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可持续棕榈油前路漫漫 - 中外对话
商业

印度可持续棕榈油前路漫漫

作为全球第二大棕榈油消费国,印度是棕榈油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 en
  • 中文
运输途中的油棕果串。图片来源: Kemal Jufri / Greenpeace
运输途中的油棕果串。图片来源: Kemal Jufri / Greenpeace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了全球农产品市场。棕榈油也不例外,尤其是在世界最大的棕榈油进口国印度。

3月24日,印度总理纳莫迪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锁以遏制疫情,这导致棕榈油的主要消费者餐馆和酒店关门。从那以来,印度的棕榈油需求呈现断崖式下跌。

印度的食用油消费自全国封锁开始以来已经下降了近40%,其中主要是棕榈油。专家说,2020年该国的棕榈油进口可能会减少25%,达到至少10年来的最低水平。

自2001年以来,传统烹饪中几乎很少用到的棕榈油占食用油消费的比例从29%上升到近65%。棕榈油能与其他油很好地混合,适合油炸,这是印度烹调中的一个关键考虑因素。

印度棕榈油的需求变化对整个行业产生了重大影响。由于印度的棕榈油进口占全球贸易的近20%,它对这种大宗商品生产和加工的可持续性可以产生重大影响,确保其不会造成进一步的环境破坏。

图片来源:James Round/中外对话

中国和欧盟等其他主要进口市场也是如此,它们分别占全球贸易的16%和14%。在欧盟,消费者意识的提高和政府政策的出台,带动了近年来棕榈油的可持续转型。如果这样的行动可以在印度复制,将对保护东南亚的热带雨林大有帮助。

需求的影响

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印度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植物油买家。不断增长的城市人口、消费模式的变化以及国内生产跟不上需求的增长,是印度食用油进口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

在2016年之前的十年间,印度的棕榈油进口以平均每年12%的速度增长。它消费的棕榈油中96%以上是进口的,主要来自印尼和马来西亚这两个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除了适合烹饪,该国对棕榈油的偏爱与它相对于其他植物油更便宜的价格以及生产地点的临近有关,这意味着运输时间更短。

图片来源:James Round/中外对话

与此同时,全球棕榈油产量在过去50年里一直稳步增长。1995年至2015年的20年间,年产量翻了两番以满足需求, 预计 到2050年将达到1.2亿至1.56亿吨。

国际林业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的统计,油棕种植园已经占全球耕地的10%。根据非营利组织“世界雨林运动”(World Rainforest Movement)的说法,油棕种植面积从1985年的50万公顷增加到目前的2000万公顷。预计2025年将达到2500万公顷。

此外,油棕种植的扩张也使森林砍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世界自然基金会报告称,超过三分之一的油棕大规模扩张是在1990年至2010年期间出现的,导致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森林覆盖率大幅下降。由于种植园砍伐森林导致栖息地减少,包括猩猩、苏门答腊虎和爪哇犀牛在内的物种正濒临灭绝。

每年,“烧芭”的烟雾都会笼罩东南亚部分地区。所谓“烧芭”就是人为地焚烧森林,为种植园清理土地。仅在2019年,就有近5000万人直接受到油棕种植园“烧芭”产生的烟雾的影响。

这不仅对当地居民和生态造成严重影响,而且由于二氧化碳的突然大量释放,也会严重影响全球气候。

价值和供应链

目前,这些与环境影响相关的担忧无法对印度大部分进口市场发挥作用。 2018年11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印度58%的棕榈油进口不受“三不政策”(NDPE)的约束,即:不毁林、不开垦泥炭地、不侵害人权。

专家和业内人士表示,印度进口市场对价格极其敏感。进口商主要关注的是不同等级棕榈油的最低价格点,而不是过度关注商品的生产方式。这是在该国推广可持续棕榈油遇到的主要障碍。

增加可持续棕榈油的使用还存在其他障碍,包括在全国公开市场销售的各种无品牌植物油,以及供应链中使用的各种等级的棕榈油的数量。 与欧美不同,印度市场主要由食品和烹调油行业(90%)的大量需求推动,而加工食品和化妆品等消费品的需求(10%)较小。很大一部分印度消费者购买的是所谓的散装棕榈油,没有任何品牌。在这种情况下,建立透明的供应路径变得非常困难。

图片来源:James Round/中外对话

烹调用棕榈油的主要用户是商业机构、政府采购和中低收入家庭。政府通过其贸易机构大量采购进口棕榈油,以补贴价格分配和销售给低收入消费者,以保证价格上涨期间的粮食安全。印度还在一些邦分发棕榈油,作为社会经济弱势阶层的粮食保障措施。

每当食用油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时,联邦政府就会通过其贸易机构购买RBD(精制、脱色和除臭)棕榈油和粗制棕榈油,并将其分销给有弱势群体的邦。这种情况下主要考虑的是质量既要过得去,价格也要最实惠,任何为了可持续棕榈油而增加成本的想法都要靠边站。

国内生产

棕榈油的广泛使用和对进口的依赖,促使印度政府制定计划,通过增加种植面积来促进国内生产。虽然政府在90年代初就启动了油棕开发计划,但该领域的增长一直较为缓慢。

2014年,联邦政府发起了“油籽和油棕国家使命”(NMOOP)计划,重点是在河流流域和荒地扩大油棕种植园。印度农业部当时表示,印度有潜力开辟出近200万公顷的种植园。

NMOOP开始在13个邦推广种植园,给予种植者经济奖励来购买树苗并维持四年的经营。 官方数据显示,油棕种植面积从1991-92年的8585公顷增加到2016-17年的31.66万公顷。

图片来源:James Round/中外对话

尽管做出了这些努力,2017-18年印度的棕榈油产量仅达到25万吨,而国内需求超过1000万吨。目前,包括ITC、Godrej Agrovet和Ruchi Soya在内的许多印度大公司都在本国从事油棕种植。它们的许多种植园都与地方政府合作,特别是在南部的安得拉邦、泰伦加纳邦、卡纳塔克邦和泰米尔纳德邦。

为了减轻人们对森林砍伐的担忧,印度棕榈油生产商说,国内的生产集中在泰伦加纳邦和安得拉邦等沿海地区。而且,扩张的种植园都是在已经退化的土地或此前用于种植棉花和水稻等耗水经济作物的区域。

NMOOP的最新目标是,截至2020年3月,将油棕种植面积再增加10.5万公顷,使种植总面积达到42万公顷。这一目标实现情况的官方数据尚未公布。

进口动态

现在很清楚的是,面对不断增长的需求,国产率在未来几年仍将保持在10%以下。这实质上意味着印度将继续以各种形式进口棕榈油。然而,影响进口动态的不仅有需求,还有地缘政治因素。例如,与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紧张,导致印度政府不鼓励从这个东南亚国家进口棕榈油,从而使近几个月棕榈油进口量急剧下降。

印度国内棕榈油加工企业,如榨油厂和炼油厂,也经常要求限制进口,以保护自己的利润。印度炼油协会(SEAI)最近向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有利于本地加工商的要求。这进一步加大了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价格压力,从而加大了棕榈油供应链绿色化的难度。

“道德”棕榈油的成本

在印度,食用油的消费模式取决于使用者的类别。大众市场的商家更喜欢棕榈油,而不是像葵花籽油和豆油这种更昂贵的替代品,消费能力有限的低收入群体也是如此。高收入人群通常会选择其他被认为更健康的食用油,比如葵花籽油或米糠油。

调和油(棕榈油和植物油的混合物)也有巨大的市场。通常,调和油并不会在产品包装上标明棕榈油的存在。

虽然这些往往都是阻碍企业努力提高油品可持续性的因素,但主要因素似乎还是价格。

一份关于印度棕榈油行业的报告《油棕路线》称,在印度国内市场,相对于毛棕榈油,经过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每吨的溢价约为30美元。

精炼植物油行业是目前最大的细分市场,交易量大,利润率低。这个行业经常向商家或低收入的买家出售没有品牌的食用油。在这方面,即使是很小的成本增长,其影响也是巨大的。

业内高管表示,廉价产品的竞争非常激烈,如果再加上合乎道德的棕榈油成本,多数公司的利润率将荡然无存。然而,还是有一些希望的曙光。一些大型炼油企业正从所谓的“散装油”转向积极营销包装油和品牌油,这些产品的利润率更高,客户的预期也截然不同。虽然目前这些产品在宣传时主打的是健康牌,但可持续性因素未来可能会在高端食用油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通向可持续之路

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RSPO)制定了“ 经认证的可持续棕榈油”(CSPO)标准,其印度分部意识到本国市场在推动全球棕榈油行业可持续性工作中的重要性,近几年在国内积极与可持续商业中心(Centre for Sustainable Business)、雨林联盟(Rainforest Alliance)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印度办事处开展合作。

2018年10月,这些组织发起了“印度可持续棕榈油联盟”(I-SPOC),通过行业合作促进棕榈油在供应链上的可持续消费和贸易。此后,该联盟成立了政府政策、供应链和终端用户工作组。

RSPO印度分部官员说,初步迹象令人鼓舞,主要是跨国公司在全球承诺使用CSPO。然而,这只占印度市场的一小部分,目前含有棕榈油的产品中只有不到5%属于CSPO的范畴。

RSPO正与印度棕榈油行业的利益相关方合作,游说政府制定政策,鼓励使用CSPO。这方面进展缓慢,主要是由于价格敏感市场的成本因素。

为了规避价格问题,有人建议采用低成本的可持续方法,如“可持续性政策透明度工具包”(Spott),这是一个由伦敦动物学会(the Zoological Society of London)在2014年开发的支持可持续大宗商品生产和贸易的免费在线平台。世界自然基金会印度办事处表示,Spott的方法为棕榈油大买家提供了一种灵活的临时解决方案,低利润的印度商家无需投入大量前期成本。

RSPO还开辟了另一条战线 ,提高印度小种植园主对可持续实践的敏感度。这一倡议本应于今年4月启动,但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推迟。

人们也开始努力增加市场上CSPO产品的数量。Adani Wilmar、Ruchi Soya和Godrej Agrovet等印度大企业已经做出CSPO方面的承诺,但目前还没有制定具体目标。

最终,消费者需要更好地认识到不可持续的棕榈油生产和加工对世界剩余热带雨林的影响,才能促使棕榈油企业转向CSPO。RSPO印度分部已经启动另一项计划,通过与印度年轻人接触来提高这种意识,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要想实现实质性改变,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