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重组当前,阿根廷考虑加入“一带一路” - 中外对话
商业

债务重组当前,阿根廷考虑加入“一带一路”

阿根廷总统阿尔维托·费尔南德斯必须同时安抚好美国的债权人以及潜在的中国基础设施投资方。
  • en
  • 中文
阿根廷总统阿尔维托·费尔南德斯 (Alberto Fernández) 。图片来源: Alamy
阿根廷总统阿尔维托·费尔南德斯 (Alberto Fernández) 。图片来源: Alamy

阿根廷有望成为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最大的拉丁美洲经济体,此举将使深陷债务危机的阿尔维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政府加深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关系。

但是,这样的一个举动背后却有着复杂的权衡。要想解决外债问题,阿根廷必须平衡好自己与中国及其最大的债权国美国之间的关系。

目前,阿根廷已经与大多数外国私人债权方达成协议,原则上同意对价值650亿美元的债券进行重组。但是,当前的阿根廷深陷经济衰退和债务违约困境,加之迫切需要外汇投资和克服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中国资本对于阿根廷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不断变化的政治环境

“一带一路”倡议由中国于2013年提出,最初的愿景是复兴古代丝绸之路沿线的陆上和海上贸易通道,但随后逐步扩大了参与国“朋友圈”。该倡议也希望能与阿根廷展开务实合作。

但阿根廷的政治联盟环境非常多变。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de Kirchner)担任总统(2007-2015)期间,中阿关系得到了深化发展。但是反对党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上台(2015-2019)后,便对中国的几项标志性项目提出了质疑。2019年12月,基什内尔当政时的副总统阿尔维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正式就任阿根廷总统。

费尔南德斯打算恢复中阿关系,重新启动中方支持的富有争议的圣克鲁斯省水电站项目和核电站项目。但是,阿根廷政府必须首先与私人债权方(主要是美国公司)进行外债重组,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440亿美元债务重新进行谈判(美方在这一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通过加入“一带一路”,阿根廷将获得中国在基础设施与运输、化石燃料和可再生能源、采矿、制造业、农业、创新和信息科技等众多领域的重要投资。这将帮助阿根廷缩小基础设施方面的差距,更好地与智利等邻国融合。智利是阿根廷通往国际市场的重要商业通道。打通与智利的联系就能够有效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产品竞争力。

与政府关系密切的拉丁美洲中国政治经济研究中心(Latin American Center for Chines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udies)执行主任迭戈·马佐科内(Diego Mazzoccone)在谈到“一带一路”时表示,重新就债务问题展开谈判会“延缓加入‘一带一路’的进程”,因为“阿根廷政府需要与美国保持良好的政治关系”。

谈判时,中国告诉阿根廷,如果想要推进那些他们希望推进的项目,就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迭戈·马佐科内(Diego Mazzoccone)

但马佐科内说,这个问题应该可以解决。“对中阿合作来说,阿根廷不发生债务违约,并且能够通过谈判成功解决债务问题,很重要。毕竟,没有投资者愿意投资一个处于违约状态的国家。”

阿根廷外交部承认,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具有全球政治意义。一位发言人告诉中拉对话(Diálogo Chino),“政府有意图和兴趣研究和推进[加入‘一带一路’]这个议题”,但也表示阿根廷所有的贸易协定都将取决于债务再谈判的结果。

阿根廷外长费利佩·索拉(Felipe Solá)最近对外国记者说:“我们不认为应该被迫 [在美中之间]选择站队。”他补充说,他不知道“两大巨头之间的矛盾”是否会延续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后。 “我们会密切保持关注。”

经济脆弱,机会仍在

根据2018年二十国集团-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后,时任阿根廷总统马克里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签署的一份声明,中阿两国当前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国为少数国家保留的外交地位)“可以延伸为在共建‘一带一路’的框架内加强沟通和合作”。

这一措辞说明两国尚未达成正式的“一带一路”协议,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随后就拉丁美洲国家加入“一带一路”将要面临的麻烦发出警告。

19

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已经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目前,除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哥伦比亚这几个拉丁美洲最大的经济体之外,共有19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不过,阿根廷已经是“一带一路”倡议重要金融支柱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AIIB)的“准成员”。而厄瓜多尔早在2019年初就成为了首个加入亚投行的拉丁美洲国家。

阿根廷天主大学(Universidad Católica Argentina)当代中国执行计划负责人豪尔赫·马莱纳(Jorge Malena)表示:“鉴于中阿两国当前的双边关系状况,以及两国领导人和亚投行成员国之间顺畅的沟通,费尔南德斯政府很有可能会改变在‘一带一路’问题上的立场。”

他补充道:“一系列政治和经济迹象说明,中阿关系非常稳固。因此,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自3月以来,中国就与阿根廷协作抗击新冠疫情,并在4月取代巴西成为阿根廷主要贸易伙伴。今年11月份,阿根廷将以主宾国身份应邀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7月,中国还续签了与阿根廷两项货币互换协议中的一项,总额185亿美元,使阿根廷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增加到了433亿美元。

阿根廷仍被排除在国际资本市场之外,并且由于官方外汇交易受限,货币贬值预期较高。 6月,阿根廷通货膨胀率同比上升42.7%,预计未来通胀率仍会上升。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简称ECLAC)预计,今年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GDP)将缩减10.5%。

融资博弈

中国工商银行基金会(ICBC Foundation)国际贸易促进部经理艾玛·丰塔内特(Emma Fontanet)表示,阿根廷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将具有积极意义:“该倡议的签署将标志着,两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和技术交流会进一步加强。”

阿根廷虽然国土面积广阔,但是人口数量有限,国内市场狭小。丰塔内特表示,真正实现增长的唯一途径是加强出口和吸引投资,而中国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她说,不仅应该“鼓励”两国关系的发展,还要让两国关系“更有价值”。

丰塔内特解释说,阿根廷公司很难获得融资,而中国买家愿意在产品生产之前就支付一部分费用。中国进口商通常同意支付30%至40%的预付款,并在收到产品时支付剩下的货款。现在两国之间的一些肉类交易就是这样的。

中国为阿根廷的一些大型项目提供了资金,并以项目收益(例如大坝产生的电能)作为偿还。亚投行是“一带一路”项目重要的资金来源。在阿根廷,项目资金主要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这样的政策性银行、以及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等国有商业银行提供。

马佐科内说:“谈判时,中国告诉阿根廷,如果想要推进那些他们希望推进的项目,就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但是阿根廷正在就债务问题进行谈判,因此想要与美国保持良好的关系,也就没有推进上述这些对中国而言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因为美国不希望阿根廷这样做。”

马莱纳对此表示同意,他说:“对于阿根廷而言,与双方都保持顺畅的关系,坚持不偏不倚的务实立场才是最有利的。”

谁最有能力帮助阿根廷满足其发展需求,政治层面似乎更能说明问题。最近,阿根廷任命了新一任驻华大使路易斯•克莱科勒尔,这表明政府渴望与中国建立这种关系。阿根廷驻华贸易促进与投资特别代表萨比诺·瓦卡·纳尔瓦贾(Sabino Vaca Narvaja)对美洲通讯社(Télam)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恢复2015年2月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Kirchner)政府与中国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的精神。”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