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竹制家具在中国为何叫好不叫座?

竹材作为中国传统材料因其可以替代木材的潜力而备受期待,但目前市场还未完全接受,王晨撰文分析。
  • en
  • 中文
中国消费者觉得竹家具有“乡土气息”。图片来源:Alamy
中国消费者觉得竹家具有“乡土气息”。图片来源:Alamy

“我们公司的竹制家具很早就开始出口法国和美国,2015年之后也开始出口到约旦等国家了。”来自福建永安一家环保竹制家具企业的总经理许民华介绍。许民华所在的这家“节节通”公司,每年的产值能够达到1500多万元。

“节节通”公司在宣传中强调产品的环保属性,正是当下“以竹代木”发展思路的写照。随着中国木材进口因环保问题备受国际关注,竹被视为木材的可持续替代品,其生态效益也被国家层面看重。2008年中国启动全球首个竹林碳汇项目后,一直积极推进竹林碳汇进入全球碳交易市场。

永安已经践行 “以竹代木”十几年,目前永安仅从事竹加工的企业就有100多家。然而2014年至今,每年产值都超过7000亿的中国家具市场中,竹制家具所占比重依旧不足2%。竹家具为何难以进入主流消费市场?

以竹代木

永安并非孤例。2013年,原国家林业局提出规划,“计划到2020年,中国将建设100万公顷竹林基地,竹产业总产值将达到480亿美元,就业人数达1000万人。”

为此,中国在技术创新上加大投入,先后通过了林业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948计划等科研计划。数据显示,竹林培育技术推广成果显著,截止2016年末,竹林生产力提高了25%—30%。​

目前中国的浙江、四川、福建、江西、贵州、云南等地均有优良的竹林基地,产品以竹板、竹纸等为主。浙江、福建和四川等地,还大力发展以竹为主题的文化旅游品牌。在占有中国三分之一竹资源的浙江,小到竹席竹帘等生活用品,大到近两年新兴的“竹缠绕”技术,都处在业界前列。​

竹生长周期短,需要定期择取成年竹采伐,因此能在保证生态效益的同时提供经济收益。以永安的主要经济竹种毛竹为例,成竹高达20余米,造林5至10年后就可以连年砍伐利用。相较之下,木材的生长期是其数倍。

叫好不叫座的竹制家具

宜家等国际家具品牌也已注意到竹材的可持续性。在2019年的宜家中国战略发布会上,宜家中国区前可持续发展经理刘继伟曾向中外对话透露,宜家产品设计中心对竹原料是青睐的。他认为,中国是竹藤大国,熟悉的材质能给消费者更多自然居家之感。

以往,木质家具在中国家具产业中占据着支配地位,广受海外青睐,木材消费总量在十年间增长173%。但中国早在1998年就提出“天然林保护工程”,禁止采伐原始林。因此中国在数年间跃居世界木材采购量首位,对外依赖度超过50%。中国的家具生产和出口也与非洲太平洋岛国等地的森林砍伐联系在了一起。

除了对森林的影响,木制家具生产过程中的环保问题也很突出。因是挥发性有机污染物(VOCs)排放大户,家具制造业成了中国环保风暴中的重点监控对象。受此影响,2018年中国家具产量同比下降11.68%,销售额下降逾2000亿元,主流的木质家具产量猛降30%。

然而木质家具受到冲击时,竹制家具并没能乘着政策东风崛起。据宜家中国公关人员透露,宜家的竹制家居产品中,卖得最好的是iPad支架、竹碗等小产品。而桌椅等大件家具销量依旧远不如木质家具。由于销量较低,竹家具供货商也无法降低成本而取得价格优势。


宜家出售的多功能竹制衣柜,配有竹材介绍和环保标识,但旁边同等价位的木质衣柜拥有更大容量更多功能。图片来源:王晨 / 中外对话

中国竹家具生产商大多是中小企业。《全国竹产业发展规划》显示,中国12756 家竹加工企业中,近6成年产值低于500 万元,产值过亿的大型企业仅占0.8%。因为资本缺乏、设计缺失和技术落后,中小企业发展更为窘迫。

国际竹藤组织高级项目官员李艳霞告诉中外对话,竹板材制造整体上依旧存在劳动密集、工业化程度低的问题。即使拥有上千年的竹应用历史,但其工业化制造在最近几十年才得到较快发展,现代家具的开发时间要更晚一些,消费者没有足够的产品认知。

李艳霞还介绍,在竹材开发利用过程中,采伐最耗费人工 。不同于木材多为同龄林,可以集中化规模化采伐的特点,竹林为异龄林,不同年龄的竹秆交错林立,因此,采伐竹材需要依赖人工来根据生产技术需要择龄采伐。国际竹藤中心常务副主任费本华曾撰文总结,劳动密集型的作坊式作业也是竹加工业的企业规模难以扩大的重要原因。

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中国执行董事马利超告诉中外对话,即使经过近二十年左右的发展,竹家具的民用需求依旧小于市场供给量。

消费者为何不买单?

李艳霞认为,消费者的认识滞后是竹家具在中国“火不起来”的原因之一。中国消费者对竹家具的认识还停留在原始粗放的手工产品阶段,觉得有“乡土气息”。相较之下,传统意义上“更高级”的木质家具就更受青睐。

十几年来,竹板材的机械化量产已有长足进步。李艳霞展示了一张快捷酒店的照片,竹材经切片胶合压制后,能制造出看起来和木质家具别无二致的家具。“但是很多消费者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竹家具”,李艳霞说。

但从事竹制品设计多年的设计师石大宇先生认为这样的“以竹代木”思路是属于西方的认知。 “中国传统文化,是不会把竹当成木头看的,竹就是长纤维,” 石大宇说道,“简单粗暴地以竹代木,会使因材料特性而生的设计在压缩成本的过程中被牺牲。” 同时,石大宇透露,粘合竹片需要使用大量胶水,即便是所谓的“超低甲醛胶”,在大量生产的过程中也有一定的环境风险。

对此,永安市竹产业研究院副秘书长范志宇透露,永安早已研发出无醛胶水,全面替代普通工业胶水,“就是价格贵一些”。范志宇对永安竹家具的安全性很有信心:“即使含有少量醛等物质,竹材优越的挥发性也会将其快速挥发掉。”

生态隐忧

大力发展竹加工制造业的同时,还应警惕不当的竹林经营做法。研究表明,长期种植毛竹会导致土壤养分整体呈下降趋势,与之关系密切的真菌生物量也会显著下降。另一关于浙江竹种雷竹的研究也有类似结论。

马利超表示,竹林经营在中国诸多省份都有悠久历史,但近年其经济效益被发掘,就出现了诸如大量施用肥料,盲目扩大竹林面积等不利做法。“这会大规模地扰动土壤状态,对其中的微生物、有机物等造成很大影响,“ 马利超说。

为了指导竹林经营者正确地抚育竹林,中国政府在2010年曾与欧盟委员会合作进行多省市试验项目,整合出《毛竹林可持续经营实用技术手册》,为毛竹林经营提供可持续的经营方案。

马利超认为,竹林与阔叶林混合种植方式是不错的可持续经营方式。永安市林业局局长郑凌峰介绍,永安坚持对当地企业进行FSC认证,并进行混合种植。竹林中的阔叶树有利于土壤保持肥力,减少病虫害。

“竹是先锋性物种,在自然生长出竹的地方,时间久了就会生长出阔叶树。”马利超介绍,人工经营的大片纯种竹林不是稳定的生态学结构,只有通过科学方式保育采伐,才能长久可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