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聚焦:中国粮农巨头的大豆可追溯性计划是否足够绿色?

中粮集团保护巴西热带稀树草原的承诺受到欢迎,但环保人士认为它的步子还可以迈得更大。
  • en
  • 中文
中国农业综合企业巨头中粮集团(COFCO)表示会对其巴西大豆直接供应商进行监督。这一承诺虽然受到欢迎,但批评人士认为该集团可以做出更多努力(图片:Alamy)
中国农业综合企业巨头中粮集团(COFCO)表示会对其巴西大豆直接供应商进行监督。这一承诺虽然受到欢迎,但批评人士认为该集团可以做出更多努力(图片:Alamy)

中国农业综合企业巨头中粮国际7月发布计划称,将在2023年之前实现巴西直采大豆全面可追溯,此举可能有助于遏制塞拉多稀树草原生物群落区被破坏。但环保人士表示这一计划尚缺乏足够透明度。

“大豆生产可以并且应该与森林和原生植被的保护齐头并进,”中粮国际可持续发展负责人彭薇宣布该承诺时表示,并称:“我们准备好对可追溯性做出公开承诺,并为此承诺负责。”

这项计划是对一笔23亿美元的可持续发展贷款的回应,并且在近几周内赢得了金融行业的高度赞扬。但接受中拉对话的提问时,中粮没有透露要达到上述目标需要额外追踪多少大豆。到目前为止,外界不太了解有关中粮具体行动的信息。

“我们仍需了解他们核查的手段有哪些,”林业与农业管理认证研究所(IMAFLORA)气候及农业生产链项目协调员利桑德罗·索萨(Lisandro Souza)说。“然后是这一政策的透明程度。”

中粮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在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中公布该政策的实施成果,并定期公布其他“具体指标”。

该计划很明显没有涵盖间接供应商的问题,而中粮也没有透露其从间接供应商处采购的巴西大豆的数量。中粮称,其从马托格罗索州及所谓的马托皮巴地区(Matopiba)(包括马拉尼昂州、托坎廷斯州、皮奥伊州、巴伊亚州)购买的大豆有70%来自直接供应商,这说明其2023年的承诺有明显的提升空间。

中粮在书面答复中表示正在努力“与间接供应商接触”。

整个马托皮巴地区和近一半的马托格罗索州都位于塞拉多生物群落区内,而中粮约三分之一的巴西大豆都采购自这一地区。相比以北部的亚马逊雨林,塞拉多稀树草原的知名度要小很多。这片草原覆盖了巴西五分之一的陆地面积,但受到的环境保护却非常少。塞拉多草原有20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国面积的总和。

保护塞拉多对巴西的水资源稳定至关重要。这片稀树草原高地素有“巴西河流摇篮”之称,是阿拉瓜亚河(Araguaia)和圣弗朗西斯科河(São Francisco)等主要河流的发源地,并为巴西12条主要河流中的8条提供水源补给。目前,这片广袤的稀树草原仅有8%的面积被保护起来。

随着亚马逊地区的保护在过去20年间被提上日程,农业综合企业已经转战邻近的塞拉多。2001年至2019年间,塞拉多生物群落区的大豆产量增加了两倍,大豆种植面积占巴西大豆种植总面积的51%。

从亚马逊到塞拉多

与塞拉多不同的是,由于受到2006年《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Soy Moratorium)的保护,目前亚马逊地区大豆种植园的扩张得到了遏制。这项零森林砍伐协议是各大食品公司为了保护亚马逊雨林而自愿达成的。

“《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即亚马逊地区之外还存在塞拉多,” Trase组织研究员托比·加德纳(Toby Gardner)表示。这是一家对与商品有关的森林砍伐进行监控的组织。

尽管中粮集团的行动计划缺乏细节内容,但塞拉多当地的生产者已经表现出对这一保护承诺的不同意见。

“如果(中粮)开始限制采购这些生产者的大豆,可能立刻就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在马托皮巴地区,那里还可以合法清理土地,”巴西大豆生产者协会(Brazilian Association of Soy Producers)执行理事法布里西奥·达·罗萨(Fabrício da Rosa)在中粮宣布计划后不久对巴西网站Canal Rural表示。

塞拉多包括13个州,但马托皮巴地区的四个州是大豆种植扩张的主要前沿。目前当地生物群落区面积的8%被种上了大豆。

雄心勃勃的新来者

中粮国际是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中粮集团的子公司。中粮集团的年营业额达700亿美元。中粮国际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日内瓦,成立后规模迅速扩大,如今已经成为可与邦基和嘉吉等全球大型农业综合企业相抗衡的全球粮食供销领域的领军者

不到十年,中粮国际就在35个国家建立了业务。2017年,该公司进军巴西,并迅速成为巴西大豆的主要出口商。到次年年底,中粮国际采购了450万吨巴西大豆,其中大部分以猪饲料的形式出口到了中国

中粮国际称已经对塞拉多地区25个重点城市的所有直接供应商进行了监控。然而中拉对话根据该公司数据计算得出,这部分大豆仅占中粮国际在塞拉多地区大豆采购量的25%,占其巴西大豆采购总量的7.2%。 这说明,为了在2023年之前实现巴西直采大豆的全面可追溯,中粮国际可能还需将追踪范围扩大数倍。

他们不声不响地对情况进行了更加细致的评估,从而确定自己面临着多大难度的挑战
Trase组织研究员托比·加德纳(Toby Gardner)

中粮在书面回应中称,中拉对话的计算结果并不准确,原因在于其目前监测的不只是可持续报告中提及的25个城市,但却并未提及除了这25个城市之外还监测了哪些城市。

中粮还承诺到2021年大豆中心产区马托皮巴实现85%的直接供应商可追溯。据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称,该地区的森林破坏面积占塞拉多生态群落区的62%

绿色和平亚马逊项目创始人保罗·阿达里奥(Paulo Adario)认为,该公司“错失了机会”,未能以更短的时间,在2020年之前达成目标。

间接供应商的问题

中粮没有透露计划对多少从巴西购买的大豆进行追溯,只承诺直接供应商的全面可追溯。公司也没有明确表示打算让马托皮巴地区在塞拉多地区(或者巴西)的总产出和采购量中占有多大比例。

中粮国际表示将利用农场地图、卫星图像以及森林地区内私人产业的农村环境登记(Rural Environmental Register,简称CAR)等官方数据,对供应商进行监测,并聘请外部审计机构监督这一过程。

关于如何兑现新目标,中粮仍未给出明确解释。这些信息通过公司的官方公告环境报告以及2020年6月在“软性商品论坛”( 该论坛是私营部门为了遏制塞拉多地区森林砍伐而发起的一项举措)上发布的最新结果报告零散地发布出来。此外,中粮也没有透露其在25个重点城市开展外部审计的细节。

来自银行的压力

公司表示,该计划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对2019年中粮国际从21家银行获得的23亿美元贷款的回应。这项低息贷款与能否达到以产品追溯为首的一系列环境目标挂钩。

过去两年间巴西的森林砍伐现象日益严重。汇丰银行以及欧洲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的投资部门诺底亚银行(Nordea)等金融机构正在向大宗商品市场施压。绿色和平的阿达里奥说:“中粮称自己关注环境问题,这个问题也确实需要关注,它与保护自己的市场有关。”

中粮还承诺自己的供应商不使用强制劳动力,不在保护区或因不法行为被巴西环保机构禁止贸易的地区开展农业活动。公司还承诺新措施将遵循《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所设定的框架。

透明度至关重要

尽管近来遭到农业部长特蕾莎·克里斯蒂娜(Tereza Cristina da Costa Dias)的批评,但(正如Plos OnePnas期刊中的研究所显示)《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是减少亚马逊生物群落区森林砍伐的主要工具之一,而且在2018年之前一直发挥了重要作用。

1.8%

去年亚马逊地区仅有1.8%的大豆作物违反了2006年《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的承诺

即使2019年亚马逊的森林砍伐率再次上升,大豆也不是主要原因。(由生产者、环保组织和巴西政府组成的)大豆工作组(Soy Working Group)的一份报告发现,2018至2019年间亚马逊地区仅有1.8%的大豆作物违反了《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报告并未给出单个公司的表现情况。 来自林业与农业管理认证研究所的索萨称,透明度是民间组织参与核实监督的关键。

社会代价

虽然农业综合企业的发展促进了马托皮巴地区城市的GDP增长,但并未带动该地区的社会发展。

根据圣保罗ABC联邦大学领导的一项研究,马托皮巴地区337座城市中仅45座的幸福指数高于所在州平均水平。大多数情况下,大豆种植地区的幸福指数都低于其他地区。

会看到薄如雾气的云,其实那是杀虫剂
阿尔塔米兰·里贝罗(Altamiran Ribeiro),牧民土地委员会

社会组织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马托皮巴地区的大豆种植导致泉水和河床退化,农用化学品的广泛使用也对健康产生了不利影响。

牧民土地委员会(Pastoral Land Commission)的阿尔塔米兰·里贝罗(Altamiran Ribeiro)住在皮奥伊州南部邦热苏斯(Bom Jesus)附近的一个农业社区中。和大多数农业社区的农民一样,里贝罗的家位于塞拉多的低地河谷中,而高原地区都被农业综合企业占据了。

跟里贝罗家所在的社区一样,很多社区的水源都受到了大豆单一栽培扩张的影响:“首先,森林砍伐导致水源干涸,”他说。

接下来是田间使用农用化学品的影响。“许多社区处于下风口,风一吹就把化学物质带过去了,”他说。“下午五点的时候会看到薄如雾气的云,其实那是杀虫剂。”

里贝罗还抱怨说开展大豆单一栽培既没有跟他们进行过交流,也缺乏透明度。“有时候我们知道种地的是谁,但买家、大豆属于谁、大豆的去向、怎么去,我们都不知道,”他说。

关于大豆的环境影响,中粮国际表示其为业务所在地区的教育事业和社区发展投入了资金。

联合行动还是单打独斗?

虽然《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覆盖整个行业,但中粮国际选择自己行动。

“中粮的立场很有趣,他和其他那些只会雄心勃勃地做出承诺的贸易商不一样,”Trase组织的托比·加德纳(Toby Gardner)说。“他们不声不响地对情况进行了更加细致的评估,从而确定自己面临着多大难度的挑战。除此之外,他们的承诺也更加具体。”

维达研究中心(Centro de Vida Institute)协调员保拉·博纳斯科尼(Paula Bernasconi)对中粮的承诺表示欢迎,称此举推动了行业标准的提高,并表明“针对森林砍伐制定限制性的企业政策”是可行的。然而她也承认,要想防止破坏环境的生产商生产的大豆通过要求较低的买家进入供应链,关键是要达成全行业协议。

与此同时,巴西植物油制造商协会(Brazilian Association of Vegetable Oil Manufacturers)却不同意在塞拉多地区制定(类似《亚马逊大豆交易暂停协议》的)全行业协议。

众所周知,大公司都有逃避承诺的历史。2014年一些国家和公司签署了联合国开发署支持的《纽约森林宣言》,承诺停止森林砍伐,提高产品的可追溯性。尽管巴西不是签署国,但嘉吉集团则签署了该宣言。2015年该公司承诺,到2020年将对其采购的巴西大豆全面进行监测。可是,嘉吉却未能如期兑现这一承诺,而是将该目标推迟至2030年。

Trase按照风险高低,对30家最有可能从非法砍伐地区采购大豆的公司进行了排名,中粮国际排在第七位

除大豆外,中粮国际在巴西的业务还包括咖啡、糖和棉花。为了把握该市场,中粮国际1.1万名员工中有70%在巴西。

中粮国际将战略重心放在巴西可谓风险和收益并存。如果公司业务的推进不受控制,其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将加剧环境影响的风险,同时导致公司更容易面临民间的压力,要求其做出改变。

本文首发于中拉对话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