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中国南航被批漠视动物生命

南方航空公司的运输令一只宠物狗死亡。南航拒绝道歉,只提议按每公斤100元标准进行赔偿。近百家动物保护组织向南方航空公司和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出公开信,呼吁航空业者杜绝野蛮装卸,尊重生命。
  • en
  • 中文
Mars生前与主人赵南和陈雷的亲密合影(图片来源: 赵南)

10月10日上午,天津夫妇赵南和陈雷诉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他们认为南方航空造成了金毛犬Mars的死亡。但南方航空拒绝道歉。

8月5日22时,Mars随主人赵南乘坐南方航空公司CZ6993航班由西宁飞往北京。Mars被装在一只专用航空箱内,但在6日零时30分飞机抵达北京后,赵南被告知,航空箱破损,Mars失踪。

36小时以后,南方航空公司通知赵南,Mars找到,但已死亡,口唇边有血迹。

但南航不仅拒绝道歉,更拒绝提供Mars的死亡真相。

在连续多日的交涉无果后,赵南彻底失望,将南航告上了法庭。此后,近百家动物保护组织向南方航空公司和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出公开信,呼吁航空业者杜绝野蛮装卸,尊重旅客财产和生命。

Mars失踪

“保佑,平安。”

这是8月5日登机前,赵南写下的微博,并贴上了Mars被关进专用航空箱的照片。此时的赵南内心忐忑不安,“以后再也不这么托运了,太让人揪心了。”赵南对随行的朋友说。

 
“我们一家人,曾走过3个完整的春夏秋冬,直到那场噩梦降临……”赵南在微博中说,Mars温顺乖巧,喜欢干净,喜欢撒娇,从来不知道争抢,也不调皮捣蛋。

出事前的一周,赵南曾带着Mars去了青海。“她看到了青海金灿灿的油菜花和蔚蓝的青海湖,她和July(另一只小狗)在青藏高原广阔的草原上奔跑,自由地恍若飞翔。”赵南说。

8月5日,是Mars回家的日子。零时30分左右,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没过多久,July从超大行李提取处被送出,行李打包条却少了一根,航空箱的门竟然是打开的。所幸的是,July还在箱中。但Mars所在的航空箱始终没有出现。

焦急的赵南跑到南航行李提取处询问,被告知:“Mars的航空箱在被即将送到超大行李处时破损,狗跑到机场内,目前还没有找到。”

“我们苦苦哀求,能否麻烦带我们进去寻找?被拒绝;能否麻烦帮我们进去寻找?还是被拒绝,不耐烦地拒绝。”赵南说。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沿着铁网不断地呼唤。

6日早晨,机场上起降的飞机陆续增多。赵南说:“几近崩溃的我们对南航的工作人员说,假如Mars确实影响到了飞机的起降,你们该射杀就射杀,因为那是几百个家庭,我们承担不起,但假如可以,求你们打伤她或打残她,请留她一条命,我们感激不尽;假如她没有妨碍到飞机起降,恳求你们不要伤害她。如果发现她,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带我们进去呼唤Mars。他们答应了。”

上午9时,赵南被机场工作人员带入内部工作区,让她自己呼喊Mars试试。但两个多小时依旧不见Mars。之后,赵南再也没有被允许进入内部工作区。当晚,赵南等人制作了传单、悬赏,分发给南航工作人员、机场装卸人员,甚至是保洁阿姨。

“我们恳求大家帮忙,我们愿意以1万元酬谢!求大家帮忙,扩散,孩子叫Mars,母犬,性格温顺乖巧,绝对不会伤人。”6日晚,赵南还通过微博发出了寻狗启示。该微博迅速得到爱狗人士的友情扩散,转发量达1300多条。

7日早上9时5分,赵南被电话告知,Mars在凌晨3时在围界4号门被人看见,但跑得飞快,不让任何人靠近,也没有被抓住。

12时17分,南航柜台工作人员通知赵南狗找到了,但不确定是否是Mars。不久,南航工作人员带着赵南的先生驱车从T2航站楼到达T3航站楼飞行区管理部。下车后,在飞行区管理部门外阳光曝晒的一辆皮卡后斗上,Mars正躺在那里,尸体僵硬,口唇边有血迹。

据南航一位工作人员称,刚抓到的时候是活着的,当用网枪捕住后,狗倒地、抽搐、吐血,没两分钟就死了。发现的时间是9时20分。

“我现在只想知道两件事:第一,航空箱是怎么碎的?因为如果不是箱子被弄碎了,Mars就不会跑出来,就不会死;第二,机场方面,为什么不在发现Mars的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究竟又是怎么捕捉到Mars的。”赵南说。

离奇的36小时

从6日凌晨Mars失踪,到7日12时被告知可以认领。短暂而又漫长的36个小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赵南一家要求南航提供事实真相的请求,案件代理律师蔡春红告诉记者,南航方面表示“行李装卸部全程无监控,无法解释航空箱破损原因。机场所有监控中,均未发现该犬只。”南航同时表示,可以赔付一定金额,但不能道歉,不能提供犬只死亡真相。

8月11日,有名为“我是南航员工”的微博称,“我是爱狗之人,但我又在南航上班,我无力公开我身份,因为要养家糊口,但是我在这里站出来说这个,就是让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狗狗是被南航的工作人员活活打死的。”

记者此后在新浪网上寻找到名为“我是南航员工”的微博地址,但打开后显示:“抱歉,你当前访问的帐号异常,暂时无法访问。”

有微博透露,“据一位南航工作人员称,两个航空箱是用机场行李的推车推到超大行李处的。July的在下面,Mars的在上面。在快到达的时候,Mars的箱子从1米高的位置摔下来,就破了,Mars就跑了。”

9
日晚,赵南再次找到南航。“南航问我们有什么要求?我说让我看看从飞机降落至Mars死亡的所有画面。但被告知没有。Mars在戒备森严的首都机场内部呆了30多个小时,从T2丢失,在T3找到,居然没有一丝监控,一个画面没有。”

“旅客行李及机场异常状况竟然无法监控,这更令人对航空的旅客人身及财产安全报以担忧。”蔡春红说。

赵南表示,如果得到赔偿,这些钱会全部捐给动物保护组织,或者设立一个专门为小动物争取权利的法律援助基金,能让宠物和家长们不再承受这样的悲剧。”

南航拒绝道歉

在法庭上,南方航空公司同意按照法定的限额赔偿方式,即按照托运的金毛犬和箱子的重量,以每公斤100元标准进行赔偿。这是金毛犬Mars死亡之后,承运责任人南方航空公司首次做出的官方表态。    

在10日的庭审中,原告代理律师蔡春红表示,南航作为具体执行该航空承运业务的主体,未能在活体动物运输过程中尽到合理的履约义务,导致犬只死亡。在动物行为失去人员控制的漫长的36小时过程中,南航和机场方面没有积极控制损失,正是由于对生命的漠视和不作为,直接导致了犬只死亡。

在诉讼请求中,原告要求由被告赔付犬只死亡直接费用10万元;由被告赔付原告误工费、交通费、食宿费、通讯费等20574.94元;由被告赔付原告精神损失费1万元,并要求由被告就承运过程中的过错行为以原告认可的方式向原告致歉,同时出具原告认可的可信证据,向原告说明犬只死亡过程真相。

南航在答辩状中表示:“答辩人事后了解到,金毛犬天性怕热,存在因在外奔跑筋疲力尽,甚至中暑,看到有人捕捉它,紧张导致心脏骤停的可能性。”

原告方10日也向法庭提交了由北京安东动物医院所作的Mars尸检报告。报告推论Mars“死亡时处于呼吸困难状态,疑似因惊吓恐惧等强刺激因素造成原发或继发充血性心衰”,“高度怀疑充血性心衰为死亡原因”。   

记者注意到,在这份答辩状中,南航始终没有对自己的行为过失表达歉意。

10日下午开始,南方航空公司就“疯狂”封堵有关案件审理的报道,“第一财经”有编辑反映,“接到电话让删稿”;《北京晚报》当天的报道,主要门户网站的相关转载网页也被迅速关闭。

“是什么让一个国有重点企业中国南方航空对于旅客的合理正当诉求漠视而亵渎,而对公众舆论不同的声音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和力度去封杀?是该企业低下的人文品格。”网民“动保海之梦-抵制南航直至道歉”说。

百家动保组织谴责

金毛犬Mars死亡案发生后,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连日来,网民们纷纷发帖要求南航道歉,谴责南航的失职行为。截至11日早上,Mars主人的微博“mars小千金”转发量超过11万条。

网民“雾里看花”说:“一个做错事情都不懂道歉的航空公司你们敢乘坐吗?一个不说一句真话的航空公司你们敢乘坐吗?一个漠视生命的航空公司你们敢乘坐吗?”

许多网民表示在南航正式做出诚恳的道歉之前,不再选择乘坐南航班机。网民“金毛犬”表示,“南航就金毛事件正式道歉之前,本人及公司几十名同事不再乘坐南航班机,有卡人员,卡一律作废。同时我及同事将积极动员家人、亲朋不再乘坐南航。”

9月5日,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中国动物保护记者沙龙、中国青年动物保护联盟等近百家中国民间动物保护组织向中国民用航空局和南航发出公开信,引述Mars死亡事件称,这“不仅折射出中国民航活体动物运输亟待规范,也反映出这一行业存在的诸多弊端。”

公开信还披露,包括南方航空、海南航空等12家航空公司都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会员,该协会有着明确的活体动物运输的相关标准(LAR)

在致南航的公开信中,上述环保组织要求南航真诚道歉,披露真相,查明责任人,积极主动赔偿,争取对方谅解,最大化吸取Mars事件教训,为动物托运乘客提供符合人道精神的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