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商业领袖许诺加大力度尽快落实气候目标

若要达成巴黎气候协议目标,全球商界必须做出100%的承诺,联合国表示。
  • en
  • 中文
图片来源:Business & Climate
图片来源:Business & Climate

英国脱欧公投才刚刚落下帷幕,全球商业领袖便齐聚伦敦市政厅,号召各国政府尽快批准巴黎气候合约,言语间充满了对英国脱欧公投影响气候政策进程的担心。

6月27日,商业与气候峰会在伦敦举行。来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和伦敦金融城的诸位代表齐力发声,敦促整个商界将构建可持续发展和低碳经济的目标纳入未来投资决策。

各大跨国企业纷纷承诺,将引入全新商业模式和技术解决方案,并通过与公私领域机构合作,共同加快推进落实巴黎气候目标

科学家们相信,要想保证全球变暖不超过2摄氏度,至少要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削减420亿公吨。而各国在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巴黎会议)上许诺的未来15年的温室气体排放削减总量却只有60亿公吨。显然,要弥合这两个数据之间的差距还要付出很多努力。

一份涵盖商界温室气体减排额度目标的最新报告

一份题为《气候变化的商业终结》的研究报告预计,通过以下5个核心倡议行动,全球商界可在2030年前完成每年37亿立方公吨的二氧化碳减排量(相当于各国在巴黎气候会议上许诺减排总量的60%)。

如果所有相关企业都能签署行动协议,未来这一数字有望上升到每年100亿立方公吨(大致与目前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当)。

这5个倡议行动侧重各有不同:RE100将集中帮助企业实现100%的可再生电力供应;EP100将致力于将商业能源生产效率翻番;科学基础目标将为企业发展提供技术资源支持;零采伐项目(Zero De-foresation)承诺在供应链中消除商业驱动的采伐行为;而LCTPi则将集中精力推广低碳技术。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克里斯提娜•菲格雷斯在其任期最后的某次官方演讲中表示:“未来4年建设的基础设施将直接影响未来人类的命运。如今我们已经制定了目标,问题是需要多久才能落实这些目标。”

据《新气候经济》估算,为保证全球经济朝着低碳和气候适应的方向转型,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预计全球每年要在城市改造、土地使用和能源基础设施方面投入至少90万亿美元

因此,有与会人员表示,应该尽快在绿色金融领域引入私有资本。

有发言人认为,可再生能源价格正在迅速下降,而共享经济理念则带动了很多全新商业模式的产生,这无疑创造了更多更快推广清洁能源服务的机会。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的统计显示,目前太阳能光伏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的价格大概分别下降了80%和30%-40%。

法国环境部长、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席赛格罗那•莱亚尔号召欧洲各国在明年确定碳排放的最低限价,并且突出强调了碳领袖联盟组织的作用。(碳领袖联盟由96个成员企业组成,其宗旨是力争在 2020年前将目前限价机制下的温室气体排放份额再增加一倍。)

低碳经济转型成功与否关键还要依靠新科学技术,这一观点在本次大会上得到了广泛认同。 

挪威可再生能源企业Eco Hz负责人普雷本•蒙克表示:“目前已有机构将分布式电网与全新电池能源存储设备相结合,将其利用到乡村地区的公用事业设施上。

他还补充道:“随着智能电网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循环经济也开始迅速崛起。虽然这些商业模式正式上线还需时日,但是我们发现各公司首席执行官们已经开始积极倡导商业的可持续性,其重视程度不亚于金融和市场模式。”

英国退欧的负面影响

峰会举行前几天,英国民众刚刚通过民主公投决定离开欧盟。这次公投给金融市场带来重创,市场不确定性增加,英镑价格也一度下跌到30年以来的最低点。

如今,欧洲陷入分裂,美国政坛及中国当下的经济转型前景难以预测,这些都让各国抗击气候变化的努力变得前途未卜。

菲格雷斯承认,由于英国即将脱离欧洲,未来欧盟可能需要重新调整其在《巴黎气候协定》中承诺的责任。

她表示:“如果相关方面正式启动了《里斯本合约》第50条规定,那么欧盟就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自主贡献预案,可能还需要重新调整相应的责任比例。未来2年,调整和变化肯定会难以避免。”

伦敦金融城绿色金融倡议主席罗杰•吉福德爵士重申,伦敦和整个英国在推进更广泛的低碳能源转型方面的承诺绝不会因为此次公投而发生动摇,并特别呼吁中国和印度给予更多的支持。

全新的绿色经济模式

与会成员还提到了那些“被遗忘的人们”。这些人并没有从发达民主国家的经济繁荣和平等机会中受益,而如今他们开始向西方民主世界表达自己的不满。

瑞秋•凯特是联合国秘书长任命的“人人享有可持续能源”(Sustainable Energy for All)项目的首席执行官和特别代表。她认为,绿色经济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新型产业,帮助西方国家通过另外一种资本主义模式解决现有的社会经济难题。

她表示:“西方世界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适应气候变化需要付出的真正代价。我们必须要认真思考不让国内任何一个人掉队背后的真正意义。目前,如今我们对绿色投资监管已经完全改观,因为绿色投资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