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将大自然视为最根本的资本

自然资本作为一种新的低碳投资形式正在兴起,它承认生态系统的内在价值。
  • en
  • 中文

随着全球低碳转型步伐的加快,大规模的自然友好型投资产品正在涌现,为机构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机遇,分散投资风险,同时保持具有吸引力的长期收益。

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各国政府都在努力防止大规模的经济崩溃。与过往的经济危机不同,多国政府正在为刺激经济复苏描绘新的蓝图,制定更有力、更清洁、更具有韧性的经济措施。如今,环境和气候关切已成为创造性经济思维的重中之重。

然而,尽管抓住这一机遇的国家并不多,但全球领导人正在承诺将为绿色刺激项目提供数千亿美元的政府资金。例如,在欧盟价值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复苏计划中,三分之一的资金将被用于绿色举措,包括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提高能效、投资于保护和恢复自然资本。

这样的绿色经济刺激政策能让机构投资者认识到,他们面临着受困于搁浅遗留资产的直接风险,以及与公众情绪相对立的声誉风险。

不断增长的寻求重新配置的资本需要新的、低碳的和去碳化的投资机会,它们需要能够提供强劲的现金流和可靠的长期收益。目前来说,由于缺乏其他选择,可再生能源项目获得了大部分的资金。然而,自然资本正在成为新的投资主题。

扩大投资机遇

自然资本投资认识到湿地、土壤和森林等生态系统的内在价值,以及它们为人类提供的福利,包括可靠的水资源、作物授粉、虫害控制和碳汇。如果想要保持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就必须对水资源的质量、生物多样性、土壤和海洋的健康,以及防止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影响赋予价值。

可投资的自然资本资产包括,可持续的再生性农业和耕作方法、可持续的林场管理、水产养殖、可持续水生产和水资源保护、 生物多样性和野生动植物的保护和恢复,以及与海洋相关的投资,例如可持续渔业、海岸修复和蓝碳

在许多投资案例中,这些资产已经从当前业务中提供了基准收益,例如粮食、纤维和木材。作为自然资本投资产品,它们也有可能通过碳汇和土地修复产生额外的收益。随着资源的再生,自然资本提供了潜在的更高的收益率和更高的价值输出。

在碳汇方面,许多政府和企业已经对因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产生的碳资产进行了估值和支付,例如在自愿和受监管的碳市场上交易的碳抵消。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预计对生物多样性、野生动物和自然资产(例如珊瑚礁、海洋、红树林和雨林)的投资将带来越来越多的收入。例如,澳大利亚昆士兰政府通过“土地修复基金”(Land Restoration Fund)支付了基于自然的协同效益。例如,红树林的复植可以降低风暴的破坏程度,为鱼类提供繁殖地,并且被认为是最有效的碳汇之一

10万亿美元

到2030年,三大经济社会系统在“自然受益型”的转型道路上,可以创造出10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

自然资本是一种无关联的资产类别,即不受总体金融市场变动影响。自然资本投资在向低碳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提供了多样化的投资形式,同时还能获得健康的收益。它可以帮助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以一种不仅危害较小,而且有可能恢复自然环境的方式满足其对托管收益的需求。

投资产品可以从传统的金融工具中衍生。例如,在与环境绩效挂钩(例如实现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债券市场迅速增长的基础上,我们看到了新的金融创新,珊瑚礁信贷(Reef Credits)、雨林债券(Rainforest bonds)和犀牛影响力债券(Rhino Impact Bonds)已成功进入了市场。

大自然需要更大规模的行动

我们知道,机会就在眼前。世界经济论坛(WEF)在近期的报告中指出,到2030年,三大经济社会系统在“自然受益型”的转型道路上,可以创造出10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和3.95亿个就业机会。要抓住这三大系统中的所有机会,每年所需的投资总额估计约为2.7万亿美元。

公共政策也需要特定的项目。欧盟委员会号召在未来十年内每年投入220亿美元,用于种植超过30亿棵树,恢复2.5万公里的河流,减少20%的化肥用量,将采用有机农业管理的农田增加到25%。

为了推动这一进程,汇丰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与气候变化咨询和投资公司授粉(Pollination Group)结成了伙伴关系,旨在将自然资本作为一种资产类别主流化。双方合作成立的新公司名为“汇丰授粉气候资产管理公司”,计划建立一系列自然资本基金,投资于长期维护、保护和加强自然环境的各类活动,以及应对气候变化。

除了追求财务收益外,我们还寻求通过投资开拓新的自然资本市场。例如,澳大利亚的再生农业具有土壤碳汇等共同效益,可在区域性计划中实现盈利;美国的商业林业项目具有水土保持效益;拉丁美洲和欧洲的综合景观项目具有多重收益来源,包括林业、农业、碳信用额度和生态旅游。可衡量的、额外的和长期的影响是投资的基本原则。每个投资机会将根据高环保标准进行评估,并需要证明在其项目周期内产生积极环境影响的潜力。

在每项投资开始时,将对自然资本创造价值的潜力进行量化,并在六个影响领域制定积极影响目标。我们将利用一款行业领先的专有影响评估工具,对这些目标的进展进行监测和报告,为影响力评估在自然资本领域设立新的标准。

我们知道,人类与自然的经济关系必须改变。我们正快速接近环境临界点,由于我们未能正确量化和评估生态系统的重要性,野生动物、栖息地甚至物种都在快速和加速流失。

是时候让大自然恢复平衡了。当数以万亿计的新创资本正在寻找目标,我们的家园——地球——正是最具有价值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