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经济结构下的环境难题 - 中外对话
商业

国际政治经济结构下的环境难题

唐昊认为,墨西哥湾的石油灾难是政治经济紊乱的病征。如果不对全球结构进行全面改革,环境将继续苦苦挣扎。
  • en
  • 中文

 在BP石油污染大灾难中,英国石油公司遭到异口同声的批评。人们认为人类在金钱欲望的驱使下,疯狂凿开地壳,才引发了灾难。但问题是,人类无法改变天性,也不能从脑中去除“欲望”这个东西。唯一有意义的做法是反思现有的政治结构和经济发展模式,通过制度安排的优化来解决环境问题,就如同人类并没有首先改变追逐权力的本性,而是通过民主制度的一步步安排,大致上解决了原本极为残酷的国内政治斗争一样。

从国际政治经济基本结构,我们才能发现污染事件的真正根由:在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安排下,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局限于化石能源,由此产生了供求紧张等经济问题;同时,石油污染等环境问题不断发生,难以解决;而在这样一个存在严重制度问题的结构下,即使企业、政府、NGO都做了自己该做的,都认为自己无可指摘,环境灾害仍无法避免。

在经济全球化中,越来越多的金钱和技术集中于跨国公司之手。但跨国公司成为经济巨无霸的同时,企业社会责任却未一同成长。跨国公司既缺乏负责任地使用技术的愿望,也缺乏相应的控制技术开发方向的能力。令跨国公司忽视社会责任的另外一个制度性安排是:跨国公司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轻易转移生产阵地,而局限于一国之内的民主政治的监管却不能应用到跨国领域。

在这样一个能力与责任不匹配的经济结构中,没有公司能经得起通过忽视环境保护来赚取利润的诱惑。英国石油公司(BP)的口号是:超越石油,并且着力打造出一个强调绿色环保、生态友好的公司形象。但即便是此前有良好环保记录的BP,也不能控制自己朝滥用权力、财富和技术的方向走下去。这次事故便是急功近利的采油战略所致。BP的公关广告与其行为后果的反差表明:像以往那样通过破坏环境赚大钱,然后拿出一小部分来做广告公关,打造关心环保的形象的做法已毫无意义。真正负起责任的做法应在经营赚钱的过程之中,而非其后。

如果说跨国公司无法有效承担环境责任的话,那么靠国家监管又如何呢?首先,在本次事件中,奥巴马政府同意让英国石油公司着手处理漏油问题,让其自行善后。与石油公司相比,政府反倒缺乏处理问题的能力和金钱——我们不能想象让海岸警卫队到千米深海下去堵漏。其次,在环境问题上,国家并不比跨国公司更为可信。事发后,有媒体披露,美国的参众两院议员,特别是参议院能源及自然资源委员会得到过BP的大量政治捐款。过去20年BP还向美国总统候选人(包括奥巴马在内)提供了总计逾350万美元的赞助;而在墨西哥湾沿岸五州的64名联盟法官中,至少有37人与能源财团有利益关联。制度化的、长期存在的政府部门、政治家与大公司的密切合作使BP总能得到足够的政治庇护。总之,靠一群追逐权力的人来解决一群追逐金钱的人所造成的问题,注定不会让人乐观。

而从更大的范围来说,冷战后的大国政治扩张已经与经济扩张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也是经济全球化在世界大国的推动下迅猛前行的主要原因。美国的强大与跨国公司的扩张已不可避免地融为一体,即使是BP这样不属于美国的跨国公司,与美国联邦政府的利益关联也是巨大的。这意味着,现有的经济和政治结构不能允许BP 这样的跨国公司破产,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美国政府不能把BP怎么样,是因为要靠他们解决漏油和赔偿问题,如果BP垮台,就更没有直接的责任方来解决这迁延日久的污染问题了;英国首相出面维护BP,不仅因为英国的养老金大量投资BP,而且BP的兴衰也直接关系到英国经济和欧元区的命运。

除公司的社会责任和国家干预外,有些人解决环境问题的希望寄托于公众。但实际上,在现有的发展模式下,公众更多属于制造问题和承担责任的那部分,而非解决问题的那部分。在发达国家,消费者寻求廉价石油的努力,驱使公司寻求高风险开采;而美国政府对石油行业实施监管的政策也难得到公众的支持。在发展中国家,公众也不会将环境破坏所带来的长远危害放在第一考虑,而更关注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眼前利益。所以,虽然公众是环境污染事件的长期受害人,部分积极分子也因为漏油事件而发动网络运动抵制BP的加油站,但事实上他们本身就是环境问题的肇始者之一。

在现有的政治经济结构失衡、跨国公司缺乏进行环境保护内在动力、企业与政府关系紧密、公众因利益关系间接损害环保努力、独立监管力量缺位的情况下,这个时代在破坏环境方面的能力要远胜于恢复和优化环境的能力。不仅如此,情况还有恶化的趋势:石油公司将油井从陆地钻到海洋、并向深海延伸的进程,昭示了石油资源的紧缺和应对这种紧缺的开发失控。这就要求国际社会对此进行系统性的应对,而不是美国这样的应激式反应,才能解决问题。如:对石油行业的市场准入要求,技术门槛应该有所提高,并建立国际统一环境标准;加强国际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环境治理能力,超越国家界限来解决问题;高科技新能源想要完全凭借市场的自发力量发展起来比较困难,政府必须采取干预性政策进行推广,如限制“不清洁”能源、补贴环保新能源等。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人类追逐利益而引发的第一次生态灾难,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而以改革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结构,加强对超国家行为主体的监管和制约来解决此类问题,是一条困难的道路,却是应对这类灾难的必经之途,希望它成为今后国际环保运动最重要的主题。

唐昊,副教授,富布莱特学者,现任教于美国伦道夫梅肯学院,专栏作家。

首页图片为墨西哥湾漏油事故的卫星图,来自DigitalGlobe