展大豆、牛肉和棕榈油贸易的公司的1万亿美元的股权、债券和贷款数据联系了起来。

下一步要做的是充分利用现有和将会出现的有关供应链联系、融资,以及环境和社会影响的数据,为可持续政策创造动能,例如通过与企业、政府和环境运动等建立伙伴关系。

中国主要把大豆作为动物饲料,同时也用于生产食用油。图片来源:Alamy

我们已经通过CGF大豆买家联盟(CGF Soy Buyers Coalition)为超过15家知名零售商和品牌提供了支持,帮助它们确定巴西大豆的生物多样性高风险采购区。法国政府新的森林砍伐监测系统正在使用Trase的数据。压力团体也利用我们的数据开展针对性的造势活动,最近有团体借助调查报道追溯英国鸡饲料部门的原料来源,将其与巴西塞拉多地区的清伐活动联系起来。

我们看到,企业与国家政府建立的各种联盟(coalitions)的动能正日益强劲,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认识到采取集体行动——包括在国际大宗商品贸易的环境影响这个问题上——的必要性。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正在认识到其大部分环境影响都在海外。各国还认识到,努力必须建立在透明度和科学的基础上,例如通过中国和新西兰领导的、得到70多个国家政府支持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联盟”(Nature Based Solutions Coalition)。同样,“基于科学的目标倡议”(Science Based Targets initiative)正在推动各方做出具体、量化的承诺,促使企业采取行动落实1.5摄氏度温控目标,如今已有超过1000家大型企业在响应号召采取行动。新近成立的“自然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ask Force on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反映了金融机构及其发挥的关键作用正日益成为关注的焦点。

此类合作通过推动或要求数据公开,将供应链分析、机遇和压力都提升至新的水平。企业、投资机构和政府持续提高透明度和信息公开水平对于确定其供应链和投资组合与森林砍伐的联系,以及采取措施减少这些影响而言,都至关重要。

只公开信息还不够,关键在于,不论是有关承诺、可追溯性、还是行动的信息应该都是协调的(harmonised),其数据管护(curate)应有助于得出有关整个行业所取得的进展的有意义的结论,这其中包括对大宗商品贸易给生物多样性带来的影响的理解。

我们需要超越粗糙的国家层面的影响评估,转而去量化特定市场、买方和商品给单个受威胁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这就需要一种可以推而广之的方法,以一致而有效的方式让可获得的最佳数据得到利用,在可以获得的情况下利用详细的示意图,如果还没有,则借助区域性的估计。与我们合作的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UN-WCMC)领导的贸易发展与环境中心(Trade Development and Environment Hub)就处在应对这一挑战的最前沿。

在所有这些努力、伙伴关系、联盟和倡议中,中国拥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力量和影响力来推广可持续贸易。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大豆、牛肉和木材产品进口国,和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这些都是与森林砍伐和退化,进而与生物多样性损失和陆地温室气体排放关联度最高的商品。

2009至2018年巴西各市镇与对华大豆出口相关的毁林风险。该风险评估的是一个进口主体所进口的大宗商品与其产地近期毁林直接相关的风险。上部的集群代表塞拉多地区的出口市镇,下方集群代表巴西其他地区的出口市镇。圆形颜色越深、尺寸越大,风险越高。图中最大的三个圆是马托皮巴地区的巴尔萨斯、科伦蒂纳(Correntina)和贾博兰迪三个市镇。绘图:Trase

中国现在就已经可以采取具体措施处理自身的海外环境足迹。第一步是确定其进口大豆、牛肉及其他商品和森林砍伐与气候风险之间的联系。Trase在牛肉大豆方面的工作已经为这种努力创造了条件。中国买家和政府在此基础上并结合其他信息,就能更加细致地调查这些联系和风险,比如通过制定信息披露规则,而它继而又能推动与供应商合作和政策的发展,从而建立一个更加可持续的贸易体系。

对中国来说,这不仅事关其国际声誉和兑现其可持续发展承诺的能力,还事关其食品供应链的安全。例如,区域森林砍伐加剧的气候变化已经影响了拉丁美洲的大豆的产量和收成,而那里正是中国主要的大豆生产地。2020年,巴西最大的大豆产区南里奥格兰德州(Rio Grande do Sul)因干旱导致产量下降近50%。气候模型持续预测巴西北部和东北部地区降水量将大幅下降,那里正是巴西大豆种植扩张的主要前沿——这可能对该部门造成毁灭性打击

《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会议即将于明年在中国召开,几乎所有国家都会参会。作为主办国,中国拥有得天独厚的机会展现领导力,以科学为依据,以大气概对所有大宗商品供应链上的毁林采取零容忍立场。这是保护全球生物多样性和履行《巴黎协定》承诺必须迈出的关键一步。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