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水电暗战:政治与利益的漩涡 - 中外对话
商业

中缅水电暗战:政治与利益的漩涡

呼啸而至的中国大型国有企业,陷入了缅甸各种力量角逐所形成的漩涡。杨猛独家探访缅甸停建的密松水电站。
  • en
  • 中文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云南分公司的人说,我将成为第一个进入密松水电站采访的记者。

密松水电站的营地就位于距离缅甸北部重镇密支那市区30公里的伊洛瓦底江边。中电投集团铺设的从密支那到营地的水泥路,覆盖了当地政府修建的一条破烂的石土路。

包括密松在内的7级水电站,位于缅甸伊洛瓦底江,它总投资1600亿元人民币,发电量为2000万千瓦,这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对外水电投资项目。有专家计算,建成投产后,缅甸政府可以通过税收、免费电量、股权分利等,获取540亿美元的经济利益,而2010年缅甸国民生产总值不过为429亿美元。但美好的故事在2011年9月30日突然转向。当天,缅甸总统登盛意外叫停了密松水电站,据传缅甸国内各界反对声音越来越强烈是重要原因。

缅甸正处于重大改变的前夜。长达半个世纪的军政府统治逐渐隐退,以昂山素季为代表的民主力量重返政治舞台,[编者注:2012年4月2日,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在选举中以绝对的优势赢得联邦议员选举,或将首次出任公职。] 加上传统军事反对派,各种势力胶着。作为缅甸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国有大型企业长驱直入的步伐,陷入了各种力量角逐形成的漩涡。

类似的一幕曾在非洲上演,而且更严重。随着非洲民主运动的兴起,大量中资企业对局势变化深感难以把握。战略咨询公司罗兰贝格警告说:中国政府应做好企业海外投资的宏观环境信息提供者,但现有的办法和指南,已经无法对不断变幻的非洲局势、国家或部落之间的纷争进行及时跟踪和整体评估。

据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局透露,截止2011年7月底,有31个国家在12个领域共投资逾360亿美元,中国排名第一,达到近160亿美元。中缅贸易额也居缅甸对外贸易额首位,达36亿美元。中国对缅甸出口主要是投资带动的原材料和设备出口,达20多亿美元,而缅甸出口中国的主要是矿产品、农产品,达16亿美元。

到2010年1月份,中国对缅投资的官方统计也不过18亿美元。统计数据在最近一年半时间内出现如此大变化,主要原因是,中国对缅投资主体逐渐由云南的中小企业转变为中石油、中电投等超大型央企。根据中国企业与缅甸政府签署的协议,今后几年还将是中国对缅投资的高速增长期,其中水电和油气仍将是中国企业对缅投资最主要的领域。先行者必将最先撞到玻璃门。

缅甸水利资源丰富,伊洛瓦底江等三大水系纵贯南北,但由于缺少水利设施,尚未充分利用。
前往缅甸之前,在中电投云南公司位于昆明的写字楼内,总经理李光华打开一张缅甸地图,穿越缅甸的伊洛瓦底江上布满了标记。他说:“包括中电投之内,有十几家中资企业在缅甸搞水电开发。我们公司在中国,商战在缅甸,对手几乎都是中资企业,竞争激烈。”

李光华长期在电力部及电力公司任职,
2008年他到中电投云南公司时,缅甸项目已开展2年。2006年,缅甸电力部跑到昆明招商引资,找到中电投,希望为遭受制裁的军政府获取外援。中电投是首家进入缅甸的中资水电企业。不过蜜月伊始就出现结束的征兆,其他中国发电企业一窝蜂过去,为了争夺项目各显其能,缅甸方面开出的条件也日渐苛刻,最终变成了招商选资。

中电投在缅甸的商业模式是BOT:水电站建成运转50年之后,所有设备移交给缅甸。包括密松在内的7级电站加起来,基本跟三峡发电装机发电量相当。

根据合同,缅甸获得10%免费电量,其余90%卖回中国。缅甸免费提供土地,无需征地,缅方占15%资源股。李光华测算,这个项目可以满足水电投资8%的回报率。而且离中缅边境很近,缅甸答应出关免税,从投资看,仅相当在云南开发水电站。

中电投2000余名员工来到密支那初期,一度引发了密支那物价上涨和供应紧张,后来全部物资从腾冲运来,才平息了恐慌。勤奋的中国人在工地铺设了国内电话线和光缆,电话区号都是腾冲的。

对于中国人的长驱直入,有不明势力用恐怖行动做出了回应。2010年4月17日凌晨4点,中国营地4个点、同时有38枚炸弹发生了爆炸,一中国员工因为恐慌从楼上摔下受伤。中电投缅甸项目的负责人陈克锐指着会议室外不足5米的地方说,“当时屋顶被炸飞了一个角,看样子是装在类似白猫洗衣粉桶大小的土炸药。”缅甸军方至今没查出真相,但是据此在营地周围部署了兵力。通往水电站的路上,一组肩扛榴弹火箭炮的缅北军区士兵正在换防。

中电投的伊江项目位于克钦邦,被认为是传统军事反对派克钦独立军(KIA)的势力范围。密松的源头即位于克钦第二特区。根据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17年前的停火协议,双方军队互不进入对方地盘。2011年5月份,缅甸军队以保护中国大唐公司的太平江水电站项目为由,与克钦独立军KIA发生了武装冲突,延续至今。

管理营地的一位56岁的负责人诺雷担任过KIA的排长。他解开腰带露出身上和缅军队作战时留下的三处枪伤,说:“缅甸政府和克钦族的互不信任持续了60年。缅军队试图消灭克钦,战争是为了获得完全独立解放,因此仗还要打下去。”

今年1月份,缅甸政府和克钦独立军在瑞丽一个景颇族商人开的酒店举行了第2次谈判,无果而终。这对中资企业来说,绝非福音。

庞大的密松水电站钟表已经停摆。
一股民族主义情绪超越缅甸政府和少数民族武装的利益争斗,正在这个伤痕累累的国家抬头。2011年9月30日,总统登盛宣布搁置密松项目,这让中电投措手不及。去年9月10日和11日,李光华受邀参加了两次缅甸议会举行的记者情况说明会,在会上回答了议员们关于密松水电站的质询,但是缅甸与会的7名部长态度坚决,表示密松水电站一定会继续开工,结果引发了民意和媒体的反弹。到9月17日,反坝人士聚集到中国使馆门前示威,缅甸政府监控到可能引发更大的示威活动,不得已叫停了密松项目。

“外界盛传我们侵占了缅甸的很多资源,实际不是。给缅甸10%的电量,就是200万千瓦装机。缅甸全国只有300万千瓦装机。如果200万不够,将来首先保证缅甸的需要。”李光华说,“中国一年装机十几个亿,缅甸项目在中国是小零头,根本不是大资源,只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对于缅甸却只有好处。电站按百年设计,可以为缅甸提供1万亿元人民币收益。”

但缅甸人并不是全部这样想,NAIRG和MAIPARN就是坚定的反对者,两人是缅甸境内靠近云南边界的少数民族德昂青年。缅甸官方统计,德昂族在缅甸有6万人。两人隶属于名为德昂学生与青年组织(TSYO)的NGO,这个组织成立于1998年,总部在泰国,常在中缅泰边境一带活动。

“中国企业应该听听我们缅甸人民的声音。中国老板去内比都的时候,我周围的人都毫不怀疑,他们提着几箱子的现金去贿赂。”MAIPARN轻声说。

NAIRG认同这一看法,他觉得伊洛瓦底江周围有很多人生活,下游是缅甸主要的粮仓,人们担心水电站建好之后影响收成。“虽然缅甸还很缺电,中国人来了会带来生活的改变,但是大多数好处都被中资企业和缅甸政府拿走了。军队未征地就将老百姓驱赶,农田被没收,老百姓承受了变动的痛苦。”

在中国,也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李光华的看法,环保NGO绿色流域负责人于晓刚说,中国境内大江大河几乎已被6家国有大型电力公司开发殆尽,于是中资企业才把目光放到了缅甸。

缅甸资源如此丰富,很好地证实了经济学家提出的“资源诅咒”:依靠资源出口的国家,尤其是石油、钻石以及其他金属材料,最易遭受低增长、高腐败、缺少政治自由却饱受战事。

去年9月份,于晓刚和另外2个NGO组织一起去密松考察,回来写了一份报告,他说:“中国大型国企在转型期间拥有较大资源,资金庞大,限制了其他民间开发。他们既是政策的制定者,又是市场掌握者,有权力开发而无需规避环境社会影响,其内部收益几乎不对外公开,全民资源往往变成其内部资源。”

面对对环保组织的挑战,李光华不屑一顾。“讲环保的都是吃穿不愁的,真正需要改善生活环境的不是他们。不需要和他们谈,也没必要和他们谈。”

杨猛
 《彭博商业周刊》记者

原文刊于
201239日《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

下篇:中缅边境上的诱惑与欲望

图片作者:Rebecca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