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口的两难境地 - 中外对话
商业

中国出口的两难境地

王鑫和坦克雷德•瓦楚里耶认为,欧洲和美国对中国原材料贸易限制的抱怨不仅暴露了其政策上的不一致,还暴露了他们对于环境问题的低估。
  • en
  • 中文

2009年,欧盟、美国和墨西哥三国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出申诉,抗议中国对铝土矿、焦炭、氟石、金刚砂、锌等原材料实施出口限制。三方认为,首先,中国采取出口关税、配额、许可证等形式的出口限制措施使国内和国际的价格走势出现分歧。与那些必须进口这些矿产的国家的企业相比,中国企业从中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其二,他们表示,此类限制措施违反了WTO的相关条款,以及中国入世时的相关协议。中方则回应说,采取这些措施的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
 
尽管中方对此进行了抗辩,然而应三国要求,WTO依然于2009年12月21日成立了专家组对此进行调查。在专家组作出结论之前,我们有必要对中国采取出口限制措施背后的真正意图加以了解,同时就欧盟及美国针对这些问题所采取的立场中存在的差异及不一致的地方引起大家的关注。
 
WTO于2010年5月31日公布的最近一份中国贸易政策两年度审议报告中认为,中国对其作为价格主导国的原材料采取出口限制有可能会对其自身有利(也就是说,中国有能力通过控制交易量来影响国际价格)。并且,一般而言,出口限制并非是遏制能源和资源消耗以及保护环境的最有效的手段。报告仅是从定性的角度进行分析,而缺乏可靠的数据统计。报告得出结论,由于出口限制扭曲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因此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经济弊端大于其所带来的环保收益。
 
然而,在(贸易伙伴的)经济损失与(中国及全世界的)环保收益间寻求平衡是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实际上,自然资源的可持续管理是维护中国社会稳定的关键之一。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的资料显示,约118曾经资源丰富的城市由于过度开采已经导致了环境退化、人民健康状况恶化、以及失业等严重的发展问题。
 
据中国国土资源部的资料显示,到2020,中国发展所需的45种关键原材料中,能保证需求的只有6种。在这一严峻的背景下,对中国而言,为了自身利益,不论是从国内还是从出口的层面上限制资源的过度开采并减少对环境产生的相关损害都至关重要。
 
中国采取出口限制措施同样有其政治动机。此类限制将成本转嫁给国内出口行业,并同时帮助中国的出口向节能产品转型。这与日本和韩国等亚洲国家的做法有着主要区别。这些国家的做法是将出口限制所引致的成本作为换取国际社会成员资格的一种手段(即所谓的“出口控制的会员费理论”)。
 
中国已经明确了国内的发展目标,如节约能源和资源等。因此,可以将出口限制视为一系列相互呼应的发展策略中的一部分。此外,实施这些限制并非出于财政原因:出口限制措施所产生的收益在关税总收入中仅占一小部分。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面前的具体争端,中国所面临的棘手挑战就是为其有违入世议定书的地方提出充足的理由。具体的说,就是第11.3条中所规定的:“中国应取消适用于出口产品的全部税费,但本议定书附件六中明确规定的或适用1994年关贸总协定第八条的除外。”
 
实际上,早在2007年,中国就开始对能源密集型和资源性产品采取了大规模的出口限制,特别是采取了出口税及出口退税回扣的措施。如果我们循着欧盟及美国的逻辑来看,那么不仅仅是原材料,中国入世议定书附件六中有更多的产品都应该在其申诉的范围之内,可是却没有。有趣的是,欧盟国家和美国在所列的钢铁等其它商品的市场中与中国有着直接的竞争关系。事实是,这些申诉集中于有限的几种原材料上似乎说明这些国家只是在他们需要进口的产品领域想要获得“公平的竞争”。而在那些与中国有着竞争关系的产品市场,他们对于公平的定义则宽松的多。
 
如果按照原材料争端的逻辑,钢铁产业中有大约50中钢制品按说应该同样引起WTO争端。然而,中国对钢产品及同类产品征收出口关税的问题还没有被提出来。
 
WTO争端中所提出的材料之一,焦炭(中国对其征收40%的出口关税,并无法获得退税)是欧盟及美国言行不一的另一个实例。众所周知,焦炭的生产过程具有很高的碳密集度,并且对环境造成很大危害。中国采取的出口限制措施是明确针对其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方案中的目标而设计的,是防止碳泄漏的有效方法,因此有助于焦炭行业的全球温室气体减排。碳泄漏是指一个国家的碳排放由于其它地方的减排而增加的情况。
 
而就在2007年9月19日之前不久,欧盟曾决定对中国的焦炭征收六个月的反倾销税。如今,它却因为出口限制而怨声载道。在这种情况下,欧盟政策的时间连贯性会受到质疑。焦炭政策的左右摇摆会让人感到中国在价格问题上永远都是错的。放开边境采取低价是倾销的反应,而为了环境进行出口限制所导致的高价则引发了贸易扭曲。那么,中国究竟该如何制订其出口价格?
 
不论中国在这件案子上是赢是输,欧盟及美国必须澄清他们的贸易政策,并将其与气候政策接轨。这对建立合理公正的国际贸易及气候监管具有重要意义。
 
 
王鑫:法国里尔一大气候变化经济学博士,并在法国智库可持续发展及国际关系研究所(IDDRI)担任研究员。
 
坦克雷德·瓦楚里耶:IDDRI全球治理项目主任,并在CIRAD担任研究主任。

图片来自 weibo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