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湄公河地区的中国身影:从历史到当下

《龙影》一书的作者与中外对话讨论中国在湄公河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以及基建类项目在此地区面临的环境和社会挑战。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即将到来的缅甸大选和美国试探性地插手湄公河治理,使得湄公河地区成为中国在东南亚展现外交视野和发展雄心的一个关键舞台。

塞巴斯蒂安·斯特兰吉奥(Sebastian Strangio)的《龙影之下:中国世纪中的东南亚》一书以其十多年来在该地区的报道为基础,探索中国对老挝、印度尼西亚等国,特别是湄公河地区的影响。这片与中国接壤并与中国有着悠久历史联系的地区近年来迎来了源源不断的由中国和当地各国政府支持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塞巴斯蒂安·斯特兰吉奥(Sebastian Strangio)

中外对话与斯特兰吉奥就缅甸、越南、柬埔寨、泰国和老挝面临的挑战进行了交流。

为清楚起见,笔者对采访进行了编辑和压缩。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随着缅甸大选临近,全国民主联盟(NLD)与中国的关系近期会怎样影响该国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塞巴斯蒂安·斯特兰吉奥(以下简称“斯”):2016到2017年间罗兴亚难民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与缅甸之间产生了隔阂,从而让中国重新找回了2011-2012年缅甸对西方国家开放后在这一地区减弱的影响力。

为了重新启动已暂停的基础设施项目,推动建立从云南到印度洋的陆路走廊的长期目标,中国已经做出了大量努力。这些项目已经取得一定进展,中缅经济走廊已成为囊括诸多基础设施和一体化项目的全方位合作项目。

但实际上,缅甸政府给人的总体印象是对这些项目非常谨慎。虽然缅甸高度依赖中国,但却非常强调确保这些项目符合本国利益。皎漂港(Kyaukpyu port)项目重启谈判后,价格削减了约60亿美元,由此可见一斑。全国民主联盟党很有可能在大选中胜出,这样的话,两国之间这种热络的关系将持续下去,但我认为中国不会事事如意。缅甸方面有点担心自己过于依赖北京。


中:从环境和文化影响的角度考虑,你认为密松大坝项目(Myitsone dam)对缅甸政府而言有多棘手?

斯:密松大坝之所以成为民众反对的焦点,原因之一在于暂停该项目是政府为打破多年来与西方的隔阂、巩固与西方的关系而公开迈出的第一步。

单靠规则来约束一个大国是非常困难的。
塞巴斯蒂安·斯特兰吉奥(Sebastian Strangio)

这也是不多的一个能让克钦这样的少数民族和人口最多的缅族达成共识的问题——而且是一个触及整个国家的问题。密松项目曾是当时的缅甸政府忽视少数族裔权益的标志,也是电力分配不均的代表。伊洛瓦底江是缅甸文化的象征,是缅甸前现代文明的摇篮。这一切将被大型水坝项目扼杀的想法也引起了缅甸大多数人的极大关注。

中国显然希望重启密松项目,中国政府也做了很多工作。但鉴于该项目在缅甸并不受欢迎,如果重启,将对全国民主联盟党造成极大的损害。有一种可能性是将该项目降级或取消,换取其他规模较小的水电项目。

图片来源:Alamy


中:湄公河三角洲虽然距离上游的干流大坝很远,但受到流域生态环境变迁的影响却很大。越南和其他湄公河国家如何才能更好地利用跨界河流治理来抵消发展的负面影响?

斯:很难,有时候这是因为大坝是既成事实,又建在中国境内,所以这是一大挑战。单靠规则来约束一个大国是非常困难的。

现在中国知道自己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湄公河国家)需要依靠来自上游的来水。但我不确定中国在这一问题上是否占上风。越来越多的公开舆论把矛头指向中国,认为中国“掐断”了湄公河的水。尽管有人对这一论调背后的研究提出了质疑,但国际社会在这一问题上的关注越来越大。这可能是中国开始回应下游国家,承诺展开合作和数据共享的原因。

事情很有可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中国对上游大坝的情况会更加透明,但我认为这一切还是会按照中国的步调展开。中国并不是湄公河委员会(MRC)的成员,很难想象该委员会能对北京的决定施加多大影响。


中:美国-湄公河伙伴关系是新出现的一个变量,你认为湄公河国家能从中得到什么?

斯:美国试图在该区域制衡中国,所以从口头上和资金上对湄公河地区有所承诺并不奇怪。但说实话,相比中国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简称澜湄合作机制)给出的条件,简直是九牛一毛。澜湄机制提供的远不止水文和数据共享,该机制已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大支柱,包括大型经济特区、桥梁、铁路、管道和电网。

我觉得,美国自己当然看好美国-湄公河伙伴关系。但要想削弱中国在近邻的湄公河地区的影响力,美国能做的也不多。


中:你在书里详细解释了中国投资给柬埔寨西哈努克市带来的变化。柬埔寨民间社会对于那里逐渐收紧的环保倡导环境能够做些什么吗?

斯:坦率地说,能做的不多。无论是关于基础设施,还是关于良好治理,柬埔寨政府从未真正承认民间社会在这些问题的决策上有合法的发言权。过去因为西方捐助国和日本等国家的存在,政府需要他们的援助,所以民间社会还有一点空间,但最近几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柬政府在一些根深蒂固的涉及自身利益的议题上总是有他们自己的红线,而这一红线正在逐步收紧。相比五年前,民间社会面对的环境更具挑战性。


中:老挝北部地区依赖单一种植园是中国海外投资造成的环境影响之一。中国怎样才能鼓励更多环境友好的投资?

斯:你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假设中国的政府层面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想要解决。但老挝北部香蕉和西瓜种植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往往是一些中国承包商的行为造成的。

有毒农业化学品的使用给当地社区带来了健康问题。2017年老挝政府颁布禁令,限制建设新的香蕉种植园。

类似这样的项目往往会损害中国的形象,但北京离这些地方太远了。尽管中国政府有可能间接进行监管,但鞭长莫及。中央的立法和决策部门想要规范这类项目,他们能做的并不多。


中:你的书出版后不久,关于横贯泰国南部山区、连接泰国湾和安达曼海的克拉地峡运河的问题再次被泰国政界提了出来。2018年中国曾提出该项目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由中方为其提供融资。对于中国在印度洋的远大抱负而言,它的重要性在哪里?

斯:它是中国希望推进的一个项目,但我认为他们意识到即便是一切顺利,这个项目也需要经过多年的谈判——更不要说庞大的建设任务了。我怀疑泰国政府是否有兴趣看到项目取得进展。(总理)巴育批准成立委员会负责考察这个问题或许只是安抚中国的一个手段。

这个项目成本高,再加上基本上切断了泰国南部穆斯林地区与其他地区的联系,从而会给国家安全带来影响,因此推进的可能性非常低。我认为中国虽然乐见其成,但他们也很现实。他们有很多计划来减轻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在缅甸做的很多工作也与此有直接的关系:建立一条通往印度洋的陆路走廊,打通自己所急缺的通往西方的入海口。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