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柬埔寨:变成水泥的喀斯特

为满足建筑业的水泥需求,石灰岩山体正在被吞蚀,那些可能因此消失的未知物种却几乎无人顾及。
  • en
  • 中文
村民农温看着柬埔寨南部喀斯特山体——拉昂山被开采。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村民农温看着柬埔寨南部喀斯特山体——拉昂山被开采。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农温(Nuon Oun)是柬埔寨南部罗蓬索莫村(Tropaeng Thmor)的村民。今年夏天,他眼看着一家水泥公司开始削去村庄对面的山体。拉昂山(Phnom La’ang)最南面的山顶到山脚被撕开了一道长达数百米的口子,挖掘机和自卸车像一群昆虫一样在山腰上啃噬。

农温说:“今天早上炸了三次”。这是7月底一个星期天的下午,这里的居民都跟他一样聚集在一家小型干货店兼理发店里。

农温过去常常爬到山侧高处,捡拾木柴拿到村里来卖。他会遇到野猪、猴子、鸡和蛇,传说还有老虎。现在,就连村里的牛也不敢靠近山体,因为即使人都会被爆炸波震得从摩托车上摔下来。

“当他们开始炸山时,一切都变得无声无息,动物们也不见了,”农温说。

泰文隆公司(Thai Boon Roong)早在20多年前就声称要用这座山来造水泥。这家企业是由一些中国投资者和一位性格古怪、人脉深厚的柬埔寨大亨生前共同投资的。拉昂山属于喀斯特地貌,面积有500多公顷,位于柬埔寨贡布省。该公司很早之前就打算在山脚下建水泥厂。如今,这个计划正在付诸实施。去年它开始在拉昂山的一侧炸山采石。

拉昂山脚下的泰文隆水泥厂。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2019年第四季度,柬埔寨获得了破纪录的投资,共批准了近1500个项目 ,投资额近50亿美元,为史上最多。为了满足建筑业的需求,这个国家的石灰岩山体就像它的沙质海岸一样正在被吞噬掉,但极少有人考虑失去了什么。

尽管保护生物学家警告说,喀斯特地貌中有未被发现的物种。

长居柬埔寨的蝙蝠专家尼尔·弗雷(Neil Furey)说,当地和国际研究人员一直都对喀斯特重视不足,其重要性才刚刚开始被人们认识到。

他说:“喀斯特支持着非常独特、极具地方性的生物群落,这一点一直没有得到人们的认识。”

“物种工厂”

荷兰植物学家和软体动物学家贾普·万·维穆伦(Jaap Jan Vermeulen)解释说,蜗牛就是一种指标性生物。他的工作集中在湄公河三角洲地区,越南和柬埔寨海岸上一系列相对较小的石灰岩地层是他的研究重心。

在他关于露出地貌的岩层的蜗牛报告中,维穆伦用圆点标记出喀斯特地貌:它们沿着越南的坚江海岸在柬埔寨与越南交界处形成一个集群,而拉昂山则是一个大点。

维穆伦把这些石灰岩山丘称为“物种工厂”。今年早些时候,他发表了一些研究成果,其中包括一种新发现的蜗牛(Aulacospira furtiva)。这种蜗牛为贡布省磅德拉县喀斯特地区(距离拉昂山20公里)所特有。与其他蜗牛不同,它的外壳更扁平,在外壳开口处还有额外的“牙齿”。维穆伦解释说,这些独立存在的石灰岩山丘意味着它们是进化的岛屿,有着独特的物种适应不同的条件。进一步来说,他的理论是喀斯特的极端环境 “促成了新物种形成”,加速了进化。”任何被困在山丘上的动物都必须进化,否则就会灭绝”。

他说,拉昂山是湄公河三角洲石灰岩群中最大的喀斯特,这里有8种特有的蜗牛,是该群中数量最多的。他认为,仅在拉昂山就有100多种其他未被确认的无脊椎物种。

维穆伦说:“这些山丘(的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有很多在其他地方没有的物种,它们将全部消失。”

拉昂山与外界隔绝的石灰岩洞穴和悬崖是一个个丰富的和具有高度地方性的生物多样性“岛屿”。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2007年到访拉昂山后,柬埔寨爬虫学家娘提(Neang Thy)说,他发现了一个弯趾壁虎的新品种。他认为石灰岩松散的岩石和洞穴可能为青蛙、蛇和爬行动物提供微生境。

“水泥行业对那里的壁虎和其他无脊椎动物来说是威胁,”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如果不采取行动,喀斯特的所有物种都将消失。”

蝙蝠专家弗雷说,虽然专门研究蝙蝠的人不多,但他们吸引了更多的资金,因为这种生物是哺乳动物。全球研究其他喀斯特特有物种,特别是无脊椎动物和植物的科学家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都在湄公河三角洲以外的地区工作。

虽然拉昂山是柬埔寨最大的蝙蝠栖息地之一,但弗雷说他已经有几年没在这里进行研究了,因为进山需要拿到泰文隆公司和政府许可。为了避免麻烦,他将研究重点放在了贡布和马德望省的其他栖息地。这些栖息地由社区负责保护,他们收集蝙蝠粪并将其作为肥料出售。

他说:“我们对于洞穴生物多样性的探索真的还处于初级阶段,几乎每次调查都会发现新的生命形式。”

冲突

美国植物学家安德鲁·麦克唐纳(Andrew MacDonald)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探索拉昂山。他说,那时刚刚实现和平的柬埔寨正努力重建,喀斯特地貌就像是“岛屿”,到处都是仿佛来自“异世界”的动植物,与周围森林里的大不相同。就在麦克唐纳被拉昂山所吸引的时候,泰文隆公司也同样注意到了它。

一些长期住在山边罗蓬索莫村和拉昂村(La’ang)的居民说,该公司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在山的附近出没,修建一些仓库或从居民手里买地。在过去十年里,随着该公司在山上建造水泥厂、工人住房和混凝土围栏,各种活动都在增加。

泰文隆公司并未就其在拉昂山的活动与山脚下的罗蓬索莫村居民进行协商。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在成立之初,泰文隆集团旗下的酒店、报纸和其他公司,或许与其亿万富翁老板、柬埔寨商会首任会长藤奔马(Teng Bunma)一样出名。藤奔马还面临着贩毒和在飞机上挥舞枪支的指控。

该公司的水泥采矿业务正以极快的速度发展,尽管它不太愿意公开披露自己在贡布的历史。《柬埔寨日报》2006年的一篇报道称,泰文隆公司想要收购卓雷丁水泥厂(the Chakrey Ting Cement Factory)。这家工厂位于拉昂山西边约10公里处,是作为中柬友谊的标志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于1961年建立的。2012年,中国国有企业华新水泥投资1亿多美元重建了这家工厂。

尽管早在2013年泰文隆公司就在拉昂地区获得了850公顷的采矿特许权,但直到去年11月该公司才举行了水泥工厂的揭幕仪式。

当地和英文媒体对仪式的报道称,泰文隆公司得到了不公开的中国投资。然而,来自中柬华盛工程有限公司的一份公司新闻稿表明,他们公司将主导采石业务。

保护柬埔寨喀斯特

2016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设在当地的办公室开始着手保护贡布省的一些喀斯特区域,将一些新物种列入其濒危物种名录。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柬埔寨负责人卢瓦尼(Lou Vanny)说,该组织一直敦促环境部将拉昂和贡布省的其他四座山列为保护区,尽管目前该部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卢瓦尼说环境部在IUCN的支持下联系了泰文隆公司,敦促他们100%保护拉昂地区。该公司拒绝了。环境部随后将要求降低到70%,然后是50%,最后是30%。但该公司不为所动。

卢瓦尼说,泰文隆公司最终提出对500公顷土地中的16公顷进行保护,至此环境部退出了谈判。

“环境部没有放弃这项努力,”他补充说,并指出环境部正在与文化艺术部联手,将山上的一座寺庙列入保护。“他们仍然在努力,他们尽了最大努力,”他说。

佛教僧侣们正在参观磅德拉,这是一座受保护的喀斯特山体,距离拉昂山20公里。这两座山被认为是佛教圣地。拉昂山上至少有一座寺庙。这对这座山的保护工作很有帮助。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这种僵局是最危险的,”维穆伦解释说,“因为在其他地方……公司正是在这种僵局期静悄悄地尽自己所能将山炸掉。”

环境部没有回应本文作者的问题。贡布省环境部门主任苏贴(Suy Thea)说,他太忙了,没时间回应。

建设高峰

柬埔寨的水泥需求主要由国内生产来满足。其水泥产量从2018年前9个月的 360万吨增加到2019年的近800万吨。柬埔寨矿产能源部大臣苏赛(Suy Sem)说,该国在2018年后开始增加水泥进口以支持当地需求。

卢瓦尼认为,国家不必完全牺牲拉昂山也可以满足其建设需求。他说, Chip Mong Insee(CMIC)水泥公司日产量5000吨,是泰文隆最大产能的两倍。该公司拥有一片较小喀斯特的采矿特许权,足以支持其80年的石灰石供应。

但当被问及泰文隆为何能与环境部对峙时,他声称该公司有强大的人脉。最近的水泥厂揭幕仪式,不仅有中柬华盛工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出席,还有包括总理洪森在内的柬埔寨高级官员参加。

他说:“他们把总理带[到山上]来,是为了表明这个地区属于泰文隆。”

根据柬埔寨法律,授予企业的土地和采矿特许权必须公示,但卢瓦尼说,他多次查询有关泰文隆的详情,但一直无法获得关于其特许权条款和规定的环境影响评估的信息。

通过适当的规划,可以将采石和水泥生产对环境的破坏保持在最低限度。不过,公众很难对泰文隆公司在拉昂山的活动进行监督。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维穆伦承认建设需求有部分合理性。但他认为在山丘的一部分进行采石比将其整个削除要好。从理论上说,可以将采矿限制在一个小空间内,或是部分喀斯特,至少使一些生活在山丘上的特有物种免于灭绝。

他说:“在使用ANFO(一种工业炸药)进行爆破的工人入场前进行适当的规划和生物多样性评估,即使是为了生产水泥而大规模采石,也有可能避免对生物多样性造成重大破坏。”

卢瓦尼认为水泥工业可以找到采矿与自然二者兼顾的方法。他与当地企业集团CMIC公司和该地区最大的生产商泰国暹罗城市水泥股份有限公司(Siam City Cement Public Company Ltd.)合作,为贡布省的另一家水泥厂进行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

CMIC公司发言人田索佩格维杰(Tieng Sopheak Vichea)说,公司员工会定期与磅地铭(Banteay Meas)附近社区的领导人会面,了解采矿活动造成的环境影响和社会问题。该公司还对磅地铭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估,并制定了在其特许权到期和山体耗尽之后的善后计划

CMIC公司的生态循环项目总经理萨吉·艾迪利苏里亚(Sajith Edirisuriya)管理着一个协同处置项目(这也是柬埔寨的首个项目),利用来自贡布省水泥厂和邻近企业的废料来加热生产熟料的水泥窑。艾迪利苏里亚说,加上太阳能板,该公司贡布工厂的绿色能源使用率达到了33%。

尽管柬埔寨大多数山体两侧都有开采留下的伤疤或裂口,但并非所有的石灰岩山丘都遭到了采石的破坏。2005年以来,磅德拉县(Kampong Trach)的居民一直在坚定地捍卫自己的山地公园。这个喀斯特丘陵系统既是佛教圣地的所在,也亲历过现代史上一段可怕的往事——红色高棉领导干部把那些他们认为不忠或软弱的人推到这里的洞穴中死去。

根萨姆温一直领导磅德拉的环境保护工作。2005年磅德拉被指定为山地公园后,这片喀斯特便成为大受欢迎的生态旅游目的地。图片来源:伦里 / 中外对话

自2005年磅德拉山地公园建立以来,根萨姆温(Ken Sam An)一直负责该公园的环境保护和生态旅游工作。他说,自己和其他居民必须说服人们放弃采石,才能保护这一地区。这很困难,因为尽管生态旅游现在每年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到这座山来,而且巨大的人流量并没有伤害到当地的野生动物,但采矿有利可图。

2012年前后,CMIC和贡布水泥公司都曾打算在这里建厂,并派代表对这座山进行了短暂的考察。当地居民不愿接待他们,主要原因是怕损害当地的生态旅游。

根萨姆安说:“不是每个人都能从旅游业中获益,获益的只有一些人。但是,有些人即使不住在这里,也能把鸡和椰子卖给(游客或小贩),所以旅游业对他们也有帮助。”

回到拉昂地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60岁男子望着外面,小挖掘机挥舞着大臂,向山下倾倒碎石。他回忆说,大约七年前,他砍光了拉昂山下五公顷农田里的树木,把地以6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泰文隆公司。

他推测,这块地现在肯定更值钱了,但他宁愿收回农场,靠自己的土地生活。

“以前我的生活平静而美好,我不欠任何人钱,”他说。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