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亚投行首个拉美国家成员能否以史为鉴?

厄瓜多尔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后,能否避免争议项目的发生?
  • en
  • 中文
当地批评者对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表示担忧,包括上图的科卡科多-辛克莱水电站项目。图片来源:Carlos Rodriguez/ANDES
当地批评者对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表示担忧,包括上图的科卡科多-辛克莱水电站项目。图片来源:Carlos Rodriguez/ANDES

2019年11月1日,厄瓜多尔成为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正式成员,也是该机构在拉美地区的首个成员。亚投行是一家由中国发起的多边银行,于2015年开始运营,任务是为全球发展项目提供资金。

厄瓜多尔能否很好地利用亚投行成员资格,将主要取决于其如何管理新的资源,从而推动良性发展模式、缓解社会冲突、鼓励提高透明度和更完善的环境标准。

亚投行的首个拉美合作伙伴

厄瓜多尔外交大臣何赛·瓦伦西亚在北京参加亚投行的一次签字仪式时表示:“对厄瓜多尔来说,这是加强与太平洋沿岸国家及亚投行相关国家融合的一次非常特殊的机会。”

亚投行总部位于北京,目前共有90多个成员国。该机构在亚洲和非洲投资了不少能源和公共交通项目。因此,拉美国家对其抱有很高的期望,视其为能够与美洲开发银行,甚至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比肩的重要的发展融资新来源。

市场分析师表示,亚投行的信用等级为AAA ,因此还可以作为市场认可的标志,吸引私营部门的贷款。

尽管早在2017年厄瓜多尔就表达了加入亚投行的兴趣,并且有机会像该地区其他国家一样获得推动厄瓜多尔经济发展的项目融资,但是却迟迟未能缴纳最低500万美元的资本金。

此外分析人士表示,莱宁·莫雷诺总统内阁应谨慎行事,避免与腐败和浪费型项目产生关联。

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中国-拉美可持续投资倡议主任保丽娜·加尔松表示:“重要的是,厄瓜多尔金融机构必须从拉斐尔•科雷亚政府时期失败的中资项目中汲取经验教训,其中就包括超支预算20亿美元的科卡·科多·辛克莱尔水电站项目。”

加尔松表示:“如果中厄合作的这个旗舰项目具有代表性的话,那项目留下的经验并不令人感到鼓舞。科卡·科多·辛克莱尔水电站建设时使用的是过时的技术成果。技术缺陷影响了整个项目的完整性,而且产能没能达到预期。”

过去十年,中国已经成为厄瓜多尔主要的资金来源国。虽然贷款总量并未公开,但是据厄瓜多尔《宇宙报》的一份调查显示,2010年至2017年间,中国贷款机构累计向厄瓜多尔提供了超过11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而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洲国家对话”组织认为,到2018年这个数字应该已经超过了180亿美元。

《宇宙报》指出,截至 2018年,厄瓜多尔的未偿债务约为80亿美元,相当于该国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

其中几笔贷款的前提条件是使用中国的承包商,还特许从中国聘请工程师和其他员工。

瓜亚基尔阿尔科斯技术教育学院院长、经济学家豪尔赫·卡尔德隆·萨拉查说道:“我们相当于付了两次钱。”

“首先,借的钱和利息是要还的。其次,明确要求雇佣中国公司意味着这笔资金并没有产生乘数效应,带来就业增长和技术转移。”

亚投行与“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的旗帜性项目,也是实现中国战略目标的支柱之一,这个目标就是力争在2050年之前推动中国成为世界强国。而亚投行就是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补充。

本文撰稿之时,已经有19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国家签约加入了以深化经济政治一体化为目标的“一带一路”倡议。厄瓜多尔于2018年12月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与该地区其他邻国相比,厄瓜多尔是更加积极地争取“一带一路”项目的国家之一。

但是,亚投行这个新多边银行的到来也让人们不免担忧,担心在项目规划和落实过程中,会出现社会与环境标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特别是在厄瓜多尔。

水坝改变了水道、家庭因采矿项目而搬迁、社区领导人遭到恐吓,当地社区对这些问题多有诟病。

厄瓜多尔亚马逊流域科多尔山脉的米拉多尔矿井开采导致不少家庭动迁,并引发了持续的冲突,而南金兹的白河矿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舒阿尔族人居住的小屋,即将要开发成矿区的米拉多尔地区是很多舒阿尔族人的居所。图片来源: Andrés Bermúdez Liévano

加尔松认为,合理地选择项目对厄瓜多尔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加尔松此前曾撰写了一本名为《中国海外贷款与投资相关环境与社会指南:地方社区篇》的手册。她认为:“各国政府和国际金融机构应该优先考虑水域和森林走廊的连通及生态系统的完整,而不是基础设施的连通。”

她补充道:“我认为现在不应该再把铁路和大坝看作清洁的运输和发电方式了。穿越亚马逊地区的铁路对亚马逊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构成了巨大的威胁。”她所指的是横穿巴西、玻利维亚和秘鲁三国、从而将次大陆一分为二的拟建铁路项目。

卡尔德隆希望厄瓜多尔政府能够利用亚投行资金,拯救和推动该国农业部门的现代化改革。目前,厄瓜多尔的农业水平仍然比较低,一部分原因在于缺乏综合灌溉系统。通过良好的市场运作,厄瓜多尔可以成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粮仓,比如最近创下新的销售纪录的虾类产品。

保证项目透明度

另一个倍受关心的问题是,亚投行资助项目的采购标准能否保持很高的透明度,从而有效发挥抵御腐败的作用。

经济刊物《分析周刊》编辑阿尔贝托·阿科斯塔·布尔西奥说:“从招标开始,一切都应该保持透明。许多融资合同都绑定了一些条件,要求使用特定运营商或者建筑商,而不是通过竞标获得最好的报价。”

阿科斯塔还表示,项目还必须遵守相关责任法规,确保民众可以了解招聘流程的详细信息和完整的文本内容,避免出现同样的错误。

他说:“归根到底,此前那些规模过大、不必要或设计存在缺陷的项目都没有落实问责制。”

加尔松说,厄瓜多尔民间社会以及对中国投资负有监管责任的中国商务部、发改委和国资委等中国监管机构都应该对项目进行“广泛和具有参与性的监督”。

加尔松认为,贷款审批过程中就应该设立监督机构,并在项目整个实施过程中持续进行监督,从制定计划到交付工程直至贷款偿还完毕为止。

在这种情况下,亚投行为其首个拉美合作伙伴提供资助的任何项目都将达到最高的社会、环境和良好治理标准。

与其他一些对贷款标准秘而不宣的机构不同,更加开放的经营方针一直让亚投行引以为傲。 亚投行在其官网发布了风险管理和环境与社会框架方面的信息,并表示“我们以良好的管理为标志,力求在透明度和问责制方面达到最高的标准。”

亚投行还建立了相应机制,受理来自受其项目影响或了解违规行为的个人或主体的申诉。

厄瓜多尔政府对加入该多边银行持乐观态度。近日,厄瓜多尔财政部长发表声明称:“这对推进基础设施项目至关重要,除了有可能帮助厄瓜多尔获得资金来源外,还将让成千上万的厄瓜多尔公民受益”。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