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冈比亚的红木非法贸易正在恶化 - 中外对话
商业

报告称冈比亚的红木非法贸易正在恶化

非法砍伐使得受气候变化影响的西非生态系统更加脆弱,中国可以在阻止非法贸易上发挥关键作用。
  • en
  • 中文
浙江家具厂内,工人正在切割来自非洲来的红木。图片来源 © Lu Guang / Greenpeace
浙江家具厂内,工人正在切割来自非洲来的红木。图片来源 © Lu Guang / Greenpeace

2019年,非洲最小的国家冈比亚成为第三大红木输出国。红木包括多个品种,用于制作中国古典风格的家具和艺术品。然而2011年以来,原产于西非和中非的濒危红木品种“刺猬紫檀”(Pterocarpus erinaceus)在冈比亚几乎绝迹。

这种在当地被称为“基诺”(keno)的红木实际上大部分是从邻国塞内加尔非法采伐并走私至冈比亚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非政府组织“环境调查署”( 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 ,简称EIA)的一项调查让我们对此类地下贸易的规模和运作有了更新的认识。

该组织6月发表的题为《浑水摸鱼》(Cashing-in on Chaos)的报告显示,2012年6月至2020年4月,冈比亚出口了大约160万棵红木。根据EIA的发现,这些出口红木大多违反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相关规定。2017年,刺猬紫檀被该公约列入濒危管制名录。

濒危红木品种“刺猬紫檀”。图片来源:JiElle

“通过三年的调查,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证据。这些证据反映了危机范围之广,以及塞内加尔和冈比亚之间非法贸易的规模,”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EIA全球办公室非洲项目专员基丹·阿拉亚(Kidan Araya)说。

非法倒卖活动已经导致塞内加尔南部、非法采伐集中的卡萨芒斯地区(Casamance)出现动荡。

EIA通过对非法倒卖者的卧底采访,证实了来自武装组织“卡萨芒斯民主力量运动”(MFDC)的反叛分子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木材非法贸易的传言。长时间的武装冲突导致塞内加尔国内数以万计的民众流离失所。

“塞内加尔-冈比亚红木贸易的性质和造成冲突的钻石是一样的,”非政府组织“森林趋势”(Forest Trends)的高级经理内奥米·巴西克·特雷纳(Naomi Basik Treanor)说。“塞内加尔国内冲突的性质和漏洞百出的边境线让这种贸易很难控制,”她说。

红木进口增加

2017年1月冈比亚现任总统阿达马·巴罗(Adama Barrow)上台后,就将解决红木危机作为他的外交重点。EIA报告称,巴罗的前任、以腐败和冷酷著称的独裁者叶海亚·贾梅(Yahya Jammeh)曾通过一家名为冈比亚韦斯特伍德有限公司(Westwood Gambia Limited)的半国营企业控制着红木再出口贸易,通过这家公司对华出口的红木价值数千万美元。

2017年2月巴罗颁布再出口禁令,并于2018年与塞内加尔总统马基·萨勒(Macky Sall)达成一致意见,共同开展联合执法行动,打击非法倒买倒卖。

然而,EIA的调查表明,尽管采取了这些措施,中国方面记录的红木进口量却有所增加。2017年2月至2020年4月的记录显示,中国从冈比亚进口红木329351吨。报告称:“这一数字超过了2015年和2016年的进口量总和(241254吨)。这两年是贾梅在位的最后两年。当时非法倒卖红木是一件众所周知的国家行为,”报告称。

卡萨芒斯和冈比亚的观察人士都同意EIA的调查结果。“贾梅下台后,冈比亚实施禁令的第一年非法倒卖活动确实减少了,但现在又卷土重来,”非政府组织“同一目标”(United Purpose,简称UP)的安苏玛娜·桑内(Ansumana Sanneh)说道。该组织与卡萨芒斯地区的组织合作开展社区项目以保护森林。

穆萨·姆巴洛(Musa Mballo)领导的组织位于卡萨芒斯地区的维林加拉省,是UP的合作伙伴之一。他认为现在从事非法倒买倒卖的人不仅有MFDC反叛分子,还有来自冈比亚和塞内加尔全国各地的人,他们深入森林社区,利用这些社区,尤其是年轻人缺乏谋生出路这一点,“让他们参与非法贸易”。

“自然资源属于每个人,但社区里只有一部分人获利,其他人看到他们赚快钱,就感到自己处于劣势。可能做的人只有三四个,但破坏非常大,”他还说。

脆弱的生态系统

森林砍伐对环境的影响已经显现。“在这种现象出现之前,森林里一直有树荫,但现在阳光和风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人们过去吃的森林里的果子,现在都不长了,”姆巴洛说。

加纳林业研究所的保育学家威廉·杜梅诺(William Dumenu)称,刺猬紫檀是该地区热带草原和半干旱森林的组成部分,“它是少数能在此类条件下生存的物种之一,维系着这里野生动植物、和社会经济活动。破坏它,就会破坏脆弱的生态系统的稳定。”

EIA报告指出,2015年以来,随着西非取代东南亚成为全球最大的红木产区,这些树木便被肆无忌惮的非法倒卖者盯上。

过度采伐将造成长期影响,杜梅诺说。他目前正在研究加纳非法红木采伐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因果关系。

“塞内加尔南部是相当干燥的热带草原气候,大片地貌已经枯竭。失去森林覆盖,会导致环境温度上升和河流干涸。从航拍影像可以看出,树木砍伐导致的土地裸露会使当地遭受不少的影响,”他说。

知情人士告诉中外对话,尽管对这些问题的认识日益提高,但沿途许多军事和警方检查站收受贿赂,导致跨境非法倒卖活动仍无收手的迹象。

冈比亚的“情况非常隐秘,”冈比亚全国林业平台(All Gambia Forestry Platform)主席西库·扬库(Seeku Janku)说。“他们利用冷藏集装箱这样的大型卡车在夜间走私入境,然后存放在仓库里。”

扬库参与了塞内加尔和冈比亚各地打击非法采伐和红木贸易的民间社会组织活动网络。“行动存在风险,政府会和你划清界限。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真的很难,贸易商雇佣的男孩会攻击你,”他说。

阻止非法贸易失败

EIA的调查揭露了冈比亚当局为何不能果断打破前政权的系统腐败。

“贾梅时代建立的一些旧制度,要么已经恢复,要么仍然存在,都为政治家们所用。调查发现,走私木材的主要渠道还是半国营公司,”阿拉亚说。

冈比亚韦斯特伍德有限公司将因战争罪接受非政府组织“审判国际”(Trial International)的调查,接替其位置的是另一家名为Jagne Narr采购与代理服务公司的冈比亚公司。而这家公司同样从事木材走私。

EIA调查发现,在冈比亚,用于证明木材来自合法且可持续来源的CITES出口许可证要么是以虚假手段发放的,要么是根本就没有发放。环境、气候变化及自然资源部长(MECCNAR)拉明·迪巴(Lamin Dibba)被多名非法倒卖者称为“该体系中的关键人物”。迪巴没有回应EIA的询问。

报告还强调,2010至2018年间冈比亚报告的木材出口额与其贸易伙伴申报的进口额之间存在4.71亿美元的显著差距。“这是故意的,因为中国是收货方,他们知道是红木。存在大量的高价低报现象,”阿拉亚说。

EIA呼吁冈比亚彻底暂停红木贸易。“巴罗已经多次发表声明,但腐败的力量太强大了,任何试图禁止红木出口的政治意愿都难敌腐败,”她说。

作为进口国,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以遏制非法贸易。EIA已经呼吁中国依照其近期通过的《森林法》查封所有登陆其港口的冈比亚红木集装箱。“我们希望中方的管理部门可以采纳我们的证据,并依据这些证据停止非法贸易,”阿拉亚说。

与大多数木材进口国不同,中国尚未制定相关措施禁止或拒绝非法木材的进口,巴西克·特雷纳(Basik Treanor)解释说。

她希望中国能够将近期修订通过的《森林法》(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禁止加工非法来源的国内木材)应用于进口木材。“中国最终需要大规模推行这一举措来应对这场危机,”她说。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