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国家敦促亚投行提高气候标准 - 中外对话
商业

欧洲国家敦促亚投行提高气候标准

高碳项目融资可能会让亚投行的欧洲股东陷入尴尬局面。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Alamy
图片来源:Alamy

成立四年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正在审查自身投资是否达到社会和环境标准的要求。对于这家新成立的国际多边开发银行来说,这是一个展示其汲取早期经验教训,开拓新的道路,摆脱污染型高碳投资的难得机遇。

亚投行迫切希望能够证明自己作为多边开发银行大家庭中的一员具有同样的担当。因此,短暂的咨询期过后,亚投行在2016年1月正式成立后不久后就发布了首份《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这对亚投行的欧洲股东国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们要向自己国家的政府证明,亚投行是一个认真对待环境与社会问题、行事与这些国家本国政策并不矛盾的机构。

亚投行还未正式成立,欧洲国家就提前一年纷纷加入进来。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决定甚至影响到了英美关系。而美国则公开质疑一个由中国牵头成立的机构是否能够——或愿意——达到世界银行等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高标准。

目前,欧洲国家在亚投行中拥有23%的投票权。其中,德国是亚投行的第四大股东,而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荷兰也占有相当大比重的股权。这样看来,2019年亚投行在欧盟最早有意成为创始成员国的卢森堡举行首届域外年会也就不足为奇了。

亚投行的高层管理人员中也有不少来自欧洲。2016年2月,出生于德国的世界银行资深人士约阿希姆·冯·阿姆斯贝格(Joachim von Amsberg)和前英国政府官员丹尼·亚历山大(Danny Alexander)出任亚投行副行长。随后,多边开发银行领域资深人士、法国人蒂埃里·德·隆格玛(Thierry de Longuemar)也被任命为亚投行副行长。德国是亚投行理事会中第一任欧元区主席国(现任主席国为法国),而英国为泛欧区的主席国。

缺失的气候行动

正如股东和民间组织所指出的,全面、清晰的气候变化应对措施正是亚投行《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中缺失的关键内容之一。从一开始,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就指出,“绿色”将是亚投行秉承的基本理念之一。但是,亚投行却迟迟没有将其付诸实践。所以,此次回看《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强化绿色承诺,阻止高碳投资,鼓励低碳发展。

空谈不如实践。目前《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中有关气候变化的内容在亚投行的投资组合中基本得不到体现。例如《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指出,亚投行应优先投资“温室气体排放中和,以及具有气候韧性的基础设施”。但在亚投行所有投资中占有最大比重的能源领域,化石燃料领域的投资至少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的两倍

2019年,Recourse与其合作伙伴发现,在孟加拉国这个极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亚投行投资的所有项目,没有一个与可再生能源领域有关,反而是化石燃料项目占据了很大比例。截至2020年5月初,亚投行在能源领域的整体投资中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在化石燃料行业,尤其是天然气行业,而可再生能源获得的投资还不足四分之一。

而且,这还不包括通过金融中介机构——私募股权基金等第三方——进行的转接贷款投资。研究显示,国际金融公司(IFC)这个世界银行的私营分支机构通过金融中介机构产生了大量的碳足迹,导致其最终开始采取多项举措来弥补这个漏洞。2018年Recourse揭露称,亚投行的首批此类投资与煤炭开采和工业用煤都有间接联系。

来自欧洲国家的推动

对亚投行的欧洲股东来说,气候变化问题是一个关键点。他们迫切希望避免公共资金流入化石燃料项目带来的负面报道,因为这会有损其自身和社会共同的气候与可持续目标。

亚投行2017年发布的能源战略规划曾引发争议,因为欧洲方面的压力不仅没能迫使其对煤炭投资说不,甚至没有引入新的内容或措施来引领亚投行走上低碳道路。例如,亚投行虽然会衡量其投资项目带来的减排量,但是却不会衡量其投资所增加的排放量。

所以,这就难怪欧洲国家在《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修订版中会将气候问题作为优先事项。此外,他们还将优先考虑采用气候指标,从而有效衡量该框架在环保方面会对亚投行正在闭门起草、并有望于今年九月经理事会审批通过的新的《战略发展规划》产生怎样的影响。

目前,欧洲国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2019年11月,欧洲投资银行(EIB)在多边开发银行界率先宣布从2021年底开始不再投资化石燃料领域。气候行动的公信力不仅对欧洲股东非常重要,对亚投行本身也同样重要。

2017年,亚投行加入了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等多边投资机构的行列,努力保证其政策和活动符合《巴黎协定》的要求。但是除了这个承诺外,亚投行并没有采取什么值得一提的举动。不仅其《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此类文件相比存在不足,而且也缺乏一个如何通过切实、全面和透明的方式实现目标的气候战略或行动规划。

作为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大会的东道国,英国尤其有理由对此加以关注。尽管此次气候大会已经被推迟到了明年,但英国作为亚投行成员国必须确保其过往在气候问题上的表现不会因为亚投行的化石燃料投资而受到拖累。如果亚投行不能做出改变,那么英国以身作则的承诺就将化为泡影。几家多边开发银行原本要在11月于巴黎举行的一次高级别峰会上汇报自己为落实《巴黎协定》目标所做的工作和取得的进展。该峰会原计划与气候谈判同期举行。这样看来,亚投行还有6个月的时间来证明自己是多边开发银行大家庭中的真正一员。

未来还有更多挑战。今年夏天,英国将把泛欧区的领导权移交给波兰。波兰不仅不愿意终结化石燃料的主导地位,甚至被普遍视为欧盟达成更高气候目标的一大阻碍。目前为止,波兰在亚投行内部一直话语不多,但是当其担任更重要领导地位时,情况无疑将发生改变。

和《战略发展规划》一样,亚投行理事会希望新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也能够在9月获得批准。虽然此举并不会让亚投行有充足的时间制定完整的气候战略,但至少可以表明自己更高的雄心。亚投行将在6月发布新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政策框架》草案并公开征询意见。但是据内部消息透露,欧洲股东已经提醒亚投行,除非亚投行能够切实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即便这需要更长时间),否则他们不会签署最终的《框架》文件。

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还表明亚投行开始在另一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目前,各多边开发银行正在努力应对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特别是不少欧洲国家都在呼吁多边开发银行能够在各国应对危机、计划疫后经济重建的过程中发挥更多作用。强有力的气候友好对策对疫后社会经济恢复,以及迫在眉睫的气候危机而言,都非常重要。如果应对得当,亚投行就能带头推动可持续、公平的社会经济恢复。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