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中国政策性银行收紧拉美贷款

随着石油换贷款协议的减少以及新的金融机构和伙伴关系的出现,中国政策性银行对拉美贷款跌至10年来最低水平。
  • en
  • 中文
近几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都收紧了对拉美的贷款。图片来源:Alamy
近几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都收紧了对拉美的贷款。图片来源:Alamy

据波士顿大学和智库“美洲对话”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负责海外开发性金融的两大银行已连续第四年缩减对拉丁美洲的贷款。

2019年,国家开发银行(CBD)和中国进出口银行(China Exim)为该地区提供了11亿美元的贷款,低于上一年度的21亿美元,是十年来年度贷款额最低的一年。

报告称,中资银行没有直接向拉丁美洲国家政府提供贷款,而是通过基金参与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投资或为中国国有企业参与竞标项目提供资金。

随着2015年所谓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的结束,向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等国提供的“石油换贷款协议”也面临威胁。自2007年来,中国总共为该地区提供了1420亿美元的贷款,而上述国家获得的贷款占到了45%。

报告称:“中国不再是拉美地区脆弱经济体的金融命脉。”

2019年,多米尼加共和国、苏里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分别从一家中国政策性银行获得了一笔贷款,贷款金额分别为6亿美元、2亿美元和1.04亿美元。在委内瑞拉、巴西、厄瓜多尔和阿根廷这几个最大的中国借贷国中,只有阿根廷在去年获得了来自中国政策性银行的贷款(2.36亿美元),用于购买火车车厢。

尽管最新数据似乎表明中国为该地区发展提供贷款的势头正在放缓,但它也更准确地反映出了中国融资在该地区的一种转变,这种转变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导致世界经济前景黯淡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越来越多其他中资金融机构和平台正积极参与该地区投资。

基础设施和常规能源迄今为止一直是中国的重点投融资领域。与以往这些领域的项目融资主要依靠国家开发银行和进出口银行不同的是出现了一些新的参与者和投资工具。

报告称:“越来越多其他中资金融机构和平台正积极参与该地区投资。”

其中包括与拉美地区开发银行的联合融资计划,以及中国各大商业银行提供的贷款。到目前为止,波士顿大学和美洲对话的金融数据库尚未对这些商业银行相关贷款信息进行跟踪。

中国工商银行(ICBC)就是这些商业银行之一。该行为阿根廷颇具争议的圣克鲁斯水坝提供了资金支持。

此外,还涌现了一批区域性基金,如中-拉产能合作专项基金(CLAI)、中-拉合作基金(CLAC),以及中拉基础设施专项贷款等,这些项目主要集中在巴西。

政策性银行贷款的缩减伴随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OFDI)的增加,即企业通过绿地投资或并购向新国家扩张。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国学术网(Red ALC-China)发布的新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公司在拉美的投资额达128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16.5%。2019年,拉丁美洲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中有7.5%来自中国。

而这还是在过去一年全球投资者普遍较为谨慎的情况下,尽管这种谨慎情绪在很大程度上是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不确定性造成的。

 

2019年,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占拉美外商直接投资总额的86%。近年来,三峡集团(CTG)和国家电网这两家电力企业占据了该领域的主导地位。

大多数重要交易都是通过收购其他外国公司的业务或与地区合作伙伴组成新的联合体达成的。2019年,三峡集团收购了美国Sempra Energy在秘鲁项目中的股份,包括其在配电公司Luz del Sur中持有的84%的股份,这也是2019年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

2月,新疆特变电工集团公司出资23亿美元与玻利维亚国营锂公司Yacimientos deLítioBoliviano(YLB)组建了合资企业,并持股49%。双方将共同开发电动汽车制造业用到的金属材料。

据路透社报道,玻利维亚的前总统埃沃·莫拉莱斯当时在签署协议时说:“为什么选择中国?(是因为)中国的电池市场有保障。”然而,随着莫拉莱斯流亡海外,玻利维亚政局充满了不确定性,此类合同也前景不明。

尽管去年中国对拉丁美洲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较高,但都集中在少数几笔交易中,相比于2018年的56笔交易,去年仅达成了19笔。与前几年相比,并购所占比例高于新项目占比。

中国新的资本投资项目的一个缺点就是,他们带来的本地就业机会较少,这既是值得庆幸的因素,又是引发紧张局势的根源,原因在于这些职位通常是低技能工种。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国学术网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在拉丁美洲的对外直接投资带来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影响引发了一系列辩论。”

本文首发于中拉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